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有始无终

作者:真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个更矮的,满脸皱纹的老太太见老头腿抽筋并未走,她看着老头在围观者之中抽着筋,什么话也没说,也什么都没想,只是看着老头在那抽筋。

    三个老太太,一个走了,一个最矮的不说话,只剩比最矮的高一头的与自己说话,还让自己给骂了。这比最矮的高一头的,也是矮个。

    那被骂的老太太看着老头腿抽着筋,片刻道:“咋不抽死你呢!你给地挖个坑自己躺里得了。”

    老头腿抽筋以快缓过来,他咧嘴看了眼被他骂过的老太太,说:“我暂时还死不了,我给地挖个坑你趴里呀?”

    老头说完瞅了瞅她身旁,见少了个老太太,仔细瞅瞅,不知那老太太哪去了?他问:“那个比你俩好看的老太太哪去了?”

    被骂的老太太听了,回道:“人家早走了。”

    最矮的老太太,且也长的最难看,这时她说话了,她问:“长相难看的你要不?”

    老头听了,咽了口吐沫,说:“你什么意思?”

    最矮的老太太道:“啥意思,你跟我们说话干啥?”

    老头回:“我跟你们说话,主要是为了认识走那老太太。”话毕他问:“你知道那老太太去哪了吗?”

    最矮的老太太听了,双眼有些泛红,她回:“我不知道她去哪了?”

    老头说:“你能帮我找找去不?”

    最矮老太太闻言红着眼看着老头,说:“我不想给你找。”

    老头问:“为何?”

    最矮老太太道:“因我帮你把她找来,我就没有机会了。”

    老头说:“你俩都不入我眼,没她你俩也没机会。”

    那被骂的老太太听了,道:“你一碰瓷的,你还挑人啊?”

    老头回:“有好地我不要,我傻呀?你瞅瞅你俩,哪个老头能喜欢?”

    被骂的老太太听了,朝老头喊道:“你有啥地,在地下躺会都抽筋,身子骨不行还挑人。”

    最矮老太太说:“其实你长地也不行,除了俺俩,别的老太太也不能喜欢你。你是碰瓷的我倒无所谓,只要有钱就行。”

    老头听了,看着最矮老太太,说:“我长的也不行?”

    被骂老太太道:“你长的要是行,我俩能瞅你吗?”

    老头听了,问:“怎的,你俩喜欢长相难看的?”

    被骂老太太回:“不是我喜欢难看的,是我实在找不着人了,不然我都不跟你说话。”

    最矮老太太说:“我个虽不高,长的也难看,不过我还能干活,家里大活小活我跟你一起差不多都能干。”

    老头听了,瞅着俩老太太寻了寻思,回最矮老太太道:“你不是自己干活呀?”

    最矮老太太回:“不是,我跟你一起干。咱俩人干活不快吗?”

    老头听了,赶紧回道:“哎,我不可能跟你有啥关系,我凭啥跟你一同干活?”

    最矮老太太听了,看着被骂老太太不再说话。

    被骂老太太瞅了眼最矮老太太,对老头说:“我多少比她强点,个也比她高,你要是愿意跟我在一块,活我都干怎样?”

    老头听了,寻思:“活都她干?”他又寻思:“我老头自己一个人,确实有点寂寞。要不我先跟她谈谈?”

    想毕老头问:“什么活都你干,我只待着行不?”

    被骂老太太,急着想找个老伴,她回:“行,家里什么活都由我干,你在外边挣钱就行。”

    老头听了,说道:“不是,家里活你干,在外边挣钱的活也你干,我只在家待着,没事在街上溜达溜达,跟别地老太太说说话啥地。”

    被骂老太太听了,大失所望,这里外活都让她干不说,那老头在街上还溜达别的老太太,她问老头:“你是什么玩应?”

    老头回:“好好的,说话咋骂我呢?”

    被骂老太太回:“跟你太不放心,我去物色其他老头,你这就算了。”

    最矮老太太听了老头说的,也觉得这老头不行,她道:“我也去物色其他老头去,你这人我也不放心。”

    老头听这俩老太太对自己皆不放心,他道:“不放心跟我说啥话?”说着他往俩老太太身后瞅了瞅,看那走的老太太是否回来了?他看过之后并未见到。老头叹下气,看着俩老太太说:“该走的不走,不该走的却走了?”

    被骂的与最矮的老太太皆瞅着老头,被骂老太太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老头回:“啥意思,你明白就赶紧走呗?”

    被骂老太太见了,心说:“我要走,现在也不走,等它一会我再走。现在走岂不丢人?”想毕,这老太太道:“走我也现在也不走,为啥听你的呢?”

    最矮老太太说:“那我也等会,一会我跟老姐一起离开。”

    此时老头坐在地上寻思,我假摔自己起来了,这可咋整?老头心道:“难道我最后一次讹人讹不成了?”

    老头有些不甘心,自己这是最后一次讹人,讹了这次,他就要听瞎子的话,改到林子里锯树卖木头。瞎子给自己算过,自己如果不改行,不是死在街头就是死在牢里,死之前还得拄拐?

    老头一想有些害怕,心又道:“看来我最后一次讹人是讹不成了。”老头想到此,叹了口气,大声道:“这是为何?最后一次,为何?为何不让我讹成他?为何!”老头仰头望着天,用手指天道:“为何,你告诉我为何?”老头对天道:“我记得我第一回讹人,就讹成了。这最后一回为什么不让我讹成?”

    老头朝天说着,围观众人听了,未想到这老头竟把自己是碰瓷讹人的说了出来。那戴斗笠的道:“这老头挺尿性啊,自己把自己是干啥的说了出来,他就不怕被他讹过的人找来?”

    他旁边一围着头巾的老爷们说:“像他这种人不好弄,岁数大,怎地身上都有病,你说他不是讹人的,他倒地上不起来你能咋整?”

    戴斗笠的听了,瞅了眼旁边戴头巾的老爷们,说:“大哥说的也是,这种人还真不好弄,你说他往地上一躺,就说自己脑袋有病,你说你能咋整?”

    戴头巾的回:“老弟,以后遇到哪个老头老太太躺在地上,不必管他,时间长了,他自己就起来了。”

    戴斗笠的看了眼坐在地上的老头,说

    :“兄弟说的还真是,这老头腿抽筋自己起来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