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407章 假如有一天艾妈成了美国总统(完)

作者:烟波萧萧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假如有一天艾妈成了美国总统完

    ss对于rr的态度并感到奇怪或者说,不管s和n自以为对ss有多严厉但严格来说,ss在家里还是被宠爱的时候更多说出去也许没人相信但ss的确能担得起一声娇生惯养。这还是认为自己很严厉的父母到了rr那里,那位老爷子是真的为一个新生男孩的到来高兴的过了头态度从宠爱直接跳到了溺爱,因为这个s还没少和他争吵。

    s和rr之间的火爆关系那真的是只有近距离围观的人才能真切的感受的到的。

    当然,作为那个被不停顿无限制给予的人ss也的确被养出了几分骄矜。

    在外人面前他善解人意的同时又特别有担当。但回了家里,面对那些亲近的人的时候他的任性属性就会点亮。

    尽管任性过头变成作死的时候会有人热好身准备收拾他,但迄今为止,ss踩过红线的次数单手可数。他习惯了被给予,不是说他不会回报这是另一回事了但他确实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诉求可以被接受。

    接受不了?那他可以用很长一段时间去说服,而他对自己的口才和家人的接受度都很看好,最终还是能达到目的。

    真正受到了冲击的人其实是s。

    作为一个传统的粗犷的家庭的二女儿,s只有在刚会走路的那几年像个软妹,在之后她争强好胜的本性露出来之后,她就把自己的名声打出来了。rr说s继承了他的倔脾气这一点都没错,在rr想要个男孩的日积月累的嘟囔声中,s想让rr承认她的心越来越强烈。

    但是,rr真的不是那么细心体贴的人。

    也许是当地的风气,也许是时代的烙印,又或者是一些其他的原因,rr不是看不见s的努力,但这只会让他对s不是男孩这件事更加的遗憾,顺便叫s淑女一点,这让父女之间的关系火药味越来越浓。即使是在家里最艰难的那段时间,拿不出学费,牧场也有可能保不住的时候,他们的确同舟共济,在困境中相互支持,但如果会有人以为这是一段关系缓和期带着脉脉温情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对于rr来说,让女儿背着银行贷款是对他的一种嘲讽而在s看来,怎么减少家庭压力让牧场运作尽可能快的恢复正常才是重中之重。两个观念完全不同的人之间的碰撞,他们不是不爱对方,但有时候,在相处中,只有爱是不够的。

    s得承认,是ss的到来让这段关系真正的开始缓解。她不大想承认这一点,但ss很好的转移了rr的注意力,让她从rr那些非常不符合她观念的唠叨催促中解放出来。这没什么不好,因为她又没有想和自己的父亲老死不相往来。

    只是,她心里还是有一些不平。rr对ss的爱护,可以理解为对孙辈的爱护,但每次ss在rr身边闯了不大不小的祸s想要教训他的时候,rr总是在一边拦着,不仅拦着,还大加赞赏,说这才是男孩子的样

    要不是那是自己亲儿子,s想过,如果那不是自己儿子而是自己弟弟,她一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所以每次ss从rr那里离开回家的时候,s在开头几天对他要求总是特别严格,就怕他被rr惯得不成样子。

    几乎每一次都是这样,ss挤占了rr的大部分注意力,以至于s对rr的改变没有一点预感。

    直到她看到这个视频。

    在s心里,她早就放弃了让rr理解自己的想法,一个老牛仔所遵守的观念的根深蒂固即使是她都不想去挑战,而去动摇一个老人一生所坚持的观点,这听上去也有些残忍。但s不知道,她不知道,在她不知道的时候,rr的观念已经有了让她惊讶甚至惊喜的改变,即使只是一个点,但那是改变,毋庸置疑。

    s忍不住去看ss,ss一副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样子,“,没错,这就是我的外祖父,超酷的。”

    “他也是我见过的最酷的老人。”pr接下了话题,“我想他的理解和支持对你和你的丈夫一定意义重大。”

    “当然,我们是一家人。”ss笑,“spnr看到节目播出的时候,一定会为自己无法赶回来而感到遗憾,我有预感,他一定很想在第一时间看到这份视频。节目结束之后,能给我一份拷贝吗?”

    “当然没问题。”pr说,“我也为rr没能参与节目而遗憾。”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ss摇了摇头,神情有些低落,“n,我是说spnr的母亲,她生了很严重的病,spnr很不放心她,已经请了假去照顾她。”

    “哦,这真是太令人感到抱歉了。”pr当然知道这一点,但她需要用自己的惊讶来引出接下来的内容,“我希望她能够尽快好起来。”

    “谢谢,但这并不容易。”ss说,“阿兹海默症,虽然在医学上一直在研究治疗方法,也取得了一定突破,但希望上帝是仁慈的,能够多给我们一点时间。”

    “这也是为什么你捐出一千万巨款支持研究?”pr问。

    “一方面是因为身边的亲人不幸患上了这种病,让我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知道那是一种多么糟糕的病症。我希望我的一点微薄之力能够帮上忙。”ss摊手,“另一方面,就是因为我手头恰好有这么一笔闲置的钱。”

    “而根据我的一些调查,那是你在中了大奖之后剩下的最后一笔钱了。”pr说,“你把所有的奖金都捐了出去,我得说,这是一个非常有勇气,非常无私的举动。”

    “没有那么复杂。”ss像是陷在了回忆里,“当时的情况,真的出乎我们所有人的预料,估计全世界任何一个关注那场比赛的人,都不会做出那种预测,我自己都以为自己投进去的钱肯定打水漂了。但是,这就是意气之争的代价,我对此也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是,谁都没有想到,当比分一点点朝着那个荒谬的数字移动的时候,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嗯,就像是比赛开始的前一夜,为了悼念自己即将失去的金钱,做一个美梦来补偿自己。”

    “如果那是一个梦,那么也是全世界一起陪你做的梦。”pr温和的打趣了一声。

    “那种不真实感一直笼罩着我,直到我得到了所有的奖金。扣掉税费之后的,但依然是很大一笔钱。”ss煞有介事的点头,“当这笔钱到达账户上的时候,我才感觉到,啊,这是真的。”

    “当年拿到这笔钱之后,想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pr问。

    “我想过这笔钱会对我的生活造成什么样的改变。”ss看上去非常坦诚

    诚,非常乐意去分享一下自己当时的心理历程,“我不缺钱,平时开销也不多,工作忙起来连家都没时间回。别说去花这样一笔巨金了,我每个月的薪水都会剩下一大多半,这其实让人感觉有点难过。当我意识到这笔钱不会让我的生活发生改变之后,它对我的意义也只是一串数字了。”

    “所以你把它捐了出去。”pr一副很受触动的样子。

    “捐了大部分,在我知道局里的一位探员因公殉职后,家人无力承担各种贷款,生活陷入困境的时候。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所以,嗯,就那么做了。”ss看着pr的眼神,急忙摆手,“别,别这么看着我,我没那么无私,我留了一千万。”

    “那你也捐出了超过三千万的巨款。”pr说,“我所钦佩的是你的品德,即使你把那些钱拿来享受,也没有人能指摘这一点,可你没有,你把他拿出来,帮助你的同事兄弟们,甚至不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多了不起的事,把这一切当做理所当然,这才是我所钦佩的地方。”

    ss都被pr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明明当初他只是觉得那些钱多的有些烫手。再加上来得容易,散起来自然不心疼。

    “而且,最后那一千万你也没有留住,不久之后就捐给了另一个医学研究团队。”pr说。

    “唔,这件事上我的私心就比较大了。”ss承认,“我对医学上难以被攻克的课题了解不多,这是为了n,看着一个人慢慢失去自己真的是一件很难过的事。当然,我知道这笔钱和医学上研究投入相比太过微茫,但我希望那可以增加一点成功的概率,为了n,为了spnr,也为了正在被同样病症折磨的人,也为了未来可能受此折磨的人。”

    “我相信,那一天会到来的。”pr祝福真挚。

    “会的。”ss点头,“听说已经有了突破,这一天不会太远的。”

    在这之后,他们又谈论了。如今就读康奈尔大学,在新的开学季到来的时候,她会是一名大三的学生,非常受到导师器重,已经加入了一个研究小组,也许不算是什么核心成员,但她非常享受那种感觉,在实验室里待上半个月都不会烦。这次她之所以缺席,也是因为小组进行的一项研究到了最后关头不能脱身才无法回来。

    但也许pr已经得到了这部分采访,就像rr那样,她没在这上面深入下去,然后节目录制结束。

    ss和s、n一起把节目组的人送到门口,直到他们上车离开才返回屋内。

    气氛一时间很是沉静,也许是因为这次访谈对于他们来说,都有需要消化吸收的新信息。

    “连环杀手枪击案?”s最先开了口,“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件事?”

    ss本来轻快的步伐立刻变得有些拖拉,他的眼睛朝s瞥去,在n回答之前,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连声音都带上了浓浓的困倦,“我先回房睡觉了。”

    “还有你”s气势惊人的停住,转身看向ss,却被他发红的眼圈弄得一愣。

    “我大概有三天没好好休息过了。”ss声音中的困倦越发浓重,“回来的时候,我没想到pr的节目还没有录完,我还喝了一杯助眠的牛奶”

    s皱了下眉,即使知道这是ss这个小混蛋的缓兵之计,但她也狠不下心来,“还不快回去睡觉!”

    ss如蒙大赦,但也没表现的太过明显,一路脚步轻浮有些跌撞的样子倒真像是被困惨了。

    逃出生天的ss并没有放弃关注身后的动静,当他走得足够远到远离一般人的听力范围之后,他还能听到s咬牙切齿的那声“ns”。

    走回房间的那一刻,ss还是没忍住吹了声口哨。

    我爱家庭战争,他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