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九十三章 变数

作者:鲨鱼禅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木鹿城,作为安息都主教的弟子,苏拉坚信,自己的道路应该是沿着阿罗本的道路,前往东方,前往塞利斯,前往秦那。

    苏拉知道阿罗本在塞利斯得到了皇帝的召见,并且在萨宝府有了正式的职位,但是突厥人的汗国,挡住了传教的道路。

    “这些,都是知识。”

    将铜制的十字架握在手中,苏拉翻阅着一本用上好宣纸印刷的《音训初本》,这是几年前君士坦丁堡的商人,从塞利斯带来的。

    忽然,苏拉听到了马蹄声。

    和大马士革的教堂相比,木鹿城的景教教堂简直就和低矮的民房一般不起眼。但是苏拉还是很认真地在教堂前面,竖起了“十字寺”三个汉字的牌匾。

    而在牌匾的一旁,同样用汉字写着:天尊保佑众生。

    “发生了什么?”

    苏拉拦住了一个奔跑的小贩。

    “不知道,但是来了很多马,不知道是不是沙盗……”惊慌失措的小贩脑袋上顶着一筐沙枣,跑的飞快,逃也似地离开了这里。

    “愿主保佑。”

    念叨了一遍,苏拉连忙收拾了教堂外面的东西,看了一眼牌匾,他本来想把牌匾收进去,但一想沙盗肯定也不会要木头牌匾的。

    “使君,这里就是木鹿城。”

    “有些残破啊。”

    一行人说话间,长孙冲骑马当前,目光越过左右护卫,看到了大量的土石矮房,甚至有些只是窝棚。但凡有院子的家庭,低矮的土墙内部,能够看到遮掩入口的地洞。

    “使君,这里因盗匪泛滥,所以多有开挖地道来避难的。这些地洞,多是藏人和牲口用的。使君别看地面仿佛残破,实际本地牛羊牲口不少,算起来,当地人还算是富足的。”

    “毗邻大黑漠,做甚营生?”

    “农牧混杂,也时常兼差做个无本买卖。”

    听到这话,长孙冲笑了起来,拂须道,“倒是和靺鞨诸部仿佛,只是靺鞨人多以渔猎为生,若是日子不好,便去抢劫别部。某在辽东时,一石糜子,曾换过十颗大珍珠。”

    原本有些困顿的众人,听到长孙冲的话,都是精神一震。

    “使君,莫不是要和本地的波斯人做个买卖?”

    “且先去打探一番消息。”

    要找地方休整,倒也不难,寻了一处宽敞的院落,扔了两匹丝绸过去,这院子就成了长孙冲的落脚之地。

    早已脱离养尊处优范畴的长孙冲,将护卫们安顿好之后,才把从西域诸国收来的美女姬妾一起塞进打扫干净的院子中。

    “奇怪,波斯驻军怎么到现在都没看到?”

    “有个波斯将军的官邸,然只有仆役,连护卫都没有。”

    打听消息的人正奇怪,远处有个人骑着马冲了过来,到了跟前,翻身下马的同时,更是把一个人扔了下去。

    “有消息了!”

    骑士将头盔摘了下来,一脚踢在那人身上,“这是个‘十字寺’的僧人,懂一些汉话,他说波斯的大臣和一个什么斯王子,去寻突厥人搬救兵。”

    “什么?!难道波斯人要暗算使君?!”

    “不不不,不是不是……”

    一脸惊慌失措的苏拉心中叫苦,他万万没想到外面的牌匾是没招来沙盗,可这些唐人,瞧着不比沙盗善良,而且作风硬朗,一看就是正规军。

    “不急!带他去见使君。”

    “走!”

    “是、是……”

    弓着腰,苏拉整个人弯的就像是一只虾子,越发地愁眉苦脸。

    唐人的大兵卖相非常的粗糙,胡须是那样的糟乱,额头上的皱纹是那样的深邃,皮肤是那样的饱经风霜,腰间的兵刃……是那样锋利。

    临时驻地的院子中,长孙冲正在安抚着这些“外交”来的姬妾,作为“榻上苏武”,大表哥现在的最大收获,就是这些姬妾们的爸爸,将来会成为唐军的带路党。

    战果很丰富,除了姬妾,还有满箱子装着的“承诺”。

    这些“承诺”,都是姬妾们的爸爸给唐朝大皇帝陛下的,概括起来总之一句话:唐军来了我带路。

    咚咚咚……

    “使君,城内波斯军将皆人去一空,有个‘十字寺’的僧人,说是知道事情来龙。”

    “‘十字寺’?”

    长孙冲微微思索,暗道:莫非是大秦景教?

    他和阿罗本没什么交集,能跟他打交道的高僧大德,必须是黄冠子真人这样的。

    “带上来!”

    “是,使君。”

    少待,长孙冲收拾了一下仪容,然后对姬妾们道:“娘子勿要担心,既到木鹿城,脱困便是指日可待。”

    “阿郎自去就是,奴等岂敢阻拦丈夫行事,唯时时祈祷,愿昊天上帝保佑。”

    “……”

    大表哥觉得很尴尬,然后稳稳地把房门带上。

    “跪下!”

    苏拉见到了长孙冲,猛地精神一震,他从来不知道,这世上竟然有这等容貌这等风度的美男子。在那一瞬间,苏拉甚至觉得,罗马的皇帝一定会为了这样的男子,把自己的皇冠抛弃。大马士革的少女会为他疯狂,巴格达的贵妇会围绕他倾诉情话,没有哪个女子,可以轻易地抵挡这样的男人。

    哪怕,哪怕苏拉知道,这个男人刚刚经历了风霜的洗礼,可哪怕是那略显磨砂的脸颊,因为那飘逸的美髯,更添昂扬的雄性气势。

    “天尊保佑,请、请问……你……你愿意皈依……”

    “皈依你娘啊!跪下!”

    嘭!

    亲卫一拳砸在苏拉的腹部,直接让他跪了下去,然后转身抱拳道:“使君,就是这个僧人,说是波斯人寻突厥杂种去了。”

    长孙冲面色如常,挥挥手,让亲卫退在两旁,然后缓缓地迈步,走到了苏拉的跟前,声音低沉却又意外的有力,让苏拉听了,觉得非常亲切非常温柔。

    “你是景教的教众,叫什么名字?”

    “苏、苏拉。”

    “听上去,像是弗林国的名字。”

    “我是光荣的罗马……”

    “起来说话。”

    长孙冲面带微笑,打断了苏拉的话,

    但是却让苏拉感觉到这不是无礼,而是令人宛若深陷春风的非凡气度。

    只一刹那,苏拉心中就发誓:让安息都主教见鬼去吧,我要去塞利斯,我要去秦那,我要去唐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