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顶点小说网,读书愉快,有事请随时给管理员留言

手机阅读 | 免费注册 | 用户登陆 | 忘记密码

首页>玄幻奇幻>秘战无声> 第269章:选择很重要

上一章 | 作品目录 | 下一章 | 报错求片

背景色: 字体: [ ]

第269章:选择很重要

    这和选择对李孚来说,就比较难了,他不是没有这个能力,而是信心不足,加上他本身优柔寡断的性子。

    这个计划还有一定的危险性。

    一旦被内奸识破,必然会遭到反噬。

    当然,他去防空司令部调查日谍内奸,这本身就是有危险的,但如果将自己变成“诱饵”,那无疑对他的要求更高一些。

    甚至还会有名誉上的一些暂时的损伤。

    李孚是个相当爱惜羽毛的人,他不像罗耀和文子善,对身外之物并不看重,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什么都可以。

    反正他在军统内的名声好不好,也不是那么重要。

    “大哥,我决定了,干!”李孚从姐夫潘其武处了解到一些有关罗耀在江城的战绩,日本人在江城潜伏的情报人员几乎在战前被他给废掉了,日军占领江城后,他又是带着自己一个小组,差点儿在入城式上干掉冈村宁次,之后,更是在江城搅动风云,却还能轻松全身而退。

    日本人到现在都不知道他这个对手的身份。

    这在军统内部是绝密,仅限于核心高层知道,而潘其武是戴雨农从浙警带出来的心腹,掌管机要室,才知道一些。

    当然,如果不是李孚跟罗耀的关系密切,潘其武也不敢随意透露给自己这个小舅子知道的。

    如果罗耀的身份暴露,发生什么事情的话,查出来的话,他是要倒霉的,就算他是戴雨农的亲信,估计处置起来,也是不会手软的。

    罗耀从来不在任何人面前谈及自己在江城的任务,除了出于保密的需要之外,也有为自身安全的考虑。

    日谍简直无孔不入,不得不防。

    “行,你既然决定干,那详细计划等你到了防空司令部后,再商量,来,走一个!”罗耀端起酒杯道。

    李孚也端起酒杯跟罗耀碰了一下,然后仰脖子一口饮下,他喝酒从来都是一口一口的小抿的,很少一口喝下这么多,辛辣的酒液十分呛喉,刺激的他一张白皙的脸腾的一下子升起两朵红晕。

    “来,吃口菜。”罗耀嘿嘿一笑,筷子加了一口菜过去。

    “谢谢。”

    “这个,你调去防空司令部调查室,应该会给你军衔提升一级,怎么也要给一个上尉,这一点,潘主任应该能帮你做到,那怕是现在不行,等你去了之后,也是没有问题的。”罗耀道。

    “大哥怎么知道?”

    “你跟潘主任这层关系到了防空司令部后也是可以利用一下的,这就是你的价值所在,如果在军统没有硬后台,就凭你这次发配,内奸又怎么关注你,接近你呢?”罗耀嘿嘿一笑。

    “大哥说的有道理。”李孚闻言眼睛一亮。

    “你的情况要一点儿的放出,不要一下子放出来,一定要有耐心,这个人能藏这么深,一定是个善于伪装,并且老谋深算之辈,还有,如果有人过来试探你,你该怎么回应?”罗耀继续道。

    “还要向大哥请教?”李孚虚心求教一声。

    “你要保持一定的戒心,但别把对方所有的路都堵死了,要留有余地,这个分寸具体如何把握,得看你自己临场发挥。”

    如果过去李孚对罗耀还有那么一丝不服气的话,认为罗耀就是机遇比他好,给他同样的机遇,让他发挥的话,自己也不比罗耀差的话。

    而现在,他彻底收起这份心思了,罗耀教的这些,那可都是上学不到的,是看家本领。

    “遇到事情,你要多琢磨,琢磨,有什么情况,我们及时沟通,切记头脑要冷静,不要心急。”

    李孚听了频频点头。

    这顿饭吃了将近个把小时,饭菜都凉了,若不是罗耀看天色不早,回去的路不好走,应该还能再聊一会儿。

    ……

    “今天温学仁报告,那个信号又出现了,而且对方还有了回应,还是字母和数字混合密电码。”回到办公室。

    宫慧推门进来,报告一声。

    “电文呢?”

    “在这儿。”

    罗耀打开看了一眼,基本特征相似,回电也差不多,但回电明显短多了,这种回电一般没有实质性的内容。

    “继续监听,老迟那边尝试破译结果如何?”

    “需要更多的样本进行分析统计,据他推测,电文钱的字母应该是替换密码,可能是日期或者是时间。”

    “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只要有足够的样本,就能破译出来了。”

    “你真打算让李孚去防空司令部调查那个内奸?”宫慧紧盯着罗耀问道。

    “这是他自己分析推测的结论,他亲自去调查证实,不应该吗?”罗耀一抬头,反问一句。

    “李孚一点儿调查经验都没有,如果被内奸发现,他是会有危险的。”

    “谁也不是天生就有经验,多干几次,不就有经验了,在机要室工作安全有保障,升迁也没障碍,可机关这种地方,不是建功立业的地方。”罗耀道。

    “需要我配合吗?”宫慧问道。

    “咱们训练的那批人怎么样,可用?”罗耀问道。

    “现在还不行,他们来之前,一点儿特勤工作的经验都没有,除了有几个脑子灵活,身手不错的之外,剩下的,至少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用。”

    “那就挑几个不错的人出来,进行一个星期的突击训练。”

    “训练什么?”

    “跟踪,监视以及化妆术和拍照、驾驶技术。”罗耀道。

    “好,我知道了。”宫慧点了点头,“对了,天气炎热,综合科提交了一份采购清单,涉及二十台电风扇,这个现在是紧俏的商品,很难弄的,不知道你能不能有办法搞到?”

    “我们现在还能从国外进口这些家用电器吗?”

    “能,但转运方面比较困难,很多东西在国外很便宜,但到了国内就非常贵了,而且有钱都买不到。”

    “有国产的吗?”

    “有,但是质量不稳定,噪音比较大。”宫慧道。

    “这个我来想办法吧。”罗耀皱了一下眉头,沉思片刻后,说道。

    “嗯。”

    ……

    第二天一早,罗耀就去了“林”氏药铺,“一贴灵”已经过将胶片上的密码本冲印好了。

    罗耀取走了胶片和照片。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回去后,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将照片上密码本内容誊写下来了,直接把照片拿出去,那不是等于是告诉别人,自己是从研究室手中偷拍来的吗?

    抄录完了后,吹干墨迹,装订成册,去研译室找迟安。

    “站长,这密码本哪来的?”迟安见到了密码本,很惊讶,作为熟悉日军密电通讯的人,他第一眼就认出这是一本四位数字密码加减四位乱数本。

    这当然是有价值的,但价值有多大,还有待商榷,因为一旦密码本被缴获,日军必定会在第一时间替换掉使用过的密码本,重新编写密码。

    不过,密码编写会遵循一定的脉络和规律,只要体系不变,那对掌握日军密电通讯的密码有着非常大的作用。

    “这是我从特殊渠道搞到的,你先拿回去研究一下,仅限你一个人知道。”罗耀交代一声。

    迟安将密码本郑重的抓在手中:“明白,站长。”

    “关于日外交密电破译的进展如何了?”

    “对于la码,由于我们有大量的电文进行分析和比对,目前紧张顺利,大概再有一个月时间,就能彻底掌握。”迟安道,“而第二种外交密电码,需要大量的计算和不断地试验,目前进展还行,我把人分成两组,一组主攻la码,一组则主要是对付第二种密码,而对日本陆军密电码通讯的破译工作则暂时处在停滞中。”

    “不着急,一样一样来,咱们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罗耀勉励一声道。

    “是,站长,没事儿,我就先去工作了。”迟安起身道,他现在一秒钟都不想耽搁,除了吃饭睡觉,他一心都扑在了密电码破译的工作上了,连家都很少回去,真的是把“兽医站”当成自己的家了。

    这就是技术男的可爱之处。

    罗耀只有最大限度的保证他们工作生活无忧,不让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打扰到他们。

    ……

    罗耀想起了戴雨农把他叫过去,给他的警告,他还真放在心上了,为此,也去找陈宫澍请教过。

    陈宫澍是河内行动的第一负责人,也是知道北川和“美人蕉”的一些情况的。

    北川和“美人蕉”潜入山城是军统香港站方面获得的情报,具体是怎么得到的,罗耀并不清楚。

    但空穴未必来风,既然有消息传过来,他还真就要认真对待。

    北川和“美人蕉”是针对奥斯本来的,他们来山城,绝不会跟在香港的柳川一样,把人绑走。

    一旦确定奥斯本在山城,他一定会痛下杀手的。

    相信戴雨农一定也把情况跟韦大铭沟通了,毕竟现在奥斯本处在他的保护当中,出了事儿,是要负责的。

    现在看来,韦大铭把奥斯本从“密研组”挖了过去,倒是替他把“麻烦”接手过去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

    当然,北川的第二个目标,应该就是他跟宫慧了,只不过他跟宫慧的身份并没有暴露,日本人应该还不清楚在香港半岛酒店杀死柳川以及他两名手下的一男一女到底是谁。

    但,有一个人肯定知道,那就是奥斯本。

    ……

    “兴姐,老师在家吗?”罗耀驱车,一个人前往老师余杰夫妻俩租住的小公寓,敲门后,开门是余杰的妻子兴姐。

    跟着沈彧也叫习惯了。

    “攸宁来了,快进来坐。”兴姐见到罗耀很开心,忙招呼一声,扭头冲着房间里喊了一声,“阿杰,攸宁来了。”

    “听见了,我耳朵又不背!”余杰穿着短袖衬衣,踩着一双凉拖鞋,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整个人精神状态要比刚出望龙门看守所好多了。

    “老师,您精神状态不错呀。”

    “离开那个地方,自然好多了。”余杰呵呵一笑,他租的小公寓客厅不大,就摆放了一台沙发,招呼一声道,“坐。”

    “我给你们泡茶。”

    “兴姐,还是我来吧。”罗耀刚弯腰,马上直起身子。

    “攸宁,你就别管了,让她泡茶去,我们师生正好有机会单独聊聊。”余杰伸手拦了一下道。

    “是,老师。”罗耀恭敬的坐了下来。

    “攸宁,我知道你有想去一线工作的想法,这一点我本来不赞同,但是经过这几天思考之后,我觉得,你的想法是对的,但是想让戴老板改变主意将你外放,估计很困难。”余杰说道。

    “老师有什么建议吗?”

    “我现在虽然恢复自由,但上面还没个说法,虽然河内行动失败我们有责任,可这种行动,从来就没有人能保证一定会成功,这个结局,其实早就注定了。”余杰道,他很清楚,行动失败未必比行动成功的结局要差。

    行动成功,他和陈宫澍都成了军统的英雄,那还不得让戴雨农更加忌惮自己?

    别看戴雨农用人不拘一格,可当有人威胁到他的地位的时候,那他下起手来,那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手软的。

    军统内,老资格的,敢冒头的,都被他摁下去了。

    做人嘛,要看清形式,他又不能脱离军统,这一入军统,终身都是军统的人的话不是说说的。

    “伴君如伴虎,戴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很清楚,有些时候,你也需要把锋芒藏起来一些。”余杰告诫道。

    “是,老师,我听您的。”

    “你跟韦大铭的冲突到了哪一步了?”余杰问道。

    “这个……”

    “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既然不可调和,那就不必留情面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余杰道,“我不在山城,沈彧可以帮到你的。”

    “老师的去向有着落了?”罗耀惊讶道。

    “我过去不是干过汽修厂嘛,可能这一回要干回老本行了。”余杰自嘲的一笑说道。

    “那师母呢?”

    “等沈彧结婚后,跟我一块儿走。”余杰道。

    “时间定了吗?”罗耀一阵默然。

    “10号左右吧。”

    “老师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您有什么需要和难处,别忘记跟学生说。”罗耀道。

    “我会的。”余杰点了点头,“老陈比我先出来,还跟你住一块儿了,本来想去看看他的,可是我要是主动去找你,不合适,想想还是算了,反正他也快有新工作了。”

    “陈叔也要走?”

    “静海区的事情你难道没有听闻?”余杰反问一声。

    “你是说静海区区长王天桓落水,进76号当了汉奸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