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423章: 拍卖行出事

作者:五月紫丁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回到李家院落之后,已经是天黑了。

    三个人吃过饭菜之后,就洗洗睡了。

    第二天时,李发枝心里已经不在惦记着昨天那两个时辰发呆的事实,因为他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

    他神清气爽的一起来,看到林月兰和蒋振南似乎在院中练武,就上前打招呼道,“林妹妹,南公子,早啊!”

    在昨天林月兰露了那一手之后,他就知道以前的猜测是对的,林月兰是真的会武功。所以,现在看到两人在院中练武,倒是没有觉得奇怪。

    别误会,这个过程林月兰是展示给丁大山看的,但林月兰把这种记忆植入到李发枝的脑海之中。

    林月兰看着刚起床的李发枝,也上前笑着道,“早啊,李大哥!”

    李发枝伸了伸懒腰,就问道,“林妹妹,今天还是去街头呢,还是去别的地方?”

    林月兰想了想说道,“李大哥,可否带我们去一趟你的原石开发地啊?”

    李发枝想也不想的应下,“那当然可以啊!这不是之前,我们应该说好的吗?”

    说完,他和林月兰就立即对视了一眼。

    林月兰点头应道,“确实如此!”

    吃过下人准备好的早餐之后,三人就出去了。

    他们在经过丁大山的摊子时,看到很多人都在围着他的摊子,抢着买他的石头。

    丁大山被这么多人包围,还很是眼尖的看到了林月兰他们,立即站出来对着林月兰他们打招呼道,“林姑娘,南公子,李公子,逛街呢?”

    林月兰他们只是点了点头。

    对于林月兰,这些买石头及周边的人,似乎已经认识了。

    实在是,林月兰给他们印象太过深刻。

    除了林月兰那倾城美丽的长相,就是她的运气实在太好,一眼相中的石头,就解出了祖母绿。

    所以,听到丁大山跟他们打招呼,立即有人上前跟着林月兰他们打招呼,叫道,“林姑娘,李公子!”对于这个南公子,他们不熟悉,也没觉得有必要打招呼。

    至于这个李公子,很多人都认识的,是南云城最大的原石老板,所以,跟他交好也是有必要的。

    林月兰和李公子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就骑着马走了。

    看着林月兰的背影,周围的人立即打探般的问道,“老板,这些石头都是与那块解出祖母绿的黑石头是一块地方出来的吗?”

    作为小摊主,丁大山当然不会说不是了。

    他立即抬起头说道,“那是当然了。”

    有人立即狐疑的道,“可是,这里头还能解出玉石吗?”

    丁大山立即说道,“赌石赌石,赌的本来就是一种运气啊。这话,我昨天也是对林姑娘说过,你瞧,人家可不是赌对了。”

    林月兰那就是活招牌啊。

    随后,有个的眼睛滴溜儿转,立即问道,“老板,你的运气真是好,竟然捡到了一块那样的宝贝石头。你这是在哪捡的啊?”这明显是故意套着丁大山说出那个地儿,他们也打处

    丁大山也不是个蠢的,才不会上钩,他说道,“那石头是我路上随意捡的,哪里知道是个宝贝啊。要知道是个宝贝,我肯定不会这么便宜,三两就卖出去了,哦,不是,我是肯定不会卖出去的,自已解出来的。”

    心里却一直在嘀咕着,他为什么总也想不起,那块黑石头到底是在哪捡的。

    真是奇了,怪了。

    难不成,那石头真是随意捡的,所以,就忘记了那个地方?

    “哎,老板,我听说昨天你卖那些石头,卖了很多钱,是不是真的?”

    丁大山一唬,说道,“也没有多少钱啊。你也不看看,我这摊子上有多少石头,能卖多少钱啊。”

    心里却有些害怕,那些钱恐怕被人给盯上了,看来他不能在这里摆摊子了。

    可是,他一个小人物,只要他被盯上了,走到哪,都逃不过啊。

    那可怎么办?

    他心里真是急了。

    就在这时,又立即有人问道,“瞧着你跟李家铺子的李老板很是熟悉,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这时,丁大山眼睛一亮,暗道,“对呀。李公子,去向他求助,他一定不会注视不管的。”

    这边丁大山在打着李发枝的主意,这边快出城的三人,却在城门口,看到那三个还挂在城墙头的恐怕狰狞的人头。

    听着周边人的议论纷纷,李发枝立即知道,这三人就是那让人闻风丧胆的南林寨马帮三大匪首。

    他看着这三颗人头,心情却说不出的复杂。

    因为,他想到这南公子说的,那帮马匪是乌合之众。

    一开始他还以为,他仗着武功高强,把这帮人给赶跑了。

    现在才知道,这哪里赶跑了,分明是把人都给杀了。

    再听着周围百姓的议论纷纷,说南云城知府叶大人派人去南林寨捉拿其余的匪首。

    结果,找到那里时,除了一些被俘上山的女人及被当作奴隶干活的普通百姓,剩下的那些喽罗,根本就是不成气,被官府的人,抓住了,还大声嚷嚷着,几位当家会来救他们。

    在南云城的一大害,就这么突然消失了。

    想到这里,李发枝这才开始疑惑,这个林月兰的未婚夫,在他口中的南公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瞧着他一身冷冽凌厉气势,就能知道他的身份可能很不一般。

    他这时乍然想到当初,在青丰城青山湖那次花魁大赛时,明知道那三皇子的身份,可这位南公子任是对那位三皇子一点都没有客气,把三皇子气的青红皂白。

    当然了,他与这位南公子没有仇怨,更犯不着得罪他,所以,至于这位南公子的身份是什么,他也用不着去深究,不是吗?

    看着外面的百姓,对那三颗人头兴奋的指指点点,李发枝立即笑着说道,“林妹妹,听着外面的百姓们议论,说给除掉南云城一大害的无名英雄给铸头像,以纪念他们的英雄事迹。只是因为不知道这英雄是男是女,所以,打算铸两尊,一尊男一尊女,知府叶大人很是支持,并且官府承诺其中一尊官府来铸。”

    说着,李发枝特意观察着两人的表情,本以为会看到他们欣喜高

    兴的神情,结果,让他看到的还是一如既往冷冷的表情。

    李发枝心里赞叹了一声,这不为名利折腰的英雄,真是让人少见啊。

    不过,他心里却想到,既然他们想要给这英雄铸铜像,却又不知该怎么铸,或许他该跟叶大人商量一下,再捐助一笔钱,把铜像铸成林月兰和蒋振南模样,让南云城的百姓膜拜。

    林月兰和蒋振南当然不会知道李发枝的心里想法了。

    不过,林月兰和蒋振南听到这里百姓们说,要给杀了马匪,为民除害的无名英雄铸铜像时,都有些挑了挑眉。

    没有想到,自已随手做的一件好事,竟然会被南云城的百姓这么记挂和崇拜。

    当然了,这事林月兰倒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不过,后来,知道真相的李发枝和丁大山,把林月兰和蒋振南的英雄事迹公开时,南云城的百姓们,才知道,原来那无名英雄真的是一男一女啊!

    蒋振南却不想要这份功劳,明明这份功劳,独属林月兰的。

    再再后来,南云城的百姓们,才真正的知道,原来杀了马匪的那个英雄,竟然是天下首富林月兰。

    当然了,这些只是后话,暂且不提。

    李发枝带着林月兰去了他的原石开发场地。

    林月兰在那些地方眯了眯眼睛,扫视了一圈,倒没有发现有灵气的玉石。

    不过,林月兰挑了几块品较好的原石,交给李发枝,说道,“李大哥,我瞧着这几块石头不错,你就好好的收起来吧!”

    她没有明喻,但李发枝却是个聪明之人,立即明白了林月兰的意思。

    他虽不知道林月兰为何这么肯定这里面有翡翠,但就凭着林月兰一眼能相中含有祖母绿的石头,他就凭着自已的直觉相信林月兰。

    他立即让几个衷心的属下,立即把这些石头运回李家院落。

    后来,让人解石时,发现真的每一块石头都有翡翠,品相高低各不同。

    虽没有祖母绿那样无价宝贝,但有一两块高级品种,让李家玉铺名声又增加了一层。

    这让李发枝又一次记着林月兰的恩情。

    林月兰在南云城转了几天,一开始是有李发枝带着出去转转,后来干脆她和蒋振南自已出去转了。

    每一次是早出晚归,甚至是彻夜不归。

    李发枝不知道他们去做什么,但是对于他们的安全,倒是一点没有担心。

    马帮那帮为非作歹的恶徒,他们都能轻易解决,那南云城的还有什么人是他们的对手。

    实际上,这两天林月兰和蒋振南都在南云城的其它原石开场地转转去。

    当然,她可没有这么好说,把挑出有玉石翡翠的石头,还给那些商人,而都是自已带走,没给这些商家,留一个好的。

    这些商人当然不知道,如果知道本属于自已的东西,被人抢走,还不跟人拼命。

    这一趟南云之行,还算是有收获。

    最大的收获,不是得了祖母绿,而是得到了灵气,还有获得三四块有灵气的翡翠。

    虽说现在林月兰不需要这玉佩之中的灵气,丢到空间里的泉眼里,以维持灵水灵气运转,但是,这些东西做成玉佩首饰,带着人身上的话,那好处没比没有灵气的好千倍万倍,可以养护身体。

    所以,这些东西,她留着做玉佩首饰,送给亲近之人。

    就在林月兰打算动身回桃源村的前一晚,她接到属下传信,青丰城的拍卖行出事了。

    因此,打算回要桃源村的计划暂时搁浅,直接往青丰城而去。

    李发枝的家本来就是青丰城,当然是跟他们一同回去了。

    这一次,林月兰拒绝暂住在李府了,而是直接回到自已让人购置的林家苑。

    林家苑,陈山彪已经在等候。

    “怎么回事?”一回到林家苑,林月兰还没有坐下来,就厉声的问道。

    陈山彪看着这样的林月兰,心里“咯噔”了一声,有些害怕与畏惧。

    这好像是出于一种本能。

    陈山彪很是恭敬的如实汇报,他说道,“主子,那总督周大人似乎并没有打算放过我。”

    林月兰微微皱了皱眉头,“周安平?他怎么了?”

    之前,她与周安平半是约定半是威胁,让周安平这个总督一是要护着林记药铺,二是放过陈山彪一家子。

    难道现在想要出尔反而了?

    陈山彪立即跪下来,泣声的说道,“主子,求求你救救我儿子。”

    林月兰疑惑的道,“你儿子,陈永飞,他又怎么了?方才你明明说周总督,现在又说你儿子,难不成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不成?”

    陈山彪哭诉着点头道,“没错,主子!”

    “哦,那说来听听!”林月兰暂时不急,坐下来喝茶,慢慢听着陈山彪道前因后果。

    陈山彪说道,“主子,你治好周总督之后,就不见了踪影。那周总督心里却一直嫉恨着当初我陷害他之事,后来有主子护着,再加上有主子的主意,让那周大人一时半会没有动属下。

    属下也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然后就很是安心的把金源拍卖行有关的经营手把手慢慢交到我儿子飞儿身上。

    可就在前几天,飞儿很是兴奋的告诉我,他一个朋友的一件宝贝,想要到金源拍卖行来拍卖。这是一笔生意,属下当然不会阻止。所以,就问他,那朋友是什么宝贝,要在金源拍卖行拍卖。

    飞儿告诉我,是朋友的一件传家之宝。因为最近那朋友生意上遇到了困难,资金周转不灵,眼看着就要面临破产,他迫不得已就想着把那件宝贝拿来拍卖。”

    林月兰喝着手里的茶,没有接话,继续听着。

    “我当时想了想,遇到资金周转不灵,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也不好劝阻让人家不要拍卖。

    可是,我家飞儿对他那个朋友太过信任,什么约定都没有,直接就把东西带回来了。”

    “所以,麻烦就出现了,是吧?”林月兰冷冷的说道,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根本就看不出喜怒。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