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顶点小说网,读书愉快,有事请随时给管理员留言

免费注册 | 用户登陆 | 忘记密码

首页>都市言情>回到古代开书院> 第174章 见过山长

上一章 | 作品目录 | 下一章 | 报错求片

背景色: 字体: [ ]

第174章 见过山长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回到古代开书院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在李蕴看来,傅家人和牟家人是一样的。

    牟家人因为无知的彻底,才对弟弟将要做的事,将要成就的事,一点儿都不担心;傅家则是对官场不熟,不知有些人会因为嫉妒心,会因为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官位,就去要人命。

    李蕴沙哑着嗓音,道:“弟弟,而今你,是白身。”

    望着这样担心的李蕴,以及跟着母亲哭作一团的两个孩子,傅振羽建议仓子坚:“告诉姐姐一些你做的事、或是别人做的事,安一安她的心,可好?”

    那些不可对人言的事。

    想了想,仓子坚和李蕴走到一旁,仓子坚拿起树枝,在地上快速书写起来。解释了皇上和太后的母子疏离,告知包括河南布政司使梁大人在内的阁老旧人,告知她,便是真的不成功,他还有镇远侯可以保命。

    旁的事,以李蕴的眼界都能明白,只最后一个,镇远侯那里,李蕴不怎么信。

    她没有以树枝当笔,直接张口问:“我们同他是两条道上的人,他怎会帮你?”

    此事确实没什么好遮掩的,仓子坚也直接道:“他是咏言的老子其一,其二,他和师妹似乎有交易。更重要的是,他代表的是那位。如今,他也在南湖,姐姐明日可与我们同归南湖,去见一见本人。”

    “好。”

    脸上泪痕未干的李蕴,无比肯定的回答,完全没考虑公婆夫婿的想法。弟弟要为祖父和父亲翻案,她若装作一无所知,便无颜面见死去的父母。

    从此刻起,她是,李蕴。

    晚间,李蕴哄睡了两个孩子后,脑子里全是曾经的人际关系。

    那些东西,她便不是很了解,但也知道很多。母亲教过她,女人从后宅里,也是能帮到男人的。他们能接到密信,就是因为母亲和当时的太子妃、而今的皇后娘娘交好。皇后娘娘则同自己的那位婆婆,面和心不和。

    “清水——”牟福也睡不着,便唤着自己捡来的媳妇、叫着那个,他为媳妇娶的名字。

    被从回忆中拉回的李蕴,打断他,道:“福哥,我的长辈,都唤我蕴蕴。”

    牟福心中一晃,吞咽了口水,问:“运东西的那个音?”

    他起码知道,肯定不是那个字。可除此以外,他一时想不到还有哪个字发运的音。

    “嗯。”

    “那,岳父是做什么的?”

    “读书人,很厉害的读书人。”

    “有,有多厉害?”

    “是天底下,最最最厉害的读书人。”李蕴与有荣焉地回答。

    牟福不说话了。

    他更想问的是,那你,会不会离开我……离开我们的孩子。可他不想知道这个答案,所以,不去问。李蕴却在这时候,回答了他想知道的:“福哥放心,我既然嫁给了你,还生了两个孩子,便是牟家的人。只是要难为福哥了,我家的女婿,不好当。”

    “有多不好当?”只要妻子不离开,再难他都不怕。

    “以后你就知道了。”

    媳妇给了自己回答,牟福却更难入睡了。

    媳妇说岳父是最厉害的读书人,难不成是状元?

    次日用过早饭,顶着俩黑眼圈的李蕴,恋恋不舍地摸着一双儿女的脑袋,对婆婆道:“儿媳要去书院几日,两个孩子,娘受累了。”

    “不过几日,累不到什么的。”柔顺了一辈子的牟婆子,如是说道。

    李蕴却道:“不是几日,归期不定。”

    听到这,牟老爷子插话了:“地里还有不少活儿,大郎是重要劳力——”

    被点名的牟福,忽然插言:“爹,我不去。”

    儿子那哀怨的语气,牟老爷子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瞪了一眼没用的儿子,他直接和李蕴商议:“老大家的,你看,你找到弟弟,我给你认了吧?你弟弟有事你要去帮,我和你娘也没话说。只是你不在的话,孩子们就要你娘看着,只剩你弟妹一个,一家子的事,哪忙得过来?老大家的,怎么着,也得把俩孩子你带上吧?”

    李蕴款款一笑,道:“爹放心,孩子的事,我昨晚和福哥说好的,他会带着。”

    那笑容,傅振羽在方夫人脸上见过。

    不是大家闺秀的笑,而是明明笑着,却不允你拒绝。

    牟老爷子哪知这个?

    他只知道,和幺子沟通过后,才知道眼前这位已想起从前,他们牟家白得的好媳妇,就这么一个人走了,可能就真的走了,便不可能同意。

    “他一男人,哪里会带孩子?还是你带上吧,也好和孩子他舅舅,亲近亲近。”

    李蕴便看着牟福不说话。

    牟福比他老子还担心,且他比老爷子还要多一层担忧。昨夜他心头不安,无法入眠,拉着媳妇传宗接代。男女那档子事,打一开始,媳妇就是被动的,随他揉捏。他一直以为时间久了,就会改变媳妇。

    可是,没有。

    昨夜,他忽然有一种错觉,他媳妇的身体和魂儿,是分开的。这个想象很吓人,但他越想越是这么回事。他想让媳妇回魂,于是,折腾了媳妇半宿。

    可越是折腾,越是心慌。

    傅振羽不曾经历情事,不知各种原委,但见李蕴改变,又见牟福说不话里,当即道:“姐姐把孩子带上就是,两个孩子,我看不来,南湖书院也有的是人看着。”

    交给傅振羽吗?

    李蕴认真思索着这个可能。

    自仓子坚昨晚告诉她,七月便动身离去,她便做好了跟随的准备,不管她能帮多少,她都会跟着。可她和仓子坚所担忧的一模一样,真有那么一日,她怎样无所谓,但不能拖累家人。在她们姐弟归来之前,要和牟家保持距离。

    可若把孩子交给傅振羽来养着,应该会比交给牟家好——傅家对弟弟都这般关照了,更何况,自己托孤的两个孩子?

    想到这,李蕴颔首,别有深意道:“那也好,孩子交给你,我更放心。”

    牟信适时道:“家里头确实忙,带去书院好,我也能搭把手。”

    又雇了一辆车,再装下这么多人。一番折腾,一行人抵达南湖书院时,已是傍晚时分。同他们一样归来的,还有四位学子。

    望着从车上下来的傅振羽,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齐声对傅振羽喊了声:“见过代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