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顶点小说网,读书愉快,有事请随时给管理员留言

手机阅读 | 免费注册 | 用户登陆 | 忘记密码

首页>武侠仙侠>长生路行> 第九百六十五章 拦住去路

上一章 | 作品目录 | 下一章 | 报错求片

背景色: 字体: [ ]

第九百六十五章 拦住去路

    听渡羽如此自信,正朝着灵火飞去的张世平心中不禁叹了一声,其实刚才那一击他已出了七八分的力气了,自信不弱于任何一位大修士,可却并未真正伤到有着囚龙甲护体的敖泫。

    到了他们这种境界,或许法力或是神通还有些差距,可断然不至于会相差到这般程度,说到底还是因为那传承灵宝这等外力的原故。

    他摊开手来,那化成蒙蒙金光护持在周身附近的其中一面金光镜便落到了掌心之上。    只是此镜虽然看起来灵光熠熠,算得上是奇珍异宝,然而其中神性内敛,神祇已然陷入了沉睡之中。

    要是这套金光镜能真的认主,那等他进阶后期境界之后,应能与如今渡羽等几位掌门不分上下。

    当然五宗身为大乘尊者所创立的宗派,其底蕴定是要远超于那位距离合体期只差一步之遥的金光上人,祂们所留下的宗门传承灵宝自然是远胜金光镜。

    只不过宝物虽好,可在元婴修士手中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着实有限,相差不了多少,终究是有个极限。

    这杂念来得快,去得也快,张世平只是略微感慨了一下,心思便又沉定了下来。他神念如潮朝着四面八方扫去,顷刻之间就将方圆两三百里探查了一遍。    “竟然还有那么多家伙跟着,他们还不死心吗?”张世平摇头暗想道。

    之前与敖泫这短暂的交手后,他更能明白双方之间的差距,也难怪当时青禾、余聃等几位上一代掌门仅凭着大修士的修为,在面对着红月、玄山、萧成武三位化神尊者时也有几分底气。

    从南州到此地足有两三百万里,时间更是历时两个月有余,只不过一路下来,元婴真君从一开始的数十位之多到如今只剩下了十来个而已。

    那些元婴初期的修士之中,除了天凤与古璋两人外,余下的已然全都放弃了。

    而这十余位元婴真君虽说有所落后,可眼下离这团伪灵之火也就百余里左右。这点距离对于他们而言,可谓是近之又近。    当张世平神念临身之际,妙法自然也察觉到此人正朝着伪灵之火而去,且白玉衡、鸣霖已正着手施法收取灵火,他不禁皱眉。

    但察觉到前方渡羽、余睿两人正与敖泫、叶齐、鲲奎对峙,似有一触即发的迹象,因此并未轻举妄动。

    果然等他们刚飞近不过五六十里之后,叶齐已潜入沧古洋之中,催动河图,掀起滔天的巨浪,化为数十道水龙卷,而敖泫顺势引动风雷,一时之间方圆数十里内宛如天劫降世,将渡羽、余睿两人笼罩了进去。

    在雷霆肆虐,沧海翻涌之中,只见一条银甲蛟龙冷眼盯着前方,那宛如小屋一般的龙首发出一声撼动心神的吼声,下一刻突然消失不见,好似瞬移一般又出现在两人面前,竟欲将其一口吞下。

    这时渡羽将手中的折扇一收,心念一动之间,那明玉玄光境蓦然变大了近百倍,化成了一面玲珑剔透的明镜,一下子就将敖泫那蛮横冲撞给挡了下来。    与此同时,在漫天风暴雷霆的掩护之下,从海面之中有千百道微不可见的毫毛细针激射而出。

    余睿冷哼一声,大袖一挥之下,五行环飞出,护在两人周身。

    在五色灵光流转间,只见那元磁神针尽皆被挡了下来,无一遗漏。

    而这时张世平早已飞到了白玉衡与鸣霖身边,距离灵火还有不到百丈的距离,他就感觉到了一股纯粹火行灵气,这是之前在怨火煞谷中未曾感受过的。

    火素来暴烈,可这股火灵气却蕴含着一种生机勃然的力量。    刚从中吸收了一缕气息,他就发觉自身似乎有种蜕变的迹象,但是同时传出了一阵又一阵的炙热从外而内,连着神魂都有种被灼烧成灰烬的剧痛。

    “哼。”张世平脸色一变,发出了一声沉闷的痛哼声。

    “隔绝自身与外界的神念与法力,不然有引火自燃之危。”白玉衡说道。

    在他周身有一轮如残月,通体泛着淡黄灵光的灵宝绕动着。

    而鸣霖正神色凝重地催动着身前一颗闪动着妖异紫光的灵珠,一道道宛如匹练的霞光从中散发而出,朝着那伪灵之火飞去。

    只不过并未那般轻易地将灵火收取,那一道道霞光刚一靠近十丈之内,四周的空间就突然震荡了起来,将其重新溃散成无主的灵气,只留下了一层层涟漪而已。

    “多谢,还需要多久?”张世平神色不变地说道。

    “伪灵之火虽已显出本体,不过却位于虚空之中,无法直接收取。不过鸣霖有玄冥珠,倒是能将其牵引出来。只是这时间尚不能完全确定,我们要小心一些,眼下觉明、轩羽那几个老家伙还未现身,指不定藏在什么地方!”白玉衡摇了摇头,极为警戒地注意着四周的风吹草动。

    闻言,张世平颔首轻点了一下头,只不过他并未如白玉衡所说那般,隔绝神念与法力的外放,而是在自身所能承受的范围内,时不时地吸收一缕气息炼化。

    见此,白玉衡眼中精光闪烁了一下,但并未再多说什么。

    另一边,妙法、金鳞、阴罗煞还有鹏扬等修士眼看前方风雨雷霆不禁止住了身形,那交手的余波已令他们心生忌惮。

    “师叔呢?”阴罗煞传音问道。

    妙法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在他身边的金鳞妖君正用那双毫无情感的蛇眸盯着前方,分叉的猩红蛇信吞吐不定,似乎想从中寻得一丝破绽。

    倒是那鲲奎从前方脱身,飞至鹏扬身边,北疆的这两位大修士打了个照面。

    而在距离此地不过万里左右的一处虚空之中,突兀地出现了一道空间裂缝,一道人影踉跄跌了出来。

    不远处,一个青脸老者单手背后,正面无表情地盯着此人。

    “青鹏道友为何拦住去路?”觉明于高空中站定之后,这才不急不缓地问道。

    “可与老夫闲聊片刻,等下还有位道友会过来。”这青脸老者说道,而后朝着下方一处小岛飞去。

    觉明二话不说当即紧随而去,他看着此人背影,神色极为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