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843章 亓诗教

作者:紫釵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登州府是沈滨、谷梦雨、江清月负责,谁敢挖他们的墙脚就是在太岁爷头上动土,莱州也有姚厂公主持大局,虽然宇文拔都知道那其实是个女人,但问题是人家既然是从东厂出身又是柳鹏的女人,肯定最小心眼不过。

    万一姚厂公在这件事上来个小心眼,自己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至于青州府的杨广文同样不是好惹,要知道他当年做黄山馆驿丞,柳鹏还只是一个白役而已,而且他还是海北军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方面大员,加上主持海右会日常事务的钟羽正也是青州府人,所以曾建辉根本不敢动青州府的主意。

    只有丁宫到兖州府立足未稳,所以曾建辉才下定决心要从兖州府借人挖丁宫的墙脚。

    曾建辉、宇文拔都已经把近半身家都砸在金复两卫的农业经营上,因此宇文拔都明明无言以对,但还是强自辩解道:“丁专员,话不是这样的说的,调什么人根本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问题,您问这事得问研习所与陈总管才行啊!”

    对于宇文拔都的胡说八道,丁宫不由又怒了:“如果这件事不是柳少点头同意过,我现在就砸了你的米店。”

    双方可以说是不欢而散,但丁宫也知道已经于事无补,他想了想:“这件事还得与清茶门教那边合作!”

    对于清茶门教合作,他一直是没下最后决心,毕竟王真慧虽然吹得厉害,但是她们手上到底有多少实力,丁宫一直心中无数,特别是她们的所谓几千部西书到底有没有这么一回事,丁宫一直吃不准。

    但是现在宇文拔都与曾建辉这么一折腾,倒是让丁宫下了决心。

    兖州府距离龙口最远,而且海北军在兖州府的实力有限,所以柳鹏虽然对兖州府进行过特殊照顾,丁宫也有不少门路,但是现在对兖州府的扶植力度,而且方方面面的人才奇缺。

    在这方面王真慧与清茶门教确实能提供一些实实在在的帮助,她手上至少有几百部西书,而且王真慧确实有一些研习所出身兼顾中西的人才。

    过去他诸事主要依赖跑部,主要依靠研习所与龙口的支持,但是宇文拔都这次调人却让他明白过来,靠山山倒靠海海跑,凡事还是尽可能自力更生,自己手上有自己培育出来的人才行!

    所以王真慧提出在兖州也搞一个研习班甚至学校的建议要尽快落实下去,而兖州与清茶门教的合作也要尽快进入新阶段。

    天启三年已经过去了。

    现在已经是天启四年的春天。

    亓诗教一脸严肃,他朝着柳鹏开口说道:“我现在是知道是柳少的感受了,早知如此,去年的时候我就一定要出面帮柳少格外力争!”

    柳鹏倒是笑得比较温和,他告诉亓诗教道:“金州抚治的事情不必记挂在心上,有当然更好,没有也无所谓!”

    亓诗教却是脸带杀气地说道:“柳少,您对别人可以这么想,但是对于东林党决不能抱有这样的幻想,他们从来是斩尽杀绝不留余地,您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我也是一个绝好的例子。”

    他所以拿柳鹏做为例子,自然是他与柳鹏一样都处于被东林斩尽杀绝的地步。

    柳鹏原本有资格做金州抚治,到时候出门大家会敬称一声“柳督抚”,以吏员出身却做到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恐怕正统以后柳鹏是绝无仅有的例子,只是这样的美事却被东林党的仁人志士给彻底搅浑。

    **星认为辽南四卫根本配不上“提督军务”职衔,甚至还找了无数借口进行攻击,一定要柳鹏从文官转武官。

    可是谁不知道大明朝重文轻重,普通杂流或许能转武官,可是柳鹏已经是山东按察佥事整饬金复海盖兵备官,怎么能可能转武官,这根本不是在升官,而是在贬职。

    只是天启初年众正盈朝,**星这个吏部尚书本来就主管官员升迁封赏,嗓门又特别大,又串联了一堆给事中,所以连内阁、司礼监在这个问题都争不过**星,最后柳鹏从文官转武职居然成了定论。

    不过柳鹏收复金复两卫,屡次大破建奴,斩级几万人,以这样的奇功居然只能以副总兵充任总兵官,而且只给关防不给将军印,甚至还只给一个署都督佥事的位置,连兵部都看不下去了,集体站出来替柳鹏说话。

    大家都觉得立下这样的奇功,都只能混个署都督佥事而已,那前线拼死搏杀的将士会会怎么看,还有谁肯替大明冲杀。

    所以兵部的意见就是柳鹏可以转武职,但一定得是带将军印的佩印总兵才行,而且还得赐尚方剑便宜行事。

    至于“署都督佥事”的“署”字不管有什么样的客观因素与主观因素,也一定得去掉,而且柳鹏一定得是名正言顺的总兵官才行,不能玩什么以副总兵充任总兵官的低职高配把戏。

    但是这个时候,山海总兵马世龙突然上书,称海州、盖州方面的建奴突然停止对复州的攻势,柳鹏与海北军似乎有擅开和议甚至勾结建奴之嫌,只是马世龙这份题本本来是给柳鹏上眼药的,但是反而促成了兵部与吏部最后达成了大致共识。

    那就是柳鹏虽然可以挂将军印,但是不赐尚方宝剑,只是有了将军印就有资格开府专杀,但是缺乏尚方剑在便宜行事这方面还是欠缺底气。

    柳鹏对于这个任命显然是极不满意的,将军印与尚方宝剑可以说是最佳搭配,有了将军印他虽然只是名义上可以开府专杀实际却处处受到牵制,因此朝廷原本要给柳鹏封坛拜将,但是被柳鹏直接拒绝了。

    还好袁可立这位登莱巡抚与柳鹏的关系一向不错,虽然袁可立都没想到替柳鹏请功会闹出这么一个结局,但是他仍然是站在朝廷立场上百般盘旋,最后柳鹏终于接受了“挂征虏前锋将军印总兵官左军都督府都督佥事”这个武职。

    只是柳鹏虽然接受了“海北总兵官”这个武职,但却是有许多附加条件,但最关键的一条就是柳鹏虽然准备接受“海北镇总兵官”的官位,但是现在这个“山东按察使司整饬开原兵备佥事”的印信、勘合甚至名义他都不准备交出去。

    虽然柳鹏没说他要不要继续用这个开原兵备道的名义行事,但是袁可立完全能理解柳鹏的感受,要知道他可是进士官,而对于他这种进士官让他们转任武职简直是人生中最大的侮辱。

    虽然柳鹏是吏员出身,但人家好歹也已经做到了开原兵备佥事。

    而且海北军

    这次收复可以说是辽东兵兴以来空前的大捷,结果朝廷未有分毫封赏,居然让柳鹏跑去当海北镇总兵,而且连一把尚方宝剑都没有,只有“挂征虏前锋将军印”而已,换了袁可立的话,早就不堪折辱起兵靖难了,幸亏柳鹏高风亮节还能忍得住。

    连袁可立这种天天说“天地君亲师”的儒家信众都受不了,何况是柳鹏这么一个武夫,而亓诗教这位齐党领袖可以说是与柳鹏同病相怜。

    而亓诗教原来也是进士出身,是相国方从哲的门生,一直与方从哲共进退,在天启元年已经告病乞归故里,按照东林内部的说法也是“并无劣迹”,当然东林的这种说法实际就是“官声极好”,这些年来亓诗教确确实实是做了不少实事。

    特别在万历四十三、四年的山东大旱之中,他可以说是功不可没,当时亓诗教正好奉差归里亲睹灾情,所以向朝廷上了“饥民疏“,为家乡渡过这次千古未遇的大旱出了大力,只是天启三年**星主持京察在京官员,首先就把目标对准了前给事中亓诗教。

    **星之所以把京察的目标对准**星,自然是因为万历朝的历史恩怨,亓诗教在万历末年既然是方从哲的得意门生,甚至还是方从哲的谋主,自然会把东林党往死里得罪。

    虽然亓诗教天启元年就已经乞归故里,而**星却一心到底追杀,任何与东林党有过恩怨哪怕是历史恩怨的存在一定要打倒在地踩上一万只脚永远无法翻身,因此主张原给事中亓诗教、赵兴邦、官应震、吴亮嗣在万历朝时结党营私、扰乱朝政,所以一律加以贬黜,

    只是**星的意见在东林内部都有争议,大家觉得**星这事都做得太过份,史科都给事中魏应嘉更是极力反对,可是**星却是坚持己见,甚至还作一部《四凶论》,把亓诗教、赵兴邦等人比作虞舜时期的浑敦、穷奇、檮杌、饕餮四凶,主张除恶务尽,按照舜帝流放四凶的办法,一定要把亓诗教等人驱逐出朝廷。

    **星笑到了最后,在这次政治清算中亓诗教四人都被贬黜。

    对于亓诗教来说,他也没想**星居然有这样斩尽杀绝抄家灭族的决心,仓促无备间吃了大亏,只是东林党既然要斩尽杀绝,亓诗教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他就告诉柳鹏:“东林再这么闹下去,恐怕你我都要上党人碑啊!”

    柳鹏却是笑了起来:“东林这件事是太过份了,但是我担心的事情却是东林万一倒台了怎么办!”

    亓诗教还没想到柳鹏会这么说,只是他很快就明白过来:“我今天来找柳少,是想跟你说一句实在话,我与诸位老友一致商定,所谓齐党本来就是东林强加在我们身上的污蔑之词,纯属子有虚有,只是东林现在逼迫太急,我们也不愿意坐以待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