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037章 怕你烦心

作者:东风暗刻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家金莲答应的事情,岂能不作数?”

    柳玉如哼了一声,匆匆吃了两口,便放了碗筷、起身回内宅去了。众人吃过饭,坐在一起些家常,谢金莲没在高峻这里听到埋怨,尤其是高峻的这句话让她美滋滋的。

    谢金莲起了黔州病人的事,高峻听过后有些担心母亲在黔州眼疾如何,得知她和李婉清居然请得动师父大驾,又把她着实地夸奖了一番,“……但你收没收诊费呢?”

    谢金莲叫道,“峻你的什么话?是师父劳动又不是我……再是给母亲看病,亏你想得出来!”

    高峻一乐,起身与这些人回后宅去,在花园的甬道上,谢金莲亲昵地挽了他胳膊,耳语道,“这一个月来,我发觉自己又胖了些了!连汗衫儿都觉着紧了!”

    高峻哼道,“那是你想的事情太少!你看我,我就总想着不胖不瘦的。”罢,他不去谢金莲的屋,而是去了正房。

    ……

    高峻在朝堂上的应对,就连长孙大人也挑不出毛病来。

    高峻没有当众挑李士纪一句毛病,而且得诚恳,恐怕长孙无忌都认为八成事实就是这么回事——也许就是这么回事。

    那么,无论后边高丽战场上的局势如何演变,至少他不会被英国公算计,除非英国公大着胆子让唐军来个一败涂地,可是他敢吗?

    接下来这道难题就被高峻给英国公踢回去了。如果战场形势确如高峻所,用刀战术逼得盖苏文主动言和,那就是你好我好。

    如若英国公非不按这个路子走,而是改变打法、来个攻坚什么的,胜了的话,英国公自然有一份功劳。万一局势不利,他的压力可就大了。弄不好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啊!

    长孙无忌看出,高峻对此次讨伐高丽的见解,皇帝也很欣赏。尤其是户部报出历次出征高丽的花销时,他看出皇帝的眼神瞬间亮了一下。

    半月后,长孙润由凉州赶回长安赴任,原武威牧场的副牧监,接替长孙润出任武威牧场大牧监,高尧也与长孙润一同到了长安。

    长孙无忌好好地叮嘱了么子一顿:到了兵部,凡事要唯高大人马首是瞻,不可自以为是!高大人吩咐的事,要竭尽全力做好!

    长孙润连连答应,当即操办着、与妻子高尧将新家安置到永宁坊府第。高尧像只鸟,刚刚把窝搭好,就飞到兵部尚书府来了。

    柳玉如等人欣喜万分,拉着高尧问寒问暖,几句话过后就开玩笑,“幸亏妹子在最后的关头往西州去了一趟,不然这么好的郎君岂不便宜了别人!”

    高尧道,“唉!有什么办法?谁让我是高府人,要不我也到这里做个十夫人了!”

    又看着崔嫣道,“姐姐,你,我的命怎么这样苦!”言外之意在,你看你原来也是高府二姐,怎么你就跑到高峻府上来了?

    崔夫人听了数落道,你们听听她得便宜卖乖的样子!

    崔嫣怕她当了人再往下,便对高尧道,“妹妹,如今你也是马部郎中的夫人,怎能不会骑马?出去让人笑话,有没有兴趣学呢?”

    起初高尧兴致不高,但这些人便你一言我一语地撺掇。谢金莲,马部郎中,便是兵部管马的大头子,若传出去他夫人不会骑马,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丽容道,“我也是,高尧这样的美人骑到马上、到长安大街上一走,有人问,这是谁家的女子,真个英姿飒爽。”

    然后再换了口气语调,俨然成了另一个人,又道,“你不知道吗?这可是兵部新任马部郎中长孙大人的夫人呢!”

    高尧动了心,学会了骑马,将来若要去兴禄坊高府拜望父母也方便的很。她问道,“可是谁做我老师呢?我知道三嫂和四嫂骑术精湛,我这个笨学生恐怕少挨不了训。”

    崔嫣道,“何须劳动她们,我不行么?”

    思晴道,“崔嫣骑马还像那么回事,正好你们在一起切搓。”于是,高尧回府后,便与长孙润商量,要学骑马。

    长孙润对高尧向来从不逆着,再自己这些日子新到兵部,马部衙门属于草创,要做的事情每天很多,也没有时间陪她。

    正好兵部尚书府和马部郎中府离着不远,她又是高大人的堂妹,长孙润没有不认可的道理。于是,长孙润亲自去马市,为夫人挑选了一匹性情还算温和的枣红马,让她练习骑驭之术。

    崔嫣急着当老师,因而樊莺和思晴就不跟着。刚开始时,这两位骑马出府,不论是高府还是长孙府简直如临大敌。

    赵国公长孙大人亲自安排府上的精干奴仆十几人骑马跟随,而高峻府上也拨出兵部尚书的十几名卫队跟着,还得再加上管家高白。

    这样人多势众,在长安大街上练习就不大妥当,怕骑术不精、万一撞到人不好办。

    于是,她们便一同坐车出永宁坊南大街,一直往西穿过大半个长安城、出延平门到西城外练习。

    到了目的地之后,那些随从们才将马给她们牵过来。高尧心翼翼,两只手紧紧地采着缰绳,腿一动不敢动,才动一下,枣红马就跑起来,吓得她闭着眼睛大叫。

    崔嫣骑马从后边追上来,帮她控制红马的速度,给高尧讲解自己的骑乘体会。慢慢的,高尧渐得趣味,半日后居然有些上瘾,感觉骑马就比坐在车中视野开阔、行动随意,而且也气派。

    回来时,高尧意犹未尽,路上就与崔嫣嘀咕,第二天还要练习。

    一宿无话,早上高峻骑马出府,崔嫣就背个包裹一起牵马出来,高峻奇怪她怎么也不带上随从,崔嫣,“我就是去找高尧妹子,也没多远。”

    高峻和崔嫣在马部郎中的府门外见到长孙润,他牵了马,正是等着高峻一起走的。高峻看到妹子高尧已迎出来,冲着崔嫣勾着手让她进去。

    高峻对崔嫣了一句,“也不带个人,你们在府上玩一会就算了。”便与长孙润并辔而去。

    他们走后不大一会儿,便从大门内牵着一红、一白两匹马,出来两位仆人打扮的英俊后生,各人的帽子在额前压得低低的。

    他们出府后上马,不是往西,而是朝着城东延兴门而去。一人窃笑,“姐姐,你长安城又非乙毗咄陆部,还用那么多人跟着?万一出个丑,就都让他们看到了。我们偏往东去,让他们到西郊去找我们吧……嘻嘻。”

    另一人有些后悔

    ,“该与峻句实话的,我们不要跑太远。”

    “怕什么!万一有人敢惹,不须亮出我哥哥的名头,就摆出马部郎中来,估计也能平趟大半个城吧!”

    ……

    五月末,皇帝下诏、遣使,到北方大漠深处搜寻武德年初、于战乱中陷落异地的中国人,有愿意重回故土的,要全部接入,虽花费钱财亦在所不惜。

    使者便是通直散骑常侍褚遂良。

    随后,写在皇帝袖口上的“高人”,便被隆重而庄重地请入大内。

    高审行在他抵达黔州后的第一份奏章中,以最清简的笔墨、寥寥数语,提到了自己大夫人青若英眼疾的好转。

    他也向皇帝推荐了这位高人——兵部尚书和他的三夫人的师父。

    老师父在面见陛下之后,五月戊子,皇帝幸翠微宫,一连五天没有早朝。五天后的壬辰日,陛下命百司,有事决于皇太子。

    如果精力越发的不济,而重臣用命,不正何不按“高人”所,清心寡欲、少思多眠、随遇而安,粗茶淡饭试一试。

    兵部尚书兼大唐总牧监高峻主持的马政革新进展顺利,而高丽战事果真如高峻所的趋势发展,他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了。

    随着天气渐渐热起来,翠微宫清凉之地越发地让皇帝留恋。卫国公李靖的身体比他还要糟糕,动不动便卧床不起。可想当初,李靖看来是多么的结实啊,皇帝想,是时候搞搞养生了。

    他按着老师父所教之法,每天卯时起床、在翠微宫中踱步三周,边行边练习些吐纳之法。

    然后回来用早膳,一碗荞麦粥、一块素馅蒸饼,咸菜中加些姜丝。之后休息片刻,到宫后边的菜园里拿拿菜虫、浇浇水,有内侍争着相助也绝不允许。

    消磨到了中午,午膳先来一碗鸡蛋汤,然后一碗红豆米饭,尽量不去触碰那些浑菜,青菜豆腐炖着虾仁,再加一只感鸭蛋,皇帝感觉这时的胃口好得很。

    但按着老师父的叮嘱,本来能吃两碗也不多吃了。

    放下碗再静坐片刻,皇帝再出来,沿着云霞殿西边的绿柳丛慢慢走,一边活动着腰肢,他看到武才人穿着素装,轻移莲步、正要经过太子别宫的便门、往安喜殿去。

    武媚娘猛见皇帝从柳丛后走出来,有些吃惊,连忙站下施礼。这个二十四岁的女子好像特意不施粉黛,但给皇帝一缕清新的感觉。

    有一瞬间,皇帝就冒出一个念头,让她随自己回去话。

    但他又想起老师父过,在身体恢复阶段尽量少近女色……尤其这个武媚娘给皇帝的感觉……她自一开始便不是处子。

    于是就再一次打消了念头。

    念着她父辈的功勋,皇帝又不能简单将她打发走,留在宫中吧?眼看她正在韶华又有些不忍,好像白白糟蹋了一块好布料而不能有些正经的裁用。

    然后不觉的好笑,仿佛自己又堕入了老师父所的思虑过重的窠臼里了。

    他问她哪里去,武媚娘,前些日子在山谷中救下一位女子,重伤不能动,也不知她是哪里人,也不能不管、也不能将她带到翠微宫来扰了陛下的清静,只好将她暂安置在太子别宫。

    皇帝知道,此时太子并不在这里,而是坐镇长安,那么让她有些事情做,总比闲来无事强。于是,皇帝点点头,示意她可以去了。

    而皇帝自己,则回到含风殿,躺下午睡。

    武媚娘从便门进入太子别宫,熟门熟路地到达安喜殿,去看望那名救下来的女子。她这些日子恢复得不错,已经能够下来走路了。

    女子对武媚娘千恩万谢,但在问到她坠谷的原因时,女子便闭嘴,不发一言。而且脸上露出羞忿的神色。

    她跪倒在武媚娘的脚前,对她道,“娘娘,女子再无一位亲人,求你收留下我,做牛做马在所不惜。”

    武媚娘笑着,“我还不知给哪个当牛做马呢!不过,你若是肯在太子别宫,我就与太子殿下一,让你做个侍女,你看如何?”

    女子连忙叩头,而此时,有一阵脚步声匆匆由外而进,是太子到了。

    李治刚刚处理了一些朝政,此时是赶过来看望皇帝的,他要过来先洗去路上的风尘,更衣后再过去。

    看到了武媚娘,李治就不急着走。而当他听才人,陛下可能正在午睡时便坐下来,武才人就把刚刚答应女子的事情提了出来。

    但李治道,“只怕她未学过什么礼节,万一露了乖就不好。”

    武媚娘不等他下半句话出来,便对太子道,“什么礼不是人学习的,大不了我来教一教她便是。”

    太子笑着,那好,你就教教看,教好了,我便让她做个贴身的侍女,令她陪着读书。

    但女子立刻显出一阵局促不安,“太子,我只能做些粗活儿,字却不识得一个!”

    太子道,“无妨,只让才人手把手的教你便是。”

    于是,这件事情就定了下来,而武媚心中也很高兴,因为她今后就有个恰当的理由跑过来了。

    太子他急着过来也未用饭,女子身心安定下来,主动对他们道,“殿下、娘娘,做饭我是不难的,让我做。”

    她跑出去,把太子和武媚娘丢在安喜殿内。这次就是太子有些局促了,他手没处搁,被武媚娘看得脸有些发红。

    “你,你要在哪里教她呢?”

    武媚娘,“在那边当然不成了,会吵到陛下……但在这里,媚娘又怕殿下烦心……”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