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340章 番外-我的父皇母妃4(三更)

作者:浣水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寒门派嫔妃则是夸赞有加“慧妃的嘴最紧,她听到什么,也不会传出去,有了心事,找她倾诉最好。”着实母妃是个很好的听众,无论是说找她诉苦,她总是静静地听着,偶尔开解几句,大多数就是静静地聆听。

    因着这缘故,自幼在母亲身边长大的我,总能听到别人听不到的声音。

    关于这宫里的是非恩怨,又或是关于德圣皇后的。

    我见过的德圣,是在画影里,在人的颂扬声着,在六宫嫔妃的赞美声里,亦在每年正月皇家的祭祀绣图之中。

    每年的正月十三到正月十五,父皇会带着心腹宫人高昌住到凤仪宫里。那几天也是他心情最差的时候,无论是皇子公主还是嫔妃都会躲着父皇。若被父皇抓住,原本是骂一句的,就会变成打一顿,所以从我记事起,每到那时候,我就缩在母妃的寝宫不出来,躲过那三日,这才与姐妹们一道玩乐。

    德圣的死,成为父皇心头永远也无法消散的阴影。

    天隆三十三年正月十五,成为郡王的大皇兄天佑在府里设宴款待朋友。被十五皇兄告发,说大皇兄在皇后忌日欢宴饮酒。

    父皇震怒,在养性殿指着何婕妤与大皇兄大骂:“混账!不孝不义的东西!想当年,要不是德圣仁厚大度,拿出陪嫁的圣药化成水救你们母子,你们焉有命在?正值德圣忌日,你不祭拜德圣,居然在德圣忌日大肆欢宴!

    朕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不讲孝义的东西?大肆宴请,宴请的是什么人?皇城的名门公子,朝廷的要臣,各家的贵女,这是想结私营党?天佑,朕现在还告诉你,朕的储君,自会立一个有情有义之人,也不会立你这么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来人,传朕旨意,将淮南王降为淮阴候,罚月俸三年,禁足府邸半年”

    大皇兄被罚,在府里大病一场。

    何婕妤更是险些就病没了。

    我听宫里的嫔妃们议论,当年何婕妤也有机会成为皇妃,却因顶撞叶太妃,被剥夺妃位,降为婕妤,她以为有了儿子,就能母以子为贵,没想到,她努力一生,就连嫔位都没爬上去。原本父皇早前封大皇兄为郡王,就是看在他是长子的情面上,因着他在德圣忌日欢宴,被降为候爵,之后若干年,他一直都是候爵。

    正月十五日成为父皇心头永远都不能治愈的伤,任时光如何流转,他从来不在这一日过节,也从不出现在宫中,他总是把自己关在凤仪宫里,亦总会在正月十三日,我们会瞧见高昌带着许多宫人预备各种果点、清淡的素膳。

    天隆三十八年正月十五,父皇在凤仪宫昏倒了,惊动了整个深宫的太医,母妃带着还未及笄的我赶到凤仪宫时,父皇已病重发烧,嘴里呢喃地重复说道:“怎么就突然消失了!她的灵魂走了,而今连她的尸身也失踪了。”

    “她说,任我是帝王又如何?到底有权势所办不到的事。”

    这是我记忆里,唯一一次看到病中流泪的父皇。

    我自小就听一些老宫人们最爱说的故事“德圣是仙女”,他们会绘声绘色地描绘,当年大赵第一鸿儒洛子带着儿媳、孙儿入宫拜祭德圣皇后,亲手提笔在皇后的金凤棺上写了一篇经文,在经文写完之时,金凤棺内金光乍现,德圣皇后披着金光,步出金棺

    年幼的我听得瞪大眼睛,仿佛真的看到一个披着金光的仙女临世,他们如亲见一般描述着德圣皇后绝世的美丽与高贵,那是普天之下,任何一个女子都难及其一的风华。

    直到若干年后,父皇驾崩,新帝登基后奉父皇灵柩入帝陵。打开帝陵的石门,发现石门凤棺之内只有一套凤袍、凤冠,并不见尸骨,我们才知那是个空棺。

    新帝好奇,回宫后问母亲。

    母亲沉默良久,道:“天隆三十八年的正月十五,德圣皇后藏在凤仪宫地下暗室的凤体失踪。”

    新帝惊道:“这不可能!”

    凤仪宫建有暗室,这在宫里不是秘密。

    更有一些嫔妃私下议论,说德圣皇后的凤体就藏在暗室之内。

    暗室的密钥,唯有父皇知晓。

    那里也只有父皇能够进去。

    即便德圣皇后仙逝数年,凤仪宫一直保持着她生前的模样,而宫里亦住着一个叫仇嬷嬷的老妪,每过几年就会有一批新的宫娥进去清扫、整理,只为每年父皇会在那里住上三日。

    母亲面露伤感地道:“天祺,可这是事实,是先帝讲给哀家听的,先帝一生,在许多事上不会讲真话,唯独德圣皇后的事,他不会说假。你忘了三十八年正月里先帝生的那场大病,他猛然发现有人盗走了德圣皇后凤体,难堪打击”

    只是一个尸体,可德圣去了多年,父皇还是守着她,不愿让她入土为安,还曾说过,待他百年之后,就要与德圣合葬,可最后还是被人盗走了凤体。

    十三皇兄与十五皇兄听说此事后,十三皇兄领着东卫,十五皇兄领着东卫在皇城、应天府一带四处追查德圣皇后的凤体,只是到底没了结果,而他们为了皇家体面,不敢让此事张扬出去。

    母亲又说了一件事。

    “那年中秋佳节,先帝特为十几位臣子设宴,他们是梁俊、铁建章、卢淮安、唐大满、苏恺、钟澹等,这些人不仅是琼林十二杰,更是洛大先生的门生。那晚,所有人都醉了,而先帝更是醉了三天”

    这些文武大臣,全是当年父皇在江南求学时的同窗与师兄弟,父皇有一个老师,他是琼林书院的山长洛廉。洛廉被世人称为“洛大先生”,因为他做过帝师,得天下人敬重。

    父皇醒来后,他不说一个字,把自己关在凤仪宫,又去了翠薇阁,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去做什么。直到母亲回忆中讲出来,皇兄与我才明白,父皇是因为德圣皇后。

    “在德圣皇后的凤体消失之后,沐子轩失踪了。”

    新帝问道:“沐子轩是谁?”

    母亲轻声道:“沐子轩是当年与洛征齐名的大才子,容貌俊美,才华横溢,是与德圣皇后同届的状元郎。那一年先帝钦点了两个状元,一男一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