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顶点小说网,读书愉快,有事请随时给管理员留言

手机阅读 | 免费注册 | 用户登陆 | 忘记密码

首页>都市言情>大月谣> 第一百九十四章 沙浴

上一章 | 作品目录 | 下一章 | 报错求片

背景色: 字体: [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沙浴

    李稷很少露出这么无措的神情,嬴抱月心里忍着笑,想了个理由帮他找补。

    “是,是这样。”

    李稷顿了一下,解释道,“这眼月牙泉昨晚在二里地外,还处于沙暴之中。”

    “这样么?”

    李堇娘半信半疑地重复了一遍。

    她知道李稷很忙,这点小事不该抓着他不放。但她和姬安歌等人这些天是真的被不能洗澡这个问题折磨得快疯了,李稷如果知道有地方可以洗却忘了告诉她们……

    李堇娘磨了磨牙,和姬安歌归离对视了一眼,各自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同仇敌忾。

    “既然今晚位置合适的,那就今晚去吧。”

    嬴抱月望了一眼跃跃欲试的姑娘们,笑着提议道。

    “阿稷,那月牙泉大吗?位置是可以洗的地方吗?”

    如果那眼泉水位于河流上游的话,即便身上再难受,嬴抱月也不想弄脏了沙漠中珍贵的水源。

    “是可以洗澡的地方,”李稷知道她顾忌着什么,点了点头道,“从气息上看,也有不少野物在那地方洗澡。”

    那就没问题了,嬴抱月看向已经快要按捺不住的姑娘们,笑起来,“一起去吧。”

    她正好也想好好洗一下了。

    李堇娘和归离等人欢呼起来,帐篷内其他少年们虽然都被这个话题激得有些脸热心跳,但望着眼前热闹的景象,脸上纷纷露出高兴的笑容。

    “我们也该洗一下了,”姬清远松了口气,看了一眼姬嘉树,“让姑娘们先去,我们之后再去吧。”

    姬嘉树点点头。

    说起来,这情景倒是有点像当初众人参加高阶大典时一起在飞仙峰泡温泉时的情形了。

    不过当时在场的女子,也就只有嬴抱月和孟诗两人。这一次姑娘们一下子变成五人,饶是他也看得眼晕。

    “这里毕竟是西戎的地界,还是得有人守着的,”姬嘉树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李稷道,“昭华,你带路,大家一起出发,到时候我们这些男人现在在外围给她们守着。”

    “看守就我来吧,你们这群小子在外面待着就行了。”

    这时花璃冷哼了一声道,“她们本来就是我照顾的,你们就不用勉强了。”

    让这群血气方刚的小伙在外面当看守?

    那这到时候还真不知道是闯关还是考验。

    姬嘉树神情有些尴尬,他没有什么奇怪的想法,但似乎已经被误会了,他只能躬身向花璃一礼。

    “那就麻烦前辈了。”

    “不麻烦,不麻烦,”花璃摆摆手,看向李稷问道。

    “小子,那地方在哪?”

    ……

    ……

    慕容恒和赫里找好今晚住的帐篷走回来时,却正好看见嬴抱月一行人鱼贯而出,赶车牵马,正在往外走。

    “等等,这是干什么?现在就要出发吗?”

    慕容恒一惊。

    “不是,”淳于夜靠在马背上,冷眼瞧着那一群人,“说是要出去洗澡。”

    洗澡?

    慕容恒愣住了,这么突然?

    这又是整的哪一出?

    “说起来,我也有段时间没洗了,”淳于夜伸了个懒腰,忽然站起身,“我也去吧。”

    有段时间没洗?

    慕容恒神情微妙,在西戎,举行婚礼之前新郎都是要洗澡的。

    也就是说,淳于夜恐怕是他们这群臭男人里洗澡间隔最短的……

    “你和赫里在这等着吧,我洗完了会回来。”

    淳于夜闲闲说了一声,翻身上马,完全没有心虚的模样。

    慕容恒深吸一口气,“殿下,我也去。”

    淳于夜骑在马上扫了他一眼,碧瞳微微眯起,“哦?”

    慕容恒假装没看见他眼里的威胁之意,三步并成两步爬上自己的马。

    开什么玩笑?

    和李稷姬嘉树这些君子一起去就罢了,结果淳于夜也跑去凑热闹?

    慕容恒真的很难想象到时候可能会发生什么事。

    结果最终留下来的,只有赫里一人。

    他傻站在原地,愣愣看着慕容恒和淳于夜一溜烟地跟上了嬴抱月等人的队伍。

    “大,大当户?”

    “翟王殿下?”

    ……

    ……

    “还真的有泉眼啊。”

    李稷判断的距离很准确,马车出城并没有多远,众人就到了目的地。

    李堇娘跳下马车,看着眼前的景象,神情感慨不已。

    李稷带他们来到的地方,是一片“山岭”。

    此山非彼山,山由流沙积聚而成,山沙垄相衔,峰如刀刃,甚为壮观。

    而一抹月牙形状的清泉,正位于群山的怀抱之中。

    此时天色已暗,月上中天,今晚正好是上弦月。

    天上有一轮月亮,地上的泉水之中,又是一轮月亮。

    沙山环泉,泉映沙山,沙山深谷中,风夹沙而飞响,泉映月而无尘。

    眼前的景色美的让众人一时间都失去了言语,片刻之后,姬嘉树轻咳一声,“我们把地方让给姑娘们吧。”

    李稷环视了一圈四周,指向泉西边的一座沙山,“都去那后面吧。”

    其实靠近月牙泉的沙山很多,之所以选择这一座,是因为这座山正好卡在来时的路上。

    李稷远远瞥了眼某位两位姗姗来迟的人影,眸光微深。

    其他少年们点点头,纷纷走到了西边那座沙丘后。只留下花璃嬴抱月李堇娘等人站在月牙泉边。

    傍晚的沙地还很烫,但少年们都席地而坐,努力调息,平复心情。

    这要是不能平心静气,等下可就麻烦了。

    李稷站在沙丘后,看了一眼远处沙地里的淳于夜和慕容恒。

    那两人停了下来,似乎知道他在盯着他们,没有靠近,下马后靠在马边,不知在做些什么。

    总之不靠近就罢了,如果他们尤其是淳于夜胆敢靠近……

    李稷腰边的剑鞘里微微响起剑鸣。

    这时空气里响起极其细微的衣服摩擦的窸窣声。

    这声音很小,但已经恢复了境界的少年们都听的见,神情变得不自然起来。

    李稷瞥了一眼,一挥手,屏障瞬间笼罩了整座月牙泉。

    脱衣服的声音消失了,姬嘉树赵光等人也松了口气。

    也正因如此,他们不知道就在清澈的泉水边,正在发生一场搏斗。

    “抱月,把衣服脱下来。”

    花璃盯着嬴抱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