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顶点小说网,读书愉快,有事请随时给管理员留言

手机阅读 | 免费注册 | 用户登陆 | 忘记密码

首页>都市言情>大月谣> 第一百九十三章 求救

上一章 | 作品目录 | 下一章 | 报错求片

背景色: 字体: [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求救

    “抱月,你为什么不恢复自己的境界?”

    花璃不解地望着嬴抱月,“这里的风沙能够遮掩修行者的气息,你也趁此机会放松一下自己吧。”

    对修行者而言,一天到晚压抑着气息等于一直要绷着一股劲,极为损耗心神,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累。

    到了西戎后,为了避免暴露身份,花璃将体型压制到了最小,却还是因为压制气息疲累不堪,好不容易到了这个地方才解放了。

    算算时间,她和李稷等一行人到西戎的时间才半个月,嬴抱月在这里待了一个多月,每天都要压制境界,肯定更加辛苦。

    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放开了,但嬴抱月身上却还是境界全无的状态。

    “我压制境界的时间太长了,”嬴抱月望着花璃笑了笑,“要是突然放开身体才受不了,准备慢慢来。”

    “是吗,原来是这样。”

    花璃眨眨眼睛,她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但她讨厌想事情,看着面前之人精神还不错,她就没有多想,只是自顾自地高兴起来。

    “对了,你们可以出来了。”

    花璃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帐幔道。

    厚实的帐幔动了动,嬴抱月睁大眼睛,看着从后面一个个走出来的女孩子。

    “姐姐!”

    许久不见,姬安歌整个人晒黑了不少,身形也瘦削了,望着远处西戎妇人打扮的女子,她泪盈于睫,猛地冲入了嬴抱月怀中。

    姬安歌继承了她母亲的身高,此时其实长得已经比嬴抱月还要高了,一时间两人抱成一团,也不知是是谁抱着谁。

    嬴抱月双手搂住少女变得有些硌手的肩膀,心情复杂。

    “你们……明明可以不用来的。”

    透过姬安歌的肩膀,她看见李堇娘牵着归离站在孟诗的身后。

    三名女子的脸上都带着风沙的痕迹,除了孟诗之外,其他人明显都瘦削了很多,李堇娘脸颊凹了进去,像是生过病,归离脸上离开归家小院后好不容易养出来的婴儿肥也没有了。

    嬴抱月看着这一幕,心里酸酸的。

    塞外苦寒。

    这句话绝不是说说就罢了。

    女子身体本就没有男子那般强健,而对于没有境界护体的低阶修行者而言,出塞一趟更是极为难熬。况且李稷他们一行人那么快就赶到了白狼王庭,想也知道路上必定是星夜兼程,拼命赶路。

    过去半个月,这几名女子经历了怎样魔鬼一般的行程,简直难以想象。

    “你能来的地方,我们为什么不能来?”

    李堇娘脸孔虽然消瘦,但双眼却炯炯有神,望着嬴抱月微微一笑,“我早就想来塞外看看了。”

    嬴抱月望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仿佛看见李堇娘的身上浮现出另外一个坚毅的影子。

    “是吗?”

    嬴抱月低下头,她知道她再说什么,就是在践踏李堇娘她们的决心了。

    她掩去眼中的担忧,抬起头,松开了抱着姬安歌的手,微笑地望着她们,“那到了塞外后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李堇娘归离姬安歌孟诗她们对视了一眼。

    “唯一不方便的,就是不能洗澡。”

    李堇娘耸耸肩,忍不住抱怨道。

    姬安歌归离包括孟诗在内脸上都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这……的确如此。”

    这一点嬴抱月也感同身受。

    沙漠中水贵比黄金,洗澡实在是件奢侈的事。但天气一天天热了起来,再加上白天和牲畜一直呆在一起,没水洗澡对女子而言简直是比风沙更可怕的酷刑。

    帐篷内男人们听着这样的对话,面面相觑。

    但火很快就烧到了他们身上。

    “话说我晚上还会倒点水擦一下,我哥就完全不管自己,”归离撇了撇嘴,一脸嫌弃,“他已经臭的我不想靠近他了。”

    归辰?

    嬴抱月抬起头,看向远处站在另一道帐幔后没有上前的归辰。

    之前归离到哪都黏着兄长,这次没这么做,她还以为怎么了,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么?

    “公主殿下。”

    归辰望着嬴抱月苦笑了一声。

    看见嬴抱月,他也很激动,但他之前已经被归离警告了不要靠近。

    “你可别过来,别把公主殿下给熏着了。”

    归离回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满是嫌弃。

    归辰只好可怜巴巴地站在原地。

    这一幕莫名好笑,嬴抱月努力忍住笑,“看来问题的确很严重。”

    其实在迈进帐篷的时候她也察觉到了里面的味道有些不太美妙,但其实西戎人的帐篷多少都有这个问题,归辰他们身上看上去比这些帐篷要干净多了。

    不过说起来她倒是没有在李稷和姬嘉树身上闻到什么不对的味道,不知道是高阶修行者的体质问题还是因为这两人有好好打理自己。

    “明月,不是我不洗,实在是没有水了。”

    看见嬴抱月忍着笑的神情,归辰有些慌,连忙辩解道。

    都说臭男人臭男人,可他一点都不想被嬴抱月认为是臭男人。

    “嗯,我知道。”

    嬴抱月点了点头,以归辰的个性,肯定是将水都让给妹妹了,才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

    她注意到平素极爱干净的姬清远也望着她不敢上前,估计也是面临和归辰一样的问题。

    “咳,”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李稷却忽然轻咳了一声。

    “如果要洗澡的话,这附近倒是有个去处。”

    帐篷内十几双眼眼睛顿时齐刷刷看向他。

    李稷神情有些尴尬,“就在城外一里左右的地方,有一处水源,如果我判断的没错,应该是一眼月牙泉。”

    月牙泉特指在沙漠中忽然出现的泉眼,就像海市蜃楼一样不可思议,同时和沙丘一样也会移动。

    “有的话你怎么不早说?”

    李堇娘望着这个一路上沉默寡言的男人,眼角抽搐。

    如果说之前李稷没有解放境界察觉不出来水院的话,他们在这城里已经住了一晚,昨晚他怎么不说?

    “我……”

    这……之前这些姑娘们也没和他说过想洗澡啊。

    李稷有些不知所措,求助地望向嬴抱月。

    “既然是会移动的月牙泉的话,昨晚应该离得还比较远吧?”嬴抱月笑了笑道。

    ------题外话------

    李稷: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