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顶点小说网,读书愉快,有事请随时给管理员留言

免费注册 | 用户登陆 | 忘记密码

首页>都市言情>一胎两宝:萧少的逃跑娇妻> 第1354章 人犯了错,就必须受罚

上一章 | 作品目录 | 下一章 | 报错求片

背景色: 字体: [ ]

第1354章 人犯了错,就必须受罚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胎两宝:萧少的逃跑娇妻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嘶……”四肢百骸像是被碾压过了一样,疼的林悠悠轻吟了一声,手腕被紧紧绑住,稍稍一动,那贴着皮肤的黑色胶带,如同烙铁一般,灼的人生疼。

    “靠!”记忆回笼,林悠悠咒骂了一句,转眸盯着主驾那如同魔鬼一般的男人,“萧安宇,你特喵的是不是有病!”

    前排的男人目视前方,修长且分明的手指轻轻敲着方向盘,一下,一下,声音不大,却像是恶魔在读秒。

    他唇一勾,“林蓁蓁,人犯了错,就必须受罚。”

    “受你妹的罚!跟你说清楚了,老娘不是林蓁蓁!”林悠悠咬牙切齿,也就是这一刻,她终于反应过来。

    萧安宇口中的林蓁蓁是她分隔了十多年的孪生姐姐。

    “林蓁蓁,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有心机。”萧安宇没回头,但冷冽的声音已经让人彻骨寒心。

    “萧安宇,你说话注意点,那是我姐姐,你敢诋毁她,我跟你拼命!”林悠悠气得胸口疼,眸子迸发着火光。

    萧安宇抬眸,狭长且妖冶的凤眸,蓄着阴鸷,“继续装,到墓地还有一段时间,随你怎么表演。”

    林悠悠一怔,“什么墓地?”

    “忘了?”萧安宇拔高了音量,“今天是雨晴头七,让你给她陪葬!”

    倏地,林悠悠的瞳眸睁大,气得唇微微发颤,厉喝道:“你真是个变态,我为什么陪葬!”

    “你欠她一条命!”萧安宇一只手抓着方向盘,回头,一字一顿,带着滔天怒意。

    “我没有,我姐也没有,你先放我下车,听到没有!”林悠悠艰难地坐起来,怒不可遏。

    萧安宇的鼻子发出一声冷哼,显然并不相信林悠悠。

    林悠悠被他这态度气得糊涂了,不管不顾的,用头撞萧安宇……

    下一秒,萧安宇的手用力打了方向。

    一道尖锐的刹车声后,黑色的车子翻滚下高速……

    小丫头,现在不准死!

    萧安宇陷入昏迷前,唯一强烈的,执着的念头,便是这个,以至于他最后都在抓着林悠悠的手,死死的不放。

    而林悠悠,早就在车子滚落下来时,没了知觉,陷入昏迷状态。

    ……

    林悠悠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医生护士过来,同她说了车祸情况,她用继父的卡交了医药费,正欲走,听见导医台那儿有人说话。

    “那个产妇林蓁蓁大出血,现在要保大保小了!”护士喊了一句。

    林悠悠腿上一顿,秀美的脸颊紧绷,下一刻,像是疯了一般的狂奔向妇产科手术室。

    冰冷的楼道那儿,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气恼的在骂着一个看起来很是窝囊的男人。

    女人叫程晓月,男人叫林明远,是林悠悠的继母跟亲爹。

    “我早跟你说过了,这个小贱人不能养!现在怎么样,保大还是保小?你怎么说!”程晓月声音尖锐,吐沫乱飞。

    林明远面相儒雅,但腰杆子不直,抓住女人的手,好声好气道:“老婆,这件事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哼!听我的?那我们就保小,把孩子交给萧家,他们还能给咱们两千万呢,到时候安儿上舞蹈学院的钱也有了!”

    林悠悠听到这话,眉间染着一层冰霜,银白的手指微微蜷缩收紧,漆黑的眸子里蹿出火焰,盯着对面两个没有人性的家伙。

    “保大!”

    这一声,瞬时,万籁俱寂。

    林明远木楞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如鲠在喉。

    “哎呦,我以为是谁呢,那个去梅国的回来了啊,这洋墨水喝了不少,果然是胆子也大了!”程晓月冷嘲热讽。

    然而林悠悠根本不理会这两人,冲过去,一把抓住护士的手,一字一顿,掷地有声,“我们保大!”

    “什么保大,我们就要孩子,必须是孩子!”程晓月双手环胸,态度坚决,。

    林悠悠瞥了她一眼,带着三分倨傲,“里面的是我姐姐,我有权决定保大保小,谁敢跟我争,等着挨打!”

    话落,林悠悠举起拳头,目光冷冽的对着护士,“保大!”

    护士见过不少这种情况,自然不敢多言,她只说:“保大的话,产妇是rh阴性ab型血,储备不足。”

    “我是她孪生妹妹,我输血!”林悠悠拉开袖子。

    于是,护士带着林悠悠去输血。

    而医生在这个时间出来,递了病危通知书,“谁来签字?”

    程晓月冲上前去,急切道:“医生,孩子是男孩对不对?”

    医生点头。

    “行,我们保小,这是给你的红包,先拿着!等孩子出来了,我再给你包一个大的!”程晓月从口袋里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红包,直接塞到医生手中。

    这是私人医院,收红包这种事医生不会拒绝。

    “谢谢啊!”程晓月挤眉弄眼了一番,拍着胸口,看向抽血室,眉头一挑。

    哼,姜还是老的辣,跟她程晓月斗,没门!

    林悠悠抽血回来,产房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她瞳眸倏然睁大,脊背僵直立在原地,心猛烈颤动,像是让人狠狠的抓住了一般。

    孪生姐妹,向来是有心电感应的。

    “是男孩吧,让我瞧瞧。”程晓月眉开眼笑,手舞足蹈的便要上去。

    然而林悠悠却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扬起手,啪的甩了一巴掌。

    “我说过保大!”林悠悠勃然大怒,啪啪的又甩了两巴掌过去。

    程晓月的力气没有林悠悠大,被连连打了几巴掌,涂了厚厚一层粉底的脸瞬间肿的老高,红红的,火辣辣的疼。

    “小贱人,你敢打我!”程晓月怒吼。

    啪啪……

    林悠悠再送两巴掌,冷冷的说:“如果不是杀人犯法,我现在就能要你的命!”

    “够了,你们先别吵了,看看孩子!”抱着孩子的护士看不下去,大吼了一声。

    程晓月忍着疼,看向孩子的方向,眼眸微眯,欢喜道:“对对对,我们看孩子,我的宝贝外孙,萧家的金孙孙!”

    听到萧家,林悠悠就恨不得一把掐死程晓月。

    “啊!这……这……这孩子怎么是这样!”程晓月的声音倏地尖锐刺耳,充斥着难以置信。

    林悠悠闻言,即刻松开这女人的手,凑上去看孩子。

    皱巴巴的小脸,眼睛已经睁开,可是小嘴那儿却出现了缺陷。

    “这孩子是兔唇,你们准备好钱,找专家早点治疗,有机会恢复跟正常人一样,明白吗?”护士看着程晓月。

    “还要我们自己花钱?”程晓月大怒,一脸嫌弃的继续说:“就这丑样子,萧家是不会要的,钱没挣上,还要赔一笔,这孩子我们家不要,你扔了吧。”

    护士一怔。

    林悠悠拳头攥紧,却没有立刻发火,反而是跟护士说:“孩子给我!”

    她养,她有钱有人!

    一个兔唇而已,她能治好!

    “不行,孩子不能给你!”程晓月回过神,立刻挡在护士面前,双手张开,扬起下巴,“这孩子是我们叶家养出来的,你一个外人,不能随便带走!”

    “不能随便带走?”林悠悠的声音冷如冰窖,周身攒动着浓浓杀气。

    “对!你想带走,想要里面那具尸体,就给我钱,至少十万块钱!我见钱放人,放孩子!”程晓月耍起了无赖。

    林悠悠脸色冷凝,扬起手。

    “好啊,你打啊,你使劲儿的打,你打死我,现在你姐姐没人安葬,你外甥要扔去孤儿院,你还要坐牢!”

    程晓月坐在地上,像是市井泼妇一般,指着自己的脑袋,“就对着这里打,打死了才好!”

    林悠悠手背上暴着青筋,咬牙切齿,杏眸之中攒动着怒火,巴掌落下之前,却被护士喝住了。

    “这位小姐,产妇刚去世,需要人办后事,还有孩子,你们不能不管。别闹了,死者为大。”

    林悠悠紧抿着唇,头扬起,呈现四十五度,目光落在白色的天花板上,愤怒的泪水退了回去。

    是啊,姐姐的丧事,还有这个孩子……

    林悠悠攥了攥拳头,又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声音冷沉道:“十万块,我姐跟孩子归我?”

    程晓月眨眨眼睛,看着林悠悠,涌到喉部的够字,没出来,拐成了:“不够,一个人十万,两个人二十万,你给钱,剩下的手续都归你!”

    “好,等着,你敢反口,我当场掐断你的脖子!”林悠悠说着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不到二十分钟,附近银行的经理过来,提着一个专用手提袋,交给林悠悠二十万现金。

    林悠悠让护士拿了一张a4纸,盯着程晓月跟林明远写下保证书,紧接着将那二十万现金全部拆开。

    在护士,医生的注视下,全部洒在程晓月跟林明远头上,留下一句:“留着买棺材吧!”

    ……

    八月十七日。

    北城棠德医院vip病房。

    萧安宇坐在病床上,白色衬衣严丝合缝的贴在身上,精致妖孽的五官泛着淡淡光晕,只一眼,仿佛看到古画上,那邪魅狂狷魔王。

    他侧着头,深邃妖冶的眸子望向窗外,似乎是思考着什么。

    “医疗系统档案显示,林蓁蓁一周前大出血而亡。”穿着禁欲系白大褂的唐惊鸿站在窗边,微微侧身,颀长的身姿散发着一种无可比拟的优雅。

    “死了?”萧安宇隽眉微蹙,声音低哑带着一种咬牙切齿的恨,“太便宜她!”

    “别着急,看看这个。”唐惊鸿走过去,将牛皮纸档案袋中的照片递给他。

    修长且分明的手指夹着照片,只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