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顶点小说网,读书愉快,有事请随时给管理员留言

免费注册 | 用户登陆 | 忘记密码

首页>都市言情>我要做阎罗> 第1135章:死不瞑目

上一章 | 作品目录 | 下一章 | 报错求片

背景色: 字体: [ ]

第1135章:死不瞑目

    呜呜呜……幽怨的阴风伴随着凄厉的鬼哭,越来越厉,四面八方的阴影也仿佛摇曳起来,宛若一只只厉鬼重新活了过来。如果有活人在这里,不用任何特效,也足以让他惊声尖叫。

    阿尔萨斯眯起了眼睛,一道道凄惨的哭嚎,若有若无的传入耳中。开始还非常轻微,不过数秒,已经宛如海潮一般沸腾!

    “救救我……”“我不想……我不想融进去啊!”“救命……救命!!”“阴差呢?!地府的阴差呢!”“爷爷!你怎么了?你……”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阿尔萨斯静静地闭上了眼睛。只是两只手已经握的发白。

    这是责任。

    他们凌驾于万千阴差之上,不只有享受,更有责任。让整个华国地府国泰民安的责任!

    这些声音……全都是死于心魔之手的鬼民。不管他们生前有多大罪孽,不管他们有没有素质,是贫是富。但是能在这里,就赎清了他们的罪。

    他们是地府的良民。

    然而现在,自己却根本无法保护他们!身在自己的统治之下,却被别的厉鬼勾去了魂魄,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地扇他们耳光!

    过了足足一分钟,她才缓缓睁开眼。正好遇到秦夜的目光:“有什么线索?”

    “很突兀。”秦夜搓着下巴沉吟道:“他们能残留下来这些信息,说明对地府的眷恋之深。也幸亏这些信息,我再了解到了心魔一些特征。”

    “首先是快。”他抬起头,看向四面八方虚无的空气:“整个异变过程极其迅速,恐怕……不会超过二十分钟。这个村所有鬼民,就完全被心魔蛊惑。”

    他往前走,那是一个巨大的脚印。哪怕过去了三年,也无比清晰。

    大青山大部分都是泥石路。这个脚印在道路上深深烙下了它的痕迹,恐怕有一尺深,四五米宽。

    人类的足迹。

    “这是前往桐花市的方向。”秦夜喃喃道:“三年内的几次暴乱,看似没有联系,无论时间和地点。但……它为什么要在时间如此紧急的情况下,仍然坚持毁灭这个村子呢?”

    没有人能够回答。

    数秒后,阿尔萨斯微微一笑:“不如……我们来问问这里的东西?”

    话音刚落,她身后紫发轰然炸开,蔓延数十米,如同展开紫色屏风的孔雀。

    阴风自来,宛若龙卷,吹得她浑身衣袂狂舞不已。以一种俾倪天下的势头缓缓抬起了手,而手中,握着一把湛蓝色的剑。

    “这把剑……”阿尔萨斯刚开口,秦夜就木然道:“霜之哀伤,我懂,可以继续吗?”

    什么人呐!

    阿尔萨斯白了秦夜一眼,简直是老娘肚子里的蛔虫!

    被破梗的阿尔萨斯再没有炫耀的心态,手持利剑猛然往下一斩。刹那间,平地陡然升起万千鬼火。

    “阴差执法,万鬼来朝。”她淡淡地开口。

    如同律法,所有鬼火仿佛听到了这句话,蜂拥着尖啸着朝她冲来。须臾之间,已经在她身侧凝结为一片鬼火的漩涡。

    秦夜眯了眯眼睛,他能感觉到,那些鬼火不是人的灵魂,太过弱小了。

    “这是……动物?”他狐疑地开口道。

    阿尔萨斯轻轻点了点头:“你不知道?”

    秦夜喉结梗了梗:“啊……哈,这个……自然是知道的,不过没想到居然有四种写

    法……”

    阿尔萨斯微笑着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带着浓郁的“不学无术”的味道。

    她轻轻挥了挥手,无数鬼火随着她的动作飞舞跳跃,美的如同火焰的魔法师。缓缓道:“阴差……听令的可不止是人类。”

    “动物想要进畜生道,再次轮回,基本没有别的办法。只有遇到这种机会,才有一丝希望。所以,本王下令,他们全都争先恐后地前来。而我,也正好印证了一件事。”

    她看了秦夜一眼:“你说的没错。”

    “心魔根本来不及调动动物的欲念。它来得匆忙,去的更加匆忙,否则这里不可能有活物。它……仿佛在躲避着什么?”

    当然是在躲避天道……秦夜没有说出这句话,只是在脑海中打着转。上一次心魔冲入天道的神术,已经算是极大的冒犯,现在想挑起地界的争王之战,一旦暴露行迹,就失去了自己最大的优势。

    阿尔萨斯随意挥手,打散周围鬼火,背负双手,威严道:“大青山的一切,有谁是亲眼目睹。并且能完全复述当时景象?”

    所有鬼火仿佛顿了顿,下一秒,十几道鬼火同时跳了出来。围绕着阿尔萨斯打转,争先恐后地抢夺着两位阴差的目光。

    “很好。一个个来。”阿尔萨斯对这些情形已经不能更熟悉。一挥手,七八道鬼火飞向了秦夜。

    活到现在,谨慎已经刻在了骨子里。这个动作,是担心有的动物为了在阴差面前邀功,明明不知道,却假说知道。提供虚假情报。

    但双方分别核对,单个核对,封闭外界视听,绝不会出现这种问题。

    果然,看到这种测试方式,三道鬼火悄然退了下去。两人也没有追究,是生物就会有欲望,他们的身份和这些小动物计较,也太丢份儿。

    秦夜摊开手,数道鬼火没入手中。他轻轻闭上眼睛,捻起一点鬼火往自己眉心一摁。

    刹那间,无数画面在脑海中绽放。与此同时,大青山禁区内,一只木雕一样站在枝头的骨骸麻雀悄然跌落,终结了自己的一生。

    阴兽无法人言,要看鬼火的信息最好的方法就是吞噬。不过,它并不后悔。相反,它很开心。

    或许……自己就能进入畜生道……渡完这辈子的罪……也有可能……进入人间道了啊……

    它的想法秦夜自然不会去关注。他的意识已经飞快浏览者对方的记忆。数秒后,目光一亮,猛然冲向村中小湖而去。

    阿尔萨斯也是同样。两人站在湖边,死死盯着湖面。

    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在脑海中,他们已经看到了另外一幅画面!

    那是被阴云包裹的画面,四面八方的虚影诡异地拉长,如同古时候看铜镜一般。不过,还能勉强看出里面是什么。

    就在这个湖边,有一位女性鬼民。

    她穿着一身退了色的旗袍,短发。浑身弥漫着一种老上海的味道,发夹,耳环的样式都有些古老。正在对着湖水中梳妆着自己。

    现在不是没有玻璃镜,她却仿佛更钟情于这种方式。在她身旁,坐着一位老者。同样穿着民国时期的长袍,正微笑着看着她。

    “这是处女。”阿尔萨斯率先开口:“她的手臂上有守宫砂。身前有一些家世,不过明显只是中下阶层。比普通老百姓好一些。”

    秦夜微微点了点头,女子的手臂上,有一颗圆润的红色守宫砂。

    就在这时,

    女子微笑着转过头,一边梳头一边看着老者问道:“刘叔,今天的妆怎么样?”

    “小姐怎么打扮都好看。”老者忠厚地笑着回答。

    女子少女一般捧着自己的脸,巧笑嫣然:“可惜,我喜欢大清宫的钮祜禄氏妆容。却只在剁手节开卖,而且价格太高了……”

    她幽幽叹了口气:“要出嫁,自然得打扮得好看一点。但……一套‘大清贵妃’就上百万,皇后的有价无市。”

    “男方出的那都是什么?几块钱的庸脂俗粉。真当地府是村落?一穷二白不成?我说了几次,才订的上好黑檀木棺材,巴宝莉的妆盒,可惜,这些外国牌子比大清贵妃套差远了。”

    老者搓着手笑道:“是,不能委屈了小姐。”

    秦夜抬了抬眉。

    阴灵们下来,有不少都重新组建了家庭。这不奇怪。

    奇怪的事……没有人会订棺材。

    地府更没有什么巴宝莉,那是阳间的品牌!

    很奇怪……这种诡异的扭曲感,代表着什么?

    不等他想完,天穹中阴云骤然密布!不到两秒,就汇聚在女子头顶。紧接着,一道血红的雷光,轰然没入她天灵盖!

    这一切太快了,不过两秒而已。女子刚刚感觉天阴了,正要抬起头,马上就是血雷轰顶!

    “啊——!!”随着一声尖叫,无数阴气包裹住了女子,而画面中猛然一黑,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是当然的……如此恐怖的阴气,阴兽根本不敢靠近。

    秦夜若有所思地抬起头,恰好遇到了阿尔萨斯的目光。

    谁都没有开口。谁都在拼命组织着脑海中的线索,整整一分钟,两人目光一闪,同时开口道:“冥婚!”

    阿尔萨斯立刻说道:“阴司法早已规定,任何阳间沟通阴间,一律不得回应!违者立刻入六道!”

    秦夜冷笑:“但是……冥婚……可是能还阳的啊……”

    所谓冥婚,正确的做法是,用要结亲一方的生辰八字,换死者的生辰八字。只有处女童男能感觉得到。而且……结亲方必须准备棺材,刚死不久,和八字应对的尸体。

    一旦成功,那么……回应的一方,就能将灵魂附到尸体上,重新再活一次!

    这种行为,和回应阳间五鬼通神,回应阳间喊神等做法一并被列为阴差最痛恨的方法。灵魂附体,有阳气遮掩,阴差根本感觉不到这是否是活人。起码无常级别才能正确分辨。很容易出现化生厉鬼!

    阴司早就明令禁止。可是……能还阳的诱惑太大了。眼前他们就亲自看到了一件违法乱纪的事情。

    秦夜磨牙捏紧了拳头。

    他明白了……他终于懂了。他终于明白心魔是怎么降临的了!

    它还是被搁在阴司之外,起码融合完秦忠国的魂魄之前,它无法抵达地府。

    但是……一旦他发现了有谁在沟通阴阳!而且成功了,阴司有人不顾律法回应了他们。那……这就是它可以介入的“锚点”!

    它过不来,却能通过阳间活人的各种仪式——成功的,正确的仪式抵达地府!

    秦夜深呼吸了一口气。抬头仰望天空。

    “我们头上……悬挂的可不止是一把剑啊……”

    “这是……一片剑海!”

    “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道什么位置,它就会狠狠插进来!将阴司搅个天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