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顶点小说网,读书愉快,有事请随时给管理员留言

手机阅读 | 免费注册 | 用户登陆 | 忘记密码

首页>都市言情>我的绝色美女总裁> 第二百零二章 极好的

上一章 | 作品目录 | 下一章 | 报错求片

背景色: 字体: [ ]

第二百零二章 极好的

    今晚的月色很美,风也温柔。

    杨青婷把车停在秦牧楼下,仰头看了眼他所在的楼层,那里没有亮灯。

    她带着一份忐忑一份甜蜜一份勇气按开了电梯门。

    电梯缓缓爬升,她的心脏怦怦跳。

    她站在那扇门口,做了几个深呼吸,终于还是敲响了那扇门。..

    秦牧开门之后,有些惊讶问她怎么来了。

    她用并不娴熟或者说毫无技巧可言的吻回答了秦牧的问题。

    老实说秦牧今天已经太累了,有些事即便再美好,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但杨青婷那种生涩的热情,奉献一切的勇气和那种平日高冷此刻妩媚的反差,依旧唤醒了他的肉体和灵魂。

    从客厅到厨房,从厨房到卧室,两个滚烫的肉体和灵魂开始紧密结合。

    这是她的第一次,但他懂得引导,一切发生的自然而然,甚至没有想象中那样疼。

    窗外的月亮好像被这间小房子的景色给羞到了拉了一朵云彩这种自己的脸。

    秦牧是风月老手,知道对待女人的第一次应该格外温柔,他小心翼翼的占有,柔情蜜意的操控,无微不至的爱抚,最终变成一场完美的征服。

    可他终究还是太累了,一切结束之后都没怎么跟杨青婷温存,就先一步陷入了睡眠,这是有些不礼貌的,但也不是他能控制的。

    杨青婷没有困意,他在秦牧的怀里调整了个舒适的姿势,然后侧着头,跟秦牧脸对脸,一双好看的桃花眼仔细地端详秦牧刚毅又带着些许沧桑的脸庞,他轻微的鼾声带给她无限的安全感,他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极为讨厌男人吸烟的杨青婷这时候却也不觉得反感。

    每个女孩在幼年的就会幻想,将来长大了会碰到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他温柔吗?他帅气吗?他有多爱自己呢。

    这种幻想伴随着女孩的整个童年乃至整个人生,杨青婷小时候就会想长大了可定会遇到一个盖世英雄,她甚至幻想过各种被英雄救美的桥段。

    秦牧是完全符合她曾经的那些不着边际的幻想的,甚至超出了预期,所以她才有了今天的举动,这个男人太优秀了,优秀到从小学到大学从来都是男生众星捧月的杨青婷都有些患得患失。

    她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秦牧的耳朵,他的耳垂和耳根都柔软,听说这样的男人怕老婆,受不住枕边风,在杨青婷想来这真是极好的。

    她把手移到秦牧的眼皮上,秦牧的眼睛感觉到了不适,左右滚动了几下,惊得杨青婷赶忙把手挪开,这是一双漂亮的丹凤眼,他的眼神有时候玩世不恭像个微服私访的贵公子,有时候温柔多情跟他对视总感觉如沐春风,有时候锐利又像是刀锋冷酷无情,可不管怎样,在杨青婷想来那都是极好的。

    他的鼻梁挺直,鼻翼阔大,鼻息舒缓又充满力量,早就听人说过,男人鼻子的大小跟那玩意的大小成正比,她对大小没有概念,但是今晚疼痛过后的酥麻和充实,直达灵魂深处的刺激,杨青婷感觉是极好的。

    他嘴唇很薄,接吻的时候感觉很好,嘴唇薄的男人薄情,但他对她已经深情到让她感觉羞愧了,从认识到现在他为她做了太多,而她又付出了什么呢,感情的世界里当然不能完全是等价交换,但也不能完全只有一方在付出,此时此刻她甚至感觉,哪怕秦牧对她薄情一些,那也是极好的。

    他的手落在他的喉结上,他的胸肌上。

    最后抚摸到了一些包扎伤口的绷带,纱布,接着重新照进房间的月光,还能看到那些纱布上血迹。

    一处,两处,三处,四处

    杨青婷无法想象这是在怎样的战斗中留下的伤口,可泪水已经不自觉的流出了眼眶。

    她的手温柔的抚摸那些伤口处,秦牧在睡梦中呻吟了一声,眉头紧锁,应该很疼吧。

    她想到了,黄家肯定不是那么好讲道理的人家,他用一种暴力的方式跟他们讲道理,或许讲赢了,却也受伤了。

    这些他不会跟她讲,如果不是今晚躺在了一张床上,她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为她受的这些伤。

    再过几天就是立秋,空气却依旧炎热,即便开了空调也不需要盖任何东西睡觉。

    月光明亮的像是白炽灯,她微微坐起身,一个个数着秦牧身上的伤疤。

    她虽然搞不清楚这些伤都是哪来的,但一个个数,越数越心惊,越数越心疼。

    一条右腿上,在月光下能够清除的看到的伤疤就有十七八条,最长的在小腿上从脚踝的上方一直延伸到膝盖下方十公分处。

    他才二十出头而已,他到底都经历过什么。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看着睡梦中的秦牧,杨青婷心底有几分疑惑和犹豫,她虽说不懂医学,但也看的出来明显是刀伤,这个时代怎么会有人身上有这么多刀伤呢,他之前是个什么样人呢?

    她确定要跟随这么一个人一辈子吗。

    最终她还是放下了所有的顾虑,他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不重要,是那种终日打打杀杀的江湖客也好,枪林弹雨里讨生活的雇佣兵也罢,哪怕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她都愿意跟他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她把耳朵贴在秦牧结实的胸膛上。

    听着秦牧舒缓有力的心跳声,又往他的怀抱里缩了缩,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身上,她坚定的选择了跟他在一起,无论如何都要在一起。

    忽然她看到秦牧放在床头上手机闪了一下。

    她知道翻看男人的手机是一件很愚蠢的行为,因为这么做最好的结果就是什么都发现,那这么做就是注定没有收益还有可能亏本的买卖。

    这种生意,理性的人是不会去做的。

    但在感情的世界里,女人做不到理性,最起码杨青婷做不到。

    她犹豫了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