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顶点小说网,读书愉快,有事请随时给管理员留言

手机阅读 | 免费注册 | 用户登陆 | 忘记密码

首页>玄幻奇幻>我必将加冕为王> 第五百三十六章 最后的希望

上一章 | 作品目录 | 下一章 | 报错求片

背景色: 字体: [ ]

第五百三十六章 最后的希望

    虽然塔莉亚从不曾认为自己精通与人打交道的技巧——当然她也不需要精通——但耳濡目染的熏陶之下,也多少让她掌握了些许其中的关键。

    比如礼物,它既可以是馈赠,也可以是枷锁。

    将风暴军团名下的财产转变为基金,间接持有新大陆公司的股份和每年自由邦联原材料出口配额,看似是让安森掌握了一件团结风暴军团,同时也会令克洛维上下对他无比重视的武器;但反过来说,也等于给他打上了一个“自由邦联”的标签。    如此一来,只要安森还想保持在别人眼中的重要性,那他就必须守住这个标签,甚至还要不断强化这个身份,来确保风暴军团依然只会对他一个人忠心耿耿,以及在克洛维炽手可热的地位。

    那能不能这些干脆都不要了,彻底摆脱和自由邦联——或者说卢恩家族——之间的关系?

    很遗憾,也不行。

    且不说没有了这些股份和基金,安森究竟要靠什么确保部下不会闹事哗变,光是他在新世界搞事留下的副作用,就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解释。

    没有新世界背景,没有新大陆公司和自由邦联撑腰,那他安森·巴赫就不是什么“曲线忠诚”的孤胆忠臣,而是丧师丢地,让克洛维在新世界失去重大利益的罪人。    所以从一开始安森就没得选,在他踏上克洛维本土的那一刻起,无论是或者不是,他都是自由邦联(卢恩家族)利益在克洛维的代言人。

    当然塔莉亚也很清楚,这种程度的“枷锁”对安森是绝对不够的——她倒不是真的怀疑什么,纯粹是某人教导的太好了,做事一定要小心谨慎,力求完美,争取每步计划都是滴水不漏。

    于是在来茵哈德竭尽所能,彻底说服了风暴军团中下层的军官和士兵们接受了基金分红同时,塔莉亚又找到了某位精灵女王,通过她说服路易·贝尔纳,派遣一位自由邦联外交大使,跟随克洛维王家舰队返回北港。

    然后,大使的名字叫做被贝克兰·威兹勒——见习教士卡林·雅克的弟弟,大卫·雅克的学徒。

    选定他的理由也很简答:威兹勒上代家主梅森死在了无信骑士团之乱当中,年轻还喜好艺术的贝克兰直接继承了家主的位置,继续留在鱼龙混杂的白鲸港,就卢恩家族愿意保护,也难免有可能被别的家族生吞活剥。    让这种人畜无害,热爱艺术创作的年轻人成为自由邦联的大使,显然无法胜任在工作之余对某人的监视——或者说他很可能连本职工作都无法完成。

    如此一来,也就能让克洛维人上层将注意力转移到真正的“大使”,优秀的克洛维陆军准将身上。

    无论愿意或者不愿意,安森·巴赫都已经和自由邦联完全绑定;整个克洛维上层都会清楚的意识到,他所代表的便是卢恩家族的利益。

    这…就是塔莉亚·奥古斯特·卢恩的完美计划。

    …………………………    “……骗人的啦,才没有那么复杂呢。”

    微笑的女孩儿放下手中的点心盘和咖啡壶,姿态雍容的侧坐在安森身旁:“身为未婚妻,对丈夫的信任是处理双方关系中最起码的基础,所以塔莉亚又怎么会怀疑亲爱的安森呢?”

    “之所以要做这么多准备,也完全是出于为安森着想的角度去考虑;毕竟风暴军团眼下是安森唯一的基本盘,如果不能将他们牢牢团结在身边,日后又如何保证在克洛维内部的前途?”

    “至于贝克兰那孩子…他对艺术的憧憬安森应该也是清除的,留在新世界根本没有任何前途可言,应该趁着还年轻到世界真正的中心,在无数艺术前辈的身边汲取营养…当然失败了也无所谓,卢恩家族是绝对不会亏待朋友和朋友家族的。”

    “之所以特地安排他担任大使,也是希望安森能够多少提供些帮助,毕竟小贝克兰真的是太可怜了;这么年轻就失去了父亲,塔莉亚真的不忍心再看到他失去理想……”    “总而言之,绝对不是出于对安森的任何怀疑,所以事先做好了完全准备以防万一…嗯,真的!”

    女孩儿眨着水汪汪的翠绿大眼睛,表情可以说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所以,亲爱的安森愿意相信塔莉亚的话吗?”

    安森根本就不敢说话。

    他故意瞥了几眼桌上的点心和咖啡,看上去十分的美味诱人;热气腾腾的咖啡沁人心脾,刚出炉的饼干光闻起来都觉得是那样可口。

    但越是美味可口的东西,往往也就越是凶险异常;谁知道点着蜡烛的生日蛋糕下面,不是已经开始:“蹭蹭”冒火星的手雷?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其实是……

    “其实…索菲亚·弗朗茨的事情,塔莉亚是知道的。”少女突然开口道,像是无比随意的提起了一个平澹的小话题:

    “芙来亚误以为塔莉亚什么都不知道,但其实塔莉亚很早就和索菲亚小姐见过面了;甚至就连审判所那位黑法师小姐,也早已有过一面之缘。”

    “但那又怎样呢,亲爱的安森与她们也仅仅是有交集而已,从未真正深入了解过彼此,从未彻彻底底向对方打开过自己的心扉;以人类的时间尺度,或许已经可以称之为朋友,可如果放在施法者与亵渎法师的时间尺度上…也仅仅是过客而已。”

    少女轻笑着,语气与神态中都透露着无与伦比的自信:“塔莉亚实在是不明白,为何‘感情’在那位精灵女王的认知中竟然如此的脆弱;嗯,或许真的是因为她实在是过于脆弱和自卑,无时无刻不在假想着被路易·贝尔纳爵士抛弃的画面吧?”

    “但安森与塔莉亚是截然不同的,我们是早已许下契约,相互之间早已深入了解到极致的彼此;我们之间,没有秘密可言。”

    端起桌上的咖啡杯,少女一点一点的靠近:“安森的梦想,塔莉亚的梦想,早已在伦德庄园的那个清晨解开了帷幕,华丽而庄严的戏剧已经开始上演,任何人都无法将其打断。”

    “任何…人。”塔莉亚一字一句,口齿清晰的诉说着:

    “都办不到。”

    微笑的安森,心里一遍遍的打着哆嗦。

    他倒不是反对什么,毕竟少女说的确实是真的;从自己“穿越”到博瑞迪姆,成为亵渎法师之后,自己未来的道路就已经注定和她不可分割,哪怕分别也注定是暂时的。

    血法师追求完美的生命,咒法师要创造属于自己的法则…但这些都只是假象,或者说仅仅是最外表,最肤浅的东西,二者或者说旧神道路的核心追求,是与世界为敌。

    无论是成为永恒的存在,或者缔造扭曲不同于这个世界的准则,成为这个世界的敌人都是一个必然的结果;甚至于眼下他们早已经走在对抗世界的道路上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安森甚至很庆幸自己当初在选择的时候,没有走上血法师的道路;因为只要是为了成就完美的生命,那就必然要和塔莉亚发生冲突…以自己敬爱的导师梅斯·霍纳德的下场来看,自己的结果只会更惨。

    畅想中文网

    咒法师则不同…双方不仅没有进化道路方面的冲突,一定程度上甚至还可以达成互补的局面;血法师所拥有的强大生命力,可以弥补咒法师在最后进化阶段躯壳脆弱的缺陷,而咒法师则能够直接篡改法则,为血法师提供最符合其实力发挥的环境。

    当然,更有可能的情况是塔莉亚挑选“未婚夫”的目标群体从来就不包括血法师;如果当初自己选了血魔法的道路,最好的结果可能也就是被当成送回莉莎的工具人,根本不会得到卢恩家族的天使轮。

    但就连这个结果,也因为自己“穿越”到千年前的博瑞迪姆,与奥古斯特和卢恩成为朋友而烟消云散;两条纠缠在自己身上的时间线已经彻底锁死成了闭环,除非摆脱时间线,否则永远也不可能被篡改。

    “……最重要的一点,亲爱的安森,我们所代表的,乃是破灭的希望再次重燃的机遇。”

    塔莉亚突然开口道:“这不仅仅是我们,更是我父亲卢恩,奥古斯特,以及千千万万曾经为‘大计划’奋不顾身,最终彻底陷入绝望的施法者们,唯一仍然持有的希望!”

    “奥古斯特?”

    突然捕捉到了关键词,安森直接愣住:“为什么这么说?”

    “这是父亲的观点…对过去的施法者而言,与世俗之间的接触应当是越少越好,这样就能摆脱来自这个世界的干扰,也能避免自身被感性所侵蚀,伤害,更加理性的投入到进化的道路之中。”

    少女默默将咖啡杯放到他手中,温言细语:“但经过与奥古斯特的争斗,以及无数次的观察之后,父亲得出了一个与之截然相反的结论——与世俗有过多的牵扯,虽然会产生约束,但或许约束才是最后成功的关键。”

    “与过去相比,这条进化的道路将十分的艰难;优点则在于它是没有经过任何先行者验证的;而所有那些已经被验证过的途径…无一例外,全部都失败了。”

    “她们穷尽了所有的可能,缔造了博瑞迪姆这样伟大到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城市,创建了无数繁荣辉煌的文明,一个又一个古老而荣耀的家族然后,迎来了彻彻底底的惨败。”

    “但现在,破灭的希望或许又有了重燃的机遇。”塔莉亚的声音在微微颤抖:

    “亲爱的安森,那份机遇正是你。”

    我?安森忍不住挑了挑眉毛。

    在红手湾之战时,他确实从卢恩那里提到过这些;三旧神陨落,失去了引导者的施法者们一直在赌,博瑞迪姆他们失败了,人类进化催生完美血脉他们也失败了,缔造家族传承血脉他们也失败了。

    现如今,轮到他们来赌博了——既然避开参与世俗无效,那不如试试看积极插手世俗,或许能成?

    像卢恩那种情况就已经算是彻底绝望了,到他那种层次多年找不到突破和进化的方向,活着本身就已经形同诅咒,所以死亡对她也已经毫无威胁。

    至于失败?失败了其实也无所谓,反正大家都不清楚“成功”具体是个什么情况,所以只要还活着,亦或者没有彻底断绝进化的希望,那就不算失败。

    至于要怎么插手世俗…不是已经不言自明了吗?

    “没错。”塔莉亚微微颔首:

    “所以亲爱的安森绝对不能止步于现状,而要不断插手世俗,在这个世界上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攒取更多的权力,将万千生灵的命运紧紧握于自己的掌心!”

    “这绝不是一条轻松愉快的道路,必定充满了无数可以预料与不可获知的艰辛;但以安森你的实力,绝对是有希望的。”少女循循善诱:

    “当然,塔莉亚也会竭尽所能的从旁协助,竭尽所能的予以更多的帮助,与安森一起踏上这个世界的顶端,而后再看这是否是真正正确的进化途径。”

    “但无论正确亦或者错误,塔莉亚都绝不会后悔;倒不如说能够与安森一起经历这一切,就已经是莫大的胜利。”

    捧着少女递来的咖啡杯,安森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理智告诉他这是塔莉亚在趁机继续将自己和她深度绑定,毕竟双方的合作程度早已不是最初的阶段,而是真的到了难分彼此的程度;所以卢恩家族需要反复确认,自己这个合作者不会中途退出或者改变想法…这并不奇怪。

    可…那又怎样?

    无论最初开始的原因和理由是什么,现如今的自己也早已不再是那时的自己;何况就算对方不主动提出要求,难道自己就会放弃吗?

    很显然,自己早就没有放弃的余裕,也更没有曾经的那种想法了;无论正确与否,自己都会踏上这条道路。

    所以……

    “就让我们共同祝愿这条道路,能够为万千施法者打开通往成功的大门。”端起咖啡杯,安森和塔莉亚四目对视:

    “愿我们的艰辛,点燃这最后的希望。”

    “我亲爱的…未婚妻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