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162章 花头鹦鹉

作者:轻尘一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会吧!”

    孟凡瞅着那道小小的身影,心中一喜,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那东西头顶呈紫红色,通身羽毛亮丽,正是一只花头鹦鹉,脖子上还系着一个红色丝带,看起来非常漂亮、高贵。

    但显然是有主之物。

    不知道怎么阴差阳错跑到这里来了。

    至于它叫的那个岳选师,或许是它的主人。

    “闯进我的洞府就是我的了。”

    正想出去找鹦鹉的孟凡,坏坏的勾了勾嘴角,他又不是刚入修炼界的小白了,若是自己的宝贝跑出去,比如鬼雕,说不定转眼就被人抢走了,齐掌门不就抢了一次嘛!

    将心比心,他也不用太仁慈。

    孟凡身上散出了灵凤气息,那花头鹦身子一颤,拍打一下翅膀,落到了孟凡的肩上,亲昵的用头蹭了蹭孟凡脸庞。

    “接下来就要教它说脏话了。”孟凡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在养鹦鹉的圈子里,如果哪只鹦鹉能唱几首小曲,或者是能背几首古诗词,身价将会水涨船高,可如果是说脏话了,那就完了,身价暴跌,一文不值。

    也就是在这时候,从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距离他所在的山洞越来越近了。

    “的确没这么好运,看来那个岳选师找来了。”孟凡皱了皱眉,一晃身影,掠出了山洞。

    在他的视野中,远处正有一对男女往山丘上飞掠,两人穿着光鲜,左右四顾,神色焦急。

    看到孟凡之后,两人微微一愣,随即掠向了孟凡,在不远处站定了身形。

    “表哥,是他抓走了灵鹦!”那女的十七八岁年纪,容颜很是精美,抬起白皙的小手,指着孟凡冷声道。

    她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那只花头鹦就站在孟凡肩头上。

    而且,让她奇怪的是,她的灵鹦明明见她来了,却压根不理它,鬼迷心窍似的,一直蹭着孟凡的脸,就好像孟凡是它的主人似的。

    在平时,它可不是这样的,一见到她就开心的扑到她身上撒欢了。

    “灵鹦,过来!”少女娇喝了一声,可那花头鹦置若罔闻。

    “表妹,一切交给我。”那男子二十多岁,油头粉面,背负一把银色长剑,身穿白色锦衣,傲然的抬了抬脸,见孟凡手无寸铁,穿着一般,修为也看不出有多强悍,寻思着应该是从附近小门派出来历练的弟子,弄死这样的人轻轻松松,也没什么后顾之忧,冷声道,“阁下是不是没长眼睛,灵鹦是我表妹心爱之物,识相点赶紧交出来,否则……呵呵,怕是你马上就要身首异处了。”

    男子说罢,抽出长剑,屈指一弹剑锋,嗡鸣声中,将剑尖指向了孟凡,姿态很是洒脱,身上还散出斩天第一重的修为波动,大有在自己漂亮表妹面前装逼的意思。

    他的皮囊长得也着实不错。

    在世俗界肯定能迷倒一片小女孩。

    少女瞅了一眼英俊神武的表哥,甜甜一笑,却是很没头脑的说道:“表哥,等他归还了灵鹦再动手,别让他的血脏了灵鹦的身子,我刚洗过的!”

    “放心,我有分寸。”男子笑着点了点头。

    孟凡抽了抽嘴角,这是从哪来了俩傻子。

    这鹦鹉闯入他的洞府在先,他本想着,若是来人客气一些的话,等他用完鹦鹉便会归还回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毕竟他现在麻烦事已经不少了。

    可对方如此不客气。

    他也懒得跟对方客气了。

    “你们两个弱智才没长眼睛,还不滚尼玛的蛋!”

    一句怪声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对男女一听,顿时愣住了,眼睛瞪得圆圆的,一脸的不可思议!

    因为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灵鹦!

    接下来,那鹦鹉又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

    “小爷我现在已经弃暗投明,认了新主人了,你们两个傻缺别烦我!”

    “也不看看你俩的傻样,脸长得跟饭桶一样,生下来的时候被猪亲过吧?”

    “哎呀呀,你俩还瞪眼,眼珠子跟粪球似的,要多恶心有多恶心,真是没法瞧了!”

    鹦鹉语速很快,没一会儿功夫就说了一大堆,那一男一女彻底听傻了,久久回不过神来,这鹦鹉他们可很是了解,拿世俗界的说法就是在上流社会混的,怎么可能说出如此恶心的话来?

    “表哥!”少女张了张嘴,瞅着那男子道,“昨天上午时候,你带着灵鹦玩了半天,那些浑话是不是你教给它的?”

    “没有,没有。”男子急忙摇头,脸都绿了,“表妹,表哥岂是那样的人,那些话……表哥也说不出来啊!”

    男子又拿剑指了指孟凡:“是他教的,肯定是他教的!”

    少女显然不信,她的灵鹦才刚刚到这里,怎么这么快就学会脏话了,一张鲜花似的俏脸越来越难看的,跺了跺脚,恨恨道:“你快把灵鹦给我抢回来!”

    “放心,表哥给你出气!”男子双目中闪出一抹冷芒,挥剑刺向了孟凡。

    “哎。”孟凡轻叹一声,修炼界果然是不讲什么道理的,动不动就要杀人。

    方才那些话也的确是他教给鹦鹉的,现在也不介意再多教两句。

    “主人,打他老母!”

    “主人,打他回娘胎!”

    “主人,打死这娘娘腔!”

    一句句恶毒的话从鹦鹉口中说了出来,那男子听了肺都快气炸了,待冲到孟凡身前三米处时,手腕一震,长剑陡然发出一声尖利的剑鸣,剑光暴涨,嗤嗤声中,无数细密而又深刻的剑痕出现在了孟凡脚下,更有无数剑光,凌乱的向孟凡身上斩去,掀起的凌厉气流,吹得孟凡衣衫猎猎作响,招式很是不俗。

    男子厉喝一声:“死!”

    “斩天第一重而已。”孟凡岿然不重,嘴角微扬。

    男子的修为,在他面前压根不够瞧,想破开他的护体真气都不可能!

    孟凡不屑于躲避,脚步抬起,迎着剑光淡然前行一步,胳膊抬起时,手中赫然多了一把巨大的斧头,正是坑的周牛那把,其上散发着霸道气息,轻描淡写的劈了下去!

    “唔!”男子见状,瞳孔骤然一缩,不是手无寸铁么?

    怎么突然搞出这么大一

    把斧头了?

    而且,在这斧头下,男子顿觉自己渺小起来,像一粒沙……

    下一秒,只听得轰隆一声响,男子瞬间从孟凡面前消失了,只有一把长剑深深插在地上,颤动不止,似是在诉说着无尽的恐惧。

    鹦鹉嘎嘎发出一阵怪笑:“主人简直太牛叉了!”

    而后,鹦鹉又望着少女,蓦然开口道:“主人,抓她回洞府,采阴补阳!”

    孟凡皱了皱眉,这句话可不是他教的啊!

    不知表哥被孟凡劈到哪里去的少女,听到鹦鹉的话,娇躯一颤,哇一声哭了出来:“不要啊……”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