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156章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作者:轻尘一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明月一如昨日,月光如银。

    孟凡走到外面深吸了一口气,环视了一眼这处苏珮特意为她准备的宅院,苦涩的笑了笑,或许短时间没办法回来住了,真有些对不住苏珮。

    又想着他刚刚在苏珮脸上写了那么多字。

    也不知道她明天看到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

    哎,可惜看不到了。

    肯定很好玩。

    孟凡瞅了一眼夜空,有着世俗界看不到的璀璨星光。

    考虑到此行必定凶险万分,他已不打算乘坐鬼雕了。

    鬼雕救过他几命,立下了汗马功劳,将它留在驭兽门安度余生,是对它最好的安排,以前在世俗界时,从未感觉到鬼雕能力不足,可到了修炼界,一再遇到强大的敌人,鬼雕也一再受伤,接下来的路,它已经不适合走下去了。

    有纸雕替代它就好。

    想到替代这个词,孟凡又笑着摇了摇头。

    这片天地,大多东西都可找到替代品,甚至比原来的还好。

    可有些东西却是无法被替代的。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孟凡身形拔地而起,如冬日飞雪般,翩然洒脱,几个飞掠,便已经飘落到了门派广场旁边的一座大殿上,从乾坤空间取出一瓶酒来,痛饮一口,在皎洁月光下自语道:“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嚓嚓!”

    一阵擦洗的声音蓦然从广场上传来。

    孟凡低头一瞧,微微怔了怔,只见一个老人家,正坐在广场上擦洗地面,身旁放着一个水桶,那地面上有一大片血迹,是他前几天在承受所有弟子诅咒时,流下的。

    或许是因为想留作纪念,弟子们一直没舍得清洗。

    “老宁。”

    孟凡弯了弯嘴角,想着临行前再和宁正安喝口酒也是不错的,从大殿上轻轻落下,将酒递到了宁正安面前,笑道:“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老宁,趁着月光正好,来,喝一口酒。”

    “好!”

    宁正安似乎对孟凡的到来并不意外,甚至都不问他的身体情况,拿起酒瓶,仰起脖子,咕噜咕噜,喝了起来,竟然直接喝了一多半,将酒瓶还给了孟凡后,罕见的说了一句脏话:“真特么的过瘾,以后很难喝到了!”

    而后,他又认认真真的擦洗起地面来。

    从始至终都未曾看孟凡一眼。

    “老宁。”孟凡坐到宁正安旁边,“擦这些作甚,下场雨自己就干净了。”

    “孟老弟。”宁正安一面擦,一面说着话,“那帮小子们舍不得擦,可老哥却非要擦掉不可,什么他娘纪念不纪念的,老哥不忍心看着你流的血在这里……经受风吹日晒的。”

    宁正安嗓子沙哑了起来,像是心头堵着一口气:“老哥看着……难受。”

    孟凡瞧了一眼宁正安鬓角的白发,在月光下如同覆了一层白霜,狠狠往嘴里灌了一口酒。

    “少喝点!”宁正安擦洗血迹的那只手,被血染红了,沉声道,“待会儿你还得赶路,万一醉倒在路边,被镇上的婆娘扛走了,可别指望着老哥去救你。”

    “咳咳!”孟凡喝呛了,缓缓道,“你知道了?”

    “自从你坐进阵法那一刻,老哥就知道你要走了。”宁正安苦涩一笑,“平时你小子总是嬉皮笑脸的,装得跟一个混球似的,恨不得占尽天下便宜,可遇到大事大麻烦,又总是护着自己人,怕他们吃亏怕他们丢命,老哥又不是傻子,岂能看不出来,要不然还怎么做你大哥。”

    “嘿嘿。”孟凡咧嘴一笑,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大哥,给兄弟抱一下。”

    “滚蛋!”宁正安低着头,笑骂道,“你跟苏珮丫头抱了两晚上还不够嘛!还要占老哥的便宜……唔……”

    说着话,孟凡已经将他紧紧抱住了。

    “老宁,这次麻烦太大,我罩不住了,得跑路了,同时还要去找苏掌门、路道远他们。”孟凡越抱越用力,哪管宁正安受不受得了,“我走了之后,你多多保重,遇到麻烦也别逞强,能吃亏就先吃点亏,等兄弟回来,再帮你把便宜讨回来,你也别着急经脉的事,我会尽快想办法……”

    宁正安任由孟凡抱着,紧闭着布满褶皱的眼皮。

    良久后,孟凡松开了手,宁正安心里咯噔一下,听到孟凡说:“老宁,走了。”

    夜风拂过,身边已经没有了孟凡的影子。

    宁正安终于敢睁开了眼,用染血的手用力按着胸口,泪流满面。

    他方才不敢看孟凡,是怕一看到他那张脸,就会早早哭出来。

    一个老人家,独坐在月光下,很快哭得什么都看不到了。

    孟凡乘雕,一飞冲天。

    明月如玉盘,有雕影飞掠而过……

    正当孟凡就此离开之际,又突然想起了什么,操控纸雕,俯冲到了山下小河边的养猪禁地旁,径直走进了那个山洞,一个人正在那里收拾着东西。

    “秦河。”孟凡轻声道。

    “啊?”秦河一愣,随即惊喜起来,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抱拳施礼道,“是师祖来了,师祖的身体好些了么?”

    “无碍了。”孟凡摆了摆手,瞧了一眼洞壁上挂着的野猪头颅,走上前去,拔下一颗野猪的獠牙来,在掌心轻轻握住,注入了一丝五灵之气进去,递给了秦河,“将这个交给你师父,让他以此领悟驭兽之术,再转告他,照顾好我那个二邪兄弟,他随后可能会到驭兽门任职。”

    “明白。”秦河将獠牙接过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了衣服里。

    再抬头时,孟凡已经走了……

    秦河急忙跑到山洞外,望着弥散着美丽月光的夜空,躬身深深一拜。

    他从未如此虔诚的拜过一个人。

    而那个人,值得他一拜再拜。

    “孟凡!”

    苏珮忽然从梦中惊醒,一摸身边,空荡荡的!

    “孟凡,你这个混蛋!”

    苏珮焦急的看了看屋子,没有孟凡,跑到院子里,还是没有孟凡,而后又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一直跑到了广场上,仍然没见到孟凡的影子,眼泪啪嗒啪嗒顺着脸颊落了下来。

    尚未离去的宁正安瞧

    了一眼苏珮:“别找了,他已经走了。”

    苏珮抬起衣袖,擦了擦美眸:“他怎么可以这样,走可以,为什么连句再见都不说?”

    宁正安向苏珮身边走了两步,瞅着她花呼呼的脸,说道:“咋没说,他对你说的话,比对老哥我说的还多呢,你还不知道么?你最好回去照照镜子,千万别哭花了脸。”

    听了宁正安的话,苏珮愣了愣,突然意识到什么,急忙转身又跑回了孟凡的屋子,站在镜子前一看,美眸倏地睁圆了……

    ps:那首诗的出处是《古艳歌》,是轻尘很喜欢的一首诗,世人都晓故人好,旧恨离魂用酒浇……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