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971章 风雪鬼事

作者:轻尘一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成了!”

    见孟凡击落火灵,宁正安一拍大腿,激动的无法言喻,苏珮也是笑靥如花,总算是劫后余生了。

    可正在两人开心不已的时候,孟凡却是晃了晃身子,颓然的坐在了地上。

    连续两次强行施展斩天术法白浪滔天,祖师爷金光的反噬终于降临到了他的身上,且比落月村的那次来得还要猛烈很多,他一身修为瞬间干涸,全身酸软无力,经脉更是脆弱得快要碎掉,仿佛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

    “孟小子!”

    “孟凡!”

    宁正安和苏珮见状,急忙跑到了孟凡身旁,却见孟凡摆了摆手,冲他们惨然一笑。

    “你们别管我,先看看那小东西怎么样了,别让它给跑了……”

    “我去!”苏珮应了一声,毫不犹豫的向火灵坠落的地方追去,留下宁正安来照顾孟凡。

    片刻后,苏珮便拎着惨兮兮的火灵回来了,放在了孟凡的身旁,开心笑道:“昏过去了,看来是伤的不轻,孟凡,我们拿它怎么办?等他醒了要不要刑讯逼供?”

    “稍后再说。”孟凡嘴唇发白,抬了抬手,将火灵放进了乾坤空间里,“你们也歇一歇,注意安全,我需要尽快恢复一下修为。”

    孟凡知道自己现在是他们的顶梁柱,绝对不能倒下去。

    而且段筝舞的虚影在消散前,还说了一句话,让他去救她。

    她那么高的修为,一定是遇到了极为棘手的事情,要不然也不会向他这个后辈开那个口。

    “是不是被禁制给困住了?”孟凡如此想着,破解禁制是他在段筝舞面前,唯一的长处了。

    “也不知道段前辈在哪?不过眼下暂时应该没危险了。”

    孟凡抿了抿嘴,正要拿出煞心补充修为的时候,却猛然察觉到天光昏暗了下来,周遭的温度正在急速下降,眨眼之间,便有鹅毛般大小的雪花,扑簌簌的从秘境的天空上飘落了下了,片刻后,曾经遍布祸害的荒原,已经附上了一层白色纱衣了。

    “下雪了呢!”

    孟凡张了张嘴,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和上官凝回猪蹄山的那一幕,当时他们在半路遇到了虎阳观弟子的劫杀,他第一次看到有人施展地遁术,还和上官凝救了一个小小的鬼婴,后来才知道那鬼婴是女鬼阿玉的孩子,也就是那一次,在张婆婆家,她让他叫她奶奶,在让他答应她一件事,她说……

    “孟凡啊,走了就不要再回来看小溪,哪怕是想得不行了,也不能回来看……直到你可以救醒她的那一天……”

    那一天,风雪满天,他们一起在大雪中痛饮了一番。

    “嘿嘿,我快要回去了呢!”

    孟凡微微低下了泪流满面的脸,视野里一片模糊,身子一歪,倒了下去,耳边听到了有人在唤他的名字,孟凡,孟凡啊……

    风吹着飘零的雪花,寒冷刺骨。

    也不知过了多久,孟凡在一阵摇摇晃晃中醒来,疲倦的睁开眼睛,发觉自己正趴在一个人的背上,那人身躯娇小,散发着温润的体香,虽然依旧下着雪,气温寒冷,可那人的鬓角还是在流着汗,气味芬芳,而披散下来的长发,在风雪中飘舞着,拂到孟凡的脸颊上,痒痒的,让孟凡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可爱的女孩,她曾在裂缝里孤独前行,即便是快要死了,也为停下一步,至到救了他……

    可这一次是苏珮。

    而还有一个人,不时的用手拍打着他身上雪,不时的用手揉着他的胳膊腿,尽心尽力,极尽关怀的样子,嘴里还念叨着:“走慢点啊,都晃着他了……”苍老的声音,就像是老神仙柳指玄发出来的。

    可这一次是宁正安。

    好像啊,好像那个时候啊!

    “嘿……”冰寒天里,这一幕让孟凡心里暖暖的,咧了咧嘴,露出了一抹很是勉强的笑容,随即就有雪花落进了嘴里,“我说……你们呀!你们这是要把我拐卖到哪去呢?”

    “啊?”苏珮娇小的身躯顿了顿,停下了脚步,扭头看了看被自己背了一路的孟凡,一下子就笑得流出了眼泪来,“孟凡,哈哈,你没事了,你醒了!”

    “孟小子,你可吓坏我们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昏迷就是七天,七天呐!”宁正安也是咧嘴笑着,抬起手捏了捏手指,“这七天里可苦了苏珮了,回头你一定要好好感谢感谢她,若不是她这一路背着你,你早就被冻死了!”

    “七天?”孟凡愣了愣,没想到自己竟然昏睡了那么久,歉意的柔声对依旧背着他的苏珮说道,“苏丫头,谢了,现在放我下来吧!”

    “喔。”苏珮松了松手,将孟凡轻轻放下,感觉身子猛地一轻,心里仿佛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似的,忍不住想,还不如一直背着呢。

    “辛苦了,辛苦你们了!”

    孟凡回望着走过的路,一行行脚印,深深浅浅的,正在慢慢的被风雪覆盖,行将消失了,略带歉意的从乾坤空间拿出两件防寒服,递给了苏珮和宁正安。

    “好厉害,这东西都有!”

    两人顿时眼前一亮,伸手接了过去,在这七天里,气温越降越低,他们都有些承受不住了,只有顺着风往远方走,气温才会稍显温和一些。

    “这几天有发生过什么事吗?”

    看到两人穿上衣服之后,正不停的往手心里呼着热气,孟凡很是心疼。

    “我来说吧!”宁正安拍了拍覆在须发上的一层雪花,开口道,“别的大事倒是没有,唯有一件事,特别不可思议,简直堪称诡异!”

    “什么事,老宁?”看到宁正安神秘兮兮的样子,孟凡问道。

    而苏珮只是在旁边柔婉的笑着,看样子还不是坏事,可好事……怎么会诡异呢?

    “你自己没发觉?”宁正安歪着头,瞅着孟凡反问道。

    “我昏迷过去了,没办法察觉……唔?”孟凡突然愣了愣,将手伸到眼前,用力握了握,咔咔作响,比之前磅礴了太多的真气在体内流动着,震惊道,“地玄第八关,我突破了!可这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宁正安摊了摊通红的手,“这不就在你身上发生了嘛!”

    “孟凡,在睡梦中突破修为,我可是闻所未闻,你可有一次让我大开眼见呢。”苏珮眨了眨眼睛,光彩流转。

    “太奇怪了,看来以后我得多睡几觉,总能这样的话,斩天境长生境都不是梦哇!”孟凡开了一个玩笑,苏珮和宁正安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

    “那你可以试试,或许真的可以呢!”

    “那我你再背上我,我再睡一会儿?”

    又是一阵笑。

    “好了好了!”孟凡笑道,“该看看那火灵醒来没有,咱们要从它的嘴里套一些消息出来了。”

    “好!”苏珮和宁正安点了点头,虽然他们还有很多事想问孟凡,比如那猴皮鹰怎么就自己炸了,还有茅山派的祖师爷金光,他怎么得到的,可眼下审问火灵才是重要的事情。

    ”孟凡!“

    正当孟凡扬手想要将火灵从乾坤空间取出来的时候,不可思议的恐怖事情突然发生了,宁正安嗓音变调的叫了一声,身体在冰雪里慢慢变得透明起来,风雪吹来,哗啦一声,消散了……

    “孟凡!”继而诡异的情况也在苏珮身上发生了,她惊恐的叫了孟凡的名字,将小手伸了出来,被孟凡紧紧握住,可还是没能阻止诡事的发生,苏珮也一下子消失了!

    孟凡手里握着的是冰凉的雪……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