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913章 喜获神技与作恶的黑影

作者:轻尘一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小子!”

    正当孟凡要用处自己的终极杀手锏之时,凌玄子突然咧嘴笑了。

    笑得还很是开怀,露出了两排牙齿,门牙旁边还缺了一颗,让孟凡不由得想起了老神仙柳指玄,不同的是,老神仙缺的是两颗门牙,黑洞洞的,笑起来特别喜感。

    “小子,老朽本以为用地缚术就能轻易将你制服,想不到你竟然让老朽用出了化石为蛟,很让人意外啊!”

    凌玄子在孟凡五步远的地方停住了脚步,很是认真的瞅着孟凡,就像是在瞅一个中意的女人,熟识他的人,断然不会想到,他的眼睛居然还能呈现出这种眼神来。

    “那招地缚术厉不厉害?”

    “那招化石为蛟厉不厉害?”

    凌玄子挺了挺胸,很是骄傲的样子:“我还有个终极大招,叫做天崩地裂,你光听听名字,觉得厉不厉害?”

    孟凡听懵了,难不成老头还有这种嗜好,杀人之前先听听别人的赞美?

    “被吓住了吧!”凌玄子还以为孟凡被他的术法震撼住了,一脸得意,说了一句让孟凡倍感意外的话,“你是土属性经脉,老朽早就看上你了,这些术法想不想学?”

    “你不想杀我了?抢我东西了?”孟凡张大眼睛看着凌玄子,不知道这老头的画风怎么突然就变了,若是真想教他术法,也不用先把他揍一顿吧?

    “那是老朽逗你玩的。”凌玄子前行几步,毫无提防的在孟凡身前站定,“不那么对你,老朽哪知道你够不够资格传承我的术法,你要知道,这些术法可不一般,随着你修为的提升,老朽的术法会进化,会变异,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厉害到什么程度了。”

    此时,孟凡已经没心思用纸人炸这老头了,喟叹一声,高人可真是特立独行啊,没脾气的说了一句:“现在知道我有资格了?”

    “凑合着够了。”凌玄子动了动嘴皮,很勉强的样子,“但是你的土属性体质有些奇怪,跟老朽这种天生的还不太一样,不知道能不能学成。”

    凌玄子在孟凡皮肤上敲了敲,发出叮咚的声音,孟凡只好将土属性防护撤去了。

    随后,凌玄子也没多说废话,直接丢给了孟凡一个本子,上面歪歪斜斜写满了蝇头小字,肃然道:“本来在你出谷的时候,老朽就想将你留下的,亲口传授给你术法,但又怕你愚钝,一时半刻学不会,就抄录了一份,你记住之后就烧掉它好了,以后勤加苦练即可。”

    “哦哦。”孟凡见那本子不厚,当场迅速翻了翻,有在虎阳观偷看道经的底子,片刻后便用梦道术,将其上的文字全部拓印到了大脑里,当着凌玄子的面将本子用地火烧掉了,然后又闭目消化了一下,发现果然是货真价实的术法,童叟无欺,便彻底放下心来。

    凌玄子不知孟凡梦道术的神奇,顿时目瞪口呆了,随即就有些生气:“你看不上老朽的术法?”

    “没有。”孟凡揉了揉兀自疼痛的胸口,心里也有气,挑了挑眉梢,淡然道,“太简单了,一看就记住了。”

    “怎么可能那么快记住!”凌玄子面露怒容,“你是不是戏弄老朽?”

    “不敢。”孟凡见凌玄子禁不住挑逗,生怕他又折腾自己,认真道,“老前辈,且看着!”

    随后,孟凡逐字按照破本子上的记叙,运转修为,调动土属性真气,继而掐诀,冲着凌玄子脚下一指,低喝一声,“地缚术!”

    让凌玄子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

    轻微的咔咔声中,他的脚下顿时裂开了一道二十公分长的小口子,从里面有气无力的爬出一缕泥藤,蔫巴巴的向他的脚踝上爬去,看起来很是稚嫩。

    凌玄子后退了一步,抬脚将那缕泥藤给踩扁了,就像踩死一条虫子那么简单。

    孟凡叹了口气,有些失望。

    但凌玄子却彻底震惊了,眼睛瞪得更大了,嘴巴也张开了,将颤抖的手搭在了孟凡的肩上,激动的说道:“小子,你真的记住了?还能这么快就施展了?要知道,老朽当年学这个术法,光背诵就花了半个月,学到你这个程度花了半年时间,你告诉老朽,你是怎么在这短短时间做到的?”

    孟凡耸了耸肩,没有解释。

    凌玄子却更觉得自己捡到宝了,滔滔不绝的说着,似乎想把这么多年不跟人说话的损失弥补回来:“小子,刚才你施展的还是不对,只是用土属性真气强行驱使罢了,老朽告诉你啊,这个术法除了会消耗真气,还需要人体的气机,知不知道气机是什么?便是人体气息的运动,它流经全身,内至五脏六腑,外达筋骨皮毛,可以推动和激发人体的各种潜能!”

    凌玄子在孟凡心脏处拍了拍:“施展时,可以归纳为升,将,出,入四种形式,也只有在脏腑、经络、形体、窍门中才能得到具体体现,正是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

    凌玄子说道动情处,唾沫星子都喷出来了,孟凡向后挪了挪,满脸诧异,凌玄子在将这些的时候,恍若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一扫此前的死气沉沉的样子,变得神采奕奕起来,专注而又激扬。

    树叶在夜色中懒洋洋的摇摆着,时间像是从指尖划过去的风,慢慢流逝着。

    小河里的水叮咚流淌着,飘在上面的猪粪也少了许多,万物开始沉寂了下来。

    “小子,这术法的最终目的,就是以土属性真气为基,以气机为牵引,沟通地气施展出威力通天的强大术法来,你回去好好消化消化,跟人打架时不要辱没了老朽的名声就行。”

    凌玄子脾性古怪,说了这么多,已然心满意足,在孟凡的瞠目结舌中,转身就往远处行去,没有对孟凡索取任何东西,甚至连那珠子都没提一个字。

    承了人家好处的孟凡,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着凌玄子的背影说道:“感谢老前辈传授术法之恩,只是还不知道前辈姓谁名谁,日后如何报答于您?”

    凌玄子倒还真没想这些俗事,回头瞅了孟凡一眼:“老朽石惊天,凌玄子是道号,谢就不必了,把那三个术法练好就行,老朽就可以安心离开此地了。”

    “前辈要走?”孟凡疑惑问道,心里寻思着,难不成凌玄子一直在遇仙派呆着,就是想找一个称心的弟子,传授自己的术法,传完就跑了?

    “还有些俗事没理清,有缘再见吧!”

    凌玄子又恢复了死气沉沉的样子,身影慢慢被黑暗吞噬了。

    自此,万蛇谷的石碑上,少了一个穿着灰袍的老人,遇仙派也少了一份底蕴。

    “走了这么厉害一个斩天强者,苏丫头知道了会哭的吧?”

    孟凡苦笑着摇了摇头,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已然不早,便举步向门派走去。

    在他离开后,方才站立的位置,蓦然显现出一道散发着白色柔光的身影来,她穿着一身典雅的青花瓷旗袍,望着前方的黑暗,喃喃自语:“倒是一个天生的修道胚子,不知我的术法他能不能那么快学会……”

    孟凡回去之后,便真正的闭了关,修行凌玄子的三个术法,越学越是心惊,尤其是第三个术法,天崩地裂,若修成之后,威力必定超乎他的形象,但必须斩天修为才能施展,略有遗憾,不过地缚术和化石为蛟,也够他消磨一些时日了,学成之后,再面对斩天强者的时候,绝对不会再像以前那么狼狈了。

    而这一晚,苏管事又写了一封情书,偷偷摸摸的放到了苏珮的阁楼下面,一脸阴险的快速离去。

    可当他快要到达自己那偏居一隅的住处时,陡然从黑暗里蹿出一个人影,不由分说的将他拖到了暗处,死死压在了身上……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