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911章 蹊跷的失踪事件

作者:轻尘一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咚咚咚……”

    洞府里安安静静的,黑漆漆的,只能听到一连串的心跳声,很是急促。

    苏珮抬起手,将柔软的手掌按在更加柔软的胸口,用力的压了压,脸色像是被冬季侵染的极寒北方,没了生机。

    “不是一直没出关么?怎么会不见了?他们……看守洞府的弟子们,分明也是不知情的,怎么会这样,发生什么事了,父亲去哪里了?”

    洞府里只有一个石门,别处都是石壁,且还布下了禁制,洞壁贴着的符咒都是完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凭空消失,算是鬼魂也是做不到的!

    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没有任何离去的线索。

    一切诡异的让人窒息!

    苏珮一阵头昏目眩,将小手放在了洞壁,光滑又冰凉。

    她从洞府走出来的时候,夕阳早疲惫得沉到了西面的大山里,天光暗了下来。外面的弟子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竟让苏珮待了那么久。

    “父亲闭关的时候,没人打扰过他吧?”

    看着两位守门弟子将石门重又关好了,苏珮不动声色的问道。

    “没有,除了今天苏师妹您来,再也没有别人来过了。”两位弟子有些提心吊胆,担心苏掌门发火,迁怒于他们。

    “知道了。”苏珮点了点头,有些怔怔的往山峰下走去,走了两步,又回过头,问了一句让那两位弟子莫名其妙的话,“你们可听到里面有过什么动静,如怪的声音?”

    “这个……”其一个弟子微微偏了偏头,想了想,说出了一句让苏珮听来毛骨悚然的话,“在十天前,我好像……苏师妹我不敢肯定,或许是我的错觉,我好像听到苏掌门站在石门后面,小声说了一句,时间快要到……”

    那弟子努力回忆着:“对,应该是这么说的,我还以为掌门要出关了,那可是大好事呢!结果等到今天也没出来……别的倒是没什么了。”

    “我好想也听到了。”另一位弟子确认了一下。

    “你们继续守好洞府,别让任何人打扰父亲,他正在闭关的紧要关头,知道么!”苏珮冷着脸叮嘱道,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大浪。

    时间快到了……

    什么时间快到了?

    到底指的是什么事?

    太蹊跷了!

    “明白!”两位弟子站直身子,将手放在刀柄,像是两棵倔强的松树。

    苏珮随后转身离开,待走到了半山腰,无人的地方,她突然弯下腰,用双手扶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吸着气,脸色惨白如霜,心惊恐得无法言喻,父亲的失踪诡异又蹊跷,他是被人劫持走的,还是自己离去的,又是怎么不着痕迹的离去的?

    谜团淹没了苏珮的思绪。

    未知的恐怖像是一把杀人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狠狠落下来。

    良久之后,苏珮才步履缓慢的往住处走去,身子轻飘飘的,随时都能被风吹倒。

    “父亲啊,一定要好好活着!”苏珮到了房间之后,便棉花似的,软软倒在了床,经脉里黑线像一条条毒蛇一样,蔓延着,噬咬着她的生机,“女儿不知道还能撑多久,没有你,女儿怎么才能打开仙火秘境呢,这一次怕是真的要死了……”

    仙火秘境只认可历代掌门,别人无法打开。

    苏珮凝视着房梁,目光在颤动着,陡然间一个人的影子浮现在了脑海里,微笑着,有着好看的侧脸,她眨了眨眼睛:“蒙牛霸,孟凡……山子说在鬼窟的时候,女鬼的禁制是他打开的,他或许也能打开仙火秘境的入口,可他却也死了……”

    想起那个救过她好几次,却英年早逝的人,苏珮眼泪掉了下来。

    她亲眼看到了他的灵堂,他冰冷的尸体,看到他的朋友们在为他哭,她过不了几天应该也会死去了……

    哎,这猜不透的人生啊!

    慢慢的,苏珮平静了下来,拿出那份恶心到她的情书,展开看了又看,然后沉沉睡去了,外面夜色如墨,浸染了一切生命。

    “孟凡,这里不适合魂体修炼,我要出去一趟,这几天不回来了。”段筝舞看着盘膝吐纳的孟凡,魂体浮起,从凉风习习的窗子里飘出去了。

    地灵猪懒洋洋的抬头看了看窗,又垂了下去。

    “去吧去吧!”对于段筝舞的含糊道别,孟凡也不介意,他勉强摸到了地玄第七关期的门槛,没几日便可突破,但何时能到斩天境还无法估算时间,想着到了那个时候,算是公孙剑恢复了,他也有把握将他一掌拍飞!

    毕竟他的起点高,是天玄。

    只是他心有个疑问,他的修炼之路跟别人不太一样了,别人都是站地问天,再斩九重天,他这个天玄凌驾于地玄之,还要不要斩那九重天?

    斩的话又如何去斩?

    而且,凡人若想斩天,天必先斩其魂,他都是天玄了,天还要不要斩他的魂?

    他要不要靠生魂丹度过斩魂之劫?

    孟凡有些发懵。

    本想咨询一下段筝舞的,那大妞却跑了。

    “哼哼。”正胡思乱想着,地灵猪冲他张了张嘴,孟凡知道它应该是渴了,从乾坤空间取出一瓶矿泉水,抛到了空,笑道,“自己喝。”

    地灵猪猛地从床铺蹿起,张嘴接住瓶子,灵巧的咬开了盖子,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孟凡指着那瓶子道:“把瓶子再给我丢过来。”他不想矿泉水瓶被别人发现,这片山是没人喝这种水的。

    地灵猪极为听话的一甩头,将空瓶抛了出去,一阵风从窗外吹过,有一道人影随风而至,手掌划破空气,向那空瓶子抓去,其身几乎没有什么气息,来得无声无息。

    这时候孟凡恰好也抬起了手,挥了一下,瓶子凭空不见了。

    “嗯?”人影微微一愣,凝眸看着还没放下手的孟凡,“小子,你这是什么手法?”

    孟凡眨了眨眼,目光藏着一份惊异,不答反问:“您怎么来了?”

    “杀你!”那人没有继续追问,却是右手向一扬,挥掌向孟凡拍去,令人心肝震颤的斩天将孟凡笼罩了起来,孟凡顿时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