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909章 遇仙派有些乱起来了

作者:轻尘一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孟凡不知虎凤宫此时正在下雨。

    也不知那些可爱的弟子们,因他送的那些血仙藤,感动的掉了泪。

    他在万蛇谷中做的事情,如飓风一般,席卷了整个遇仙派,所有的人,无论修为高低,地位高低,都在谈论着他,若是真正的孟小山此时来遇仙派走一遭,会震惊的发现,已经没人敢欺负他了,那些弟子见到他,会敬畏的向他打招呼,叫上一声山哥。

    苏珮从万蛇谷回到门派之后,第一时间通知了孟凡,让他将住所搬到内门区域。

    但孟凡又是婉拒了,杂役区域远离门派中心,弟子又修为浅薄,在那里住着做什么事都方便,他说除非苏珮给他弄一个单独的院落,要不然带着一群猪,去哪都不方便。

    但是以苏珮的性子,尚未当上掌门,还真无法做出这种对孟凡行使特权的事情来。

    遇仙派里除了长老,只有一个人有自己的单独住所,那就是他父亲的那门子远方亲戚,苏老三,据说她的祖上曾受过苏老三那一脉的恩情,父亲将他养在遇仙派,权当是还情了。

    单独院落无法满足孟凡,苏珮只好又给孟凡调拨了一些丹药当做补偿。

    鉴于上次在丹堂刘老头那里吃过瘪,孟凡懒得亲自去取,让王地虎走了一遭,将丹药领了回来,打算等自己学会炼丹之后,好好气一气那人情冷漠的刘老头。

    甚或还打算着将丹堂据为己有。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房间里,段筝舞身上弥散着柔和的光晕,盘膝坐在一旁的床铺上,吸收着天地灵气,地灵猪似乎对她很是喜爱,在一旁眯着眼看着她。

    “段前辈,能帮弟子盗取仙火了么?”孟凡问出了自己迫切想问的问题。

    段筝舞微微睁开了美眸,视线从地上的月光一扫而过:“司空长夜心细如针,能在天坑设下禁制困我,也自然会在你所谓的仙火秘境里,设下诸多杀招,我现在魂体尚未稳定,面对司空长夜并无胜算,你若不急,就静等几天。”

    “好。”孟凡不喜不悲。

    自从走出猪蹄山,他等了太多的日子,觉得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就是等待了,当下也不再说话,琢磨着接下来几天怎么过,苏珮说过,让晋升弟子全部闭死关的,不到地玄境界不得出关。

    “得了,我也闭关提升一下修为吧!”孟凡如此想着,“本以为炼成地玄境界中的不败天玄,就可以横行修炼界了,但是遇到斩天强者,还是不济事,公孙老头凝出的那几把剑,我没把握接下任何一把。”

    次日,孟凡将十头野猪托付给了王地虎,自己也装模作样的闭了关。

    王地虎接到养猪任务,非常激动,这意味着他成为了代理养猪人了啊!

    当天他便带着十头野猪,耀武扬威的在门派里转悠了一圈,遇到的弟子,都对他客客气气的打着招呼,让他很是满意,他看得出,那些弟子这次是打心底里怕了孟凡了。

    逛得无聊之后,他还特意往女弟子区域走了走,那些女弟子看到那十头野猪,发出啧啧赞叹声,王地虎便昂首挺胸的对那些女弟子说道:“山哥的野猪,平时你们这群小妮子是没机会看到的,现在嘛,你们是可以摸一摸的。”

    “不会咬人吧?”那些女弟子便大着胆子摸了摸野猪身上硬如钢针似的鬃毛,一脸惊奇:“据说这样的野猪,地玄不可杀,是不是真的?”

    “差不多吧。”王地虎深沉的点了点头,目光从那些女弟子挺拔的胸脯上悄然扫过,得意的说道,“我带着这十头野猪,相当于带了十位地玄强者,上山能打虎,下海能捉鳖,天上地下任我来去,厉害吧!”

    那群女弟子的眼神亮晶晶的,待王地虎大摇大摆带着野猪走了,才小声说道:“这野猪还能下海呢?”

    一天很快过去,夜色笼罩了山顶,遇仙派重新静寂了下来。

    “该死,该死!”

    “怎么回事,怎么可能!”

    一声声咆哮,从某处长老院落里飘出,巡逻弟子听了,微微摇了摇头,走了远了一些,这种充满无奈的痛苦咆哮,他们在昨晚就听到了。

    “修为之力为何调不动一丝,这跟废人有什么区别!”

    公孙剑盘膝坐在宽敞的房间里,发丝凌乱,全身被汗水浸湿,枯槁的脸庞扭曲着,他怎么也想不到,只不过是去杀一个外门弟子,万蛇谷一行竟然成了他的噩梦!

    不仅颜面扫地,被人抬回了门派,连修为也丢掉了!

    “再试试,事情不会这么糟的!待老夫恢复巅峰修为,必斩杀孟小山,一雪耻辱!”

    公孙剑深吸一口气,疯狂的运转着心法,汗水不停的滴落,神色里充满了无奈,绝望,挣扎,惊恐……此时若有人看到他,必会惊讶万分,这还是高高在上的公孙剑长老么?

    而他的徒弟东方明,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门派的医堂里,东方明躺在一张病床上,气息奄奄,脖颈上被绷带缠着,偶尔会从昏迷中惊醒,喊上一声:“孟小山害我!”

    在他身旁不远处的一张木桌旁,坐着两位须发花白的老者,木桌上还放着一条蛇,正是咬了东方明的那半截噬魂妖蛇。

    “老李,他的外伤是小事,可三魂七魄受损,不好治呐!”

    “哎,七魄是小事,三魂在可滋养七魄,但偏偏三魂被蛇咬了,你说什么药能医治?”

    “固魂草,香灵草,养魄果……都试过了,明日找丹堂的刘老一趟吧,看看他那里有没有对症的丹药……”

    与此同时,在一处大门紧闭的偏僻院落里,苏老三正在收拾一件一件的收拾东西,像是正在为出外门做准备,神色凄惶,可随即他又将东西放了起来,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我怕他作甚,不过是一只跳梁小丑罢了,还能把我吃了?我就好好住在这里,看他能将我怎么样!只是蔡魏那家伙,嘴巴可要严实一些啊!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万万不能被人知道,说出来就麻烦大了,苏珮那丫头一直跟我对太对付,或许会借机生事的。”

    苏老三抬了抬头,目光在墙上的一张仕女图上停留了片刻,突然眼神一亮:“有一次我对苏无心无意说起,说要给苏珮说一门亲,苏无心却说苏珮修炼的功法特殊,在大成之前,不可接触男人乱了身心,若是苏无心知道苏珮趁他闭关,偷偷搞了男人

    ,一定会大发雷霆,亲手杀了那小子吧!啧啧,这主意我早该想到的!”

    苏老三沉思片刻,急忙又翻箱倒柜,拿出一纸信笺,开始改变自己的笔迹,提笔写字,开头写道:“珮儿,修行苦闷,心头总是浮现出你的倩影,甜中带着一丝忧伤,山中岁月清苦,你平日里多吃些,不要瘦了,若不然,我会心疼的……”

    落款写的便是孟小山。

    写完这封信,苏老三又默读了几遍,竟然把自己感动的掉了一地鸡皮疙瘩,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又用粗糙的老手,叠成了一只精美的纸鹤,走出房门,偷偷摸摸的钻进了夜色里。

    而蔡魏在这一晚,又和那个叫苏飘飘的少女**了一番,那少女穿好衣衫临走前,催促他加快修行杀仙功,在杀掉孟小山之后,争取早日功成名就,到那时候,他可去向苏老三提亲,她必同意嫁给他。

    “拼了!”

    蔡魏顿时有了动力,拿着那本旧书,开始了高强度修炼,身上顿时有诡异的雾气散发了出来,黑色的,红色的,粉色的……

    半夜时分,蔡魏的黑色瞳仁突然扩散开来,双眸变得惨白,像一道鬼魂一样,推开了房门,潜入了隔壁一位弟子的房间,褪下自己的裤子,露出了两条毛糙的腿,悄然掀起了那弟子的被子……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