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807章 古怪的灵堂

作者:轻尘一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山子,你没受伤吗?”

    当看到孟凡假扮的山子之后,躺在床上的苏珮忍不住问了一句。

    她都被女鬼伤得下不了床了,山子怎么还好端端的,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没道理啊!但除此之外,她也看不出别的异常来了。

    “苏师妹……”假扮山子的孟凡,站在苏珮的床边低下了头,咬了咬嘴唇,再抬起头时,眼眶都红了,哽咽道,“当时我冲在了你的后面,并没有遭受到正面攻击,只是受了些轻伤,后来凡哥杀了进来,救我了我们两个,而他却……却不幸的和女鬼同归于尽了!”

    “哎。”听到山子亲口说孟凡死了,苏珮轻叹一声,将视线从孟凡身上移开,看着明亮的玻璃窗,开口说道,“我们对姓孟的了解有些偏差,如果他真如传言里说的那样,霸道无礼多好……如此的话,也不会觉得亏欠他什么,可偏偏姓孟的……”

    “苏师妹!”孟凡猛地抬起头,直视着苏珮的目光,铿锵有力的说道,“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行,什么姓孟的,那是凡哥!如果不是凡哥,你早就喂了鱼了,还能舒舒服服躺在这里吃果盘?”

    孟凡说着就将手伸到了放到床头柜的果盘上,拿起银色叉子,插起一块西瓜咬了一口,语气里充满了失望:“还好他已经死了,要不然他听到肯定会伤心的!”

    苏珮目瞪口呆的看着举手投足隐隐透着霸气的“山子”,张了张嘴:“你……”

    “你什么你!觉得我变了?”孟凡放下叉子,咽下嘴里的西瓜,坐到床边,深深低下头,将手指插进了头发里,良久之后才说道,“我是亲眼看着凡哥死的,临死前他对握着我的手,对我说,山子啊,人的命只有一次,好好活着,活得像个爷们,不要再被人欺负了……”

    孟凡吸了吸鼻子:“苏师妹,为了凡哥这句话,我也要活出个人样来!我已经彻底和曾经的我道别了!”

    出人意料的,苏珮点了点头:“孟凡说的没错,即便是我一个女人,也觉得你以前活得有些窝囊了,你的确应该硬气一些的。”

    “放心好了!”孟凡站起了身,抬手抹了一把脸,沉声道,“过两天就是凡哥的葬礼了,我要出去帮忙了,苏师妹,你安心养伤吧!等伤好了,就自行回遇仙派吧!”

    “山子……”苏珮抬眸看了看孟凡,“你真的要离开遇仙派?”

    “当然!”孟凡坚定的点了点头,“我对那个地方没什么好感。”

    “你还是那么懦弱,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回到遇仙派,做出一番成就来,好不辜负孟凡的话。”苏珮转过头,再次看向了窗子,阳光明亮的照了进来,有些刺眼,嗓音低沉的说道,“等孟凡的葬礼过了,你再来告诉我,还要不要离开遇仙派吧。”

    “那你等着吧!”

    孟凡丢下一句话,走出了苏珮的房间,到了外面之后,才忍不住笑了起来,通过这一番表演,他发现苏珮已经差不多相信他已经死了,过两天再办一场假葬礼,苏珮肯定就完全相信了,就等于是解决了遇仙派的后续麻烦,简直是丢掉一个大包袱啊!

    而且,其他想找他麻烦的人应该也会相信他已经死了。

    如此一来,他便可以心无旁骛的去寻找异火,进行接下来的计划了!

    为了确定一下自己的演戏成果,孟凡施展了梦道术,神游进了苏珮的房间,恰好听到苏珮正在自言自语的说话,脸色一下子变得糟糕了起来。

    苏珮躺在床上,看着明亮的窗子,低喃道:“孟凡,就算是你骗过了山子,骗过了所有人,我也不相信你已经死了,除非我……亲自看到了你的尸体!”

    “哎……女人真是太难骗了!”孟凡神游回本体,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这戏还要演的逼真一些啊!”

    回到闭关之所后,孟凡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了一个完美的计划,不由得加快了对那具分身的生长催化,甚至不惜消耗生机,将仅剩的两枚聚灵丹也提升到了中品品质,喂给了半透明流质,供分身吸收。

    两天后,看到分身的五官已经成形,和他变得一模一样了,孟凡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葬礼也终于开始了。

    在孟凡的授意下,袁家将葬礼办得很是低调,只是在大厅设了一个灵堂,章三开了一辆殡葬车过来,院子里摆了几个花圈,大门上连白对联都没贴,也没通知什么人,生怕别人知道孟凡死了似的。

    苏珮强撑着身体,走到了院子里,看到这一幕,心里沉了下来。

    如果袁家大张旗鼓的给孟凡办葬礼,她会更加怀疑孟凡没死,可眼下……袁家似乎是在瞒着孟凡死的事情,那说明孟凡很可能已经死了。

    因为孟凡是袁家的靠山,他的死对袁家没有一点好处。

    袁家巴不得孟凡长命百岁呢!

    在院子里观察了一番,苏珮步履沉重的向大厅走去。

    孟凡依旧假扮着山子,察觉到苏珮正往这边走,马上给众人使了一个眼色,众人便跪在大厅里,看着挂在灵堂正中的一张黑白照片,嚎啕大哭起来,悲伤的哭声扩散了出去,使得袁家的院落里笼罩了一层哀伤的气氛。

    “苏师妹,你怎么来了?”孟凡假装意外的样子,跑到门口搀扶住了苏珮,“你的身体尚未恢复,听到哭声不太好的。”

    “不用管我,你忙着吧,山子。”走进大厅之后,苏珮扫了一眼灵堂,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孟凡便坐在了她的身旁,给她介绍了一下正在哭丧的人,苏珮便一一看了过去。

    “老大啊!你还没娶妻生子,咋就走了呢!”

    “你走了就剩我一个人了啊,二邪我恨不得和你一块死啊!”

    刘二邪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身子颤颤悠悠,看样子都快晕倒了,孟凡忍不住在心里给他竖起了大拇指,这家伙演技太好了。

    “二邪大哥,别哭了,咱们老大在天有灵,看到你这么伤心,他也会难过的。”袁天宇再旁扶住了刘二邪,眼泪吧嗒吧嗒的,“你这么一哭,我也想跟着你一块找老大去,有咱俩陪着,老大在黄泉路上也不寂寞啊!”

    “孟凡兄弟哎!天妒英才啊!你为袁家辛苦操劳,还没享福,咋就走了哎,袁家对你不住啊!你安心上路吧,每年你的忌日,老哥我一定会给你烧纸钱的哎!”袁万开坐在地上,用手拍打着地板,哭天抢地的,比刘二邪还专业,苏珮看到之后忍不住擦了擦眼角。

    袁事开在旁扶着袁万开,身子也抽抽搭搭的,给人一种喘不上气的感觉。

    玄月倒是没有大声哭闹,只是按照孟凡指示的,坐在一旁喝酒,一杯接一杯的,天性纯真的她,不知道是不是入戏了,大滴眼泪无声滑落,看起来比刘二邪他们要悲伤的多,孟凡见了一阵心疼,很是后悔让玄月参与这件事。

    袁南天则适时的播放起了哀乐,悠扬沉重的乐曲一响,众人的哭声更大了,也就在这时候,一道窈窕的倩影,从门口踉踉跄跄的跑了进来,扑向了“孟凡”躺在灵堂前的遗体,一把撤掉了盖在遗体上的白布!

    苏珮见状,用力扶着椅子站了起来,凝眸望了过去……

    ? ?PS:又到周五了,预祝亲们过一个美好的周末!

    ?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