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215章哄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咩咩听了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了,却是个倔脾气,忍不住的偷笑,“也没有那么严重啦,我是为你好,你想我们都是圣旨赐婚的,那就是说即便你看上谁娶回来也只能当妾,我太奶说平妻也是妾啊,而且平妻什么的会影响男人的官誉,与前途不利,当官的人多爱惜羽毛啊,我这是为你想,你总不想在沾上那样的乌糟事么,再来一次可没人会同情你了,凡事都不能有二次的,大家会认为是你品质不好,不然倒霉事不找别人咋就光找你呢。这也是我娘提醒我的。”咩咩说到最后低着头。

    子轩看她这样又心疼了,但不可否认她说的话确实是对的,“我知道,我没有误会你的意思,我爹娘特提醒过我的,早前出了那事以后我都不敢靠近女孩子说话,即便对脸说话也选在有人的时候也要离得远一点,没人我都远远地打招呼直接走人的。其实我也是怕了。”说完自己也笑了,这样的事到底不好,他又不傻怎么会连续犯错误。

    “你不怪我多事吧。”咩咩又抬起头,一脸狡黠的望着他,眼睛骨碌碌转灵动的很。

    “嗯,知道啦,小醋坛子。”子轩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啊,不要刮鼻子,我就鼻子长得高最好看,给我刮成塌鼻子我还能见人么。”咩咩顿时瞪大眼睛,她的鼻子长得最好,鼻翼小巧精致鼻梁很高很挺拔,是她最满意的地方了。

    “你哪都长得好看,塌鼻子也是我媳妇。”子轩望着她扬起嘴角笑容愉快而开怀。

    “骗人,看你的脸就不真诚。”咩咩嫌弃的扫他一眼,还撇嘴呢。

    “哈哈哈!你这都能看出来啊。”子轩被咩咩的活泼灵动给逗乐了。

    “能,我能看出来,我又不傻。”咩咩被他小瞧很不高兴,冲他呲牙,更惹得子轩哈哈大笑。

    从农庄玩了一天下午回去的,传威和端惠感情增进很快,这些年都有通信,二人越默契了,经过商议会先办他们的婚事,明年开春就办,端惠够岁数了,已经十五了,所以也该准备了。

    经过一短时间的交流,子轩对咩咩很满意,回去还和爹娘学了一些咩咩的趣事,墨夫人很满意,不过对于刘家不允许男孩娶妾这一点有些顾虑,因为这样的人家有姑娘的自然愿意嫁,但他家的姑娘也许会受一些影响。

    “刘家的男孩子都不纳妾,咩咩是不是也不允许你纳妾呀?”墨夫人对这一点是不满意的,高门大户哪有独善其身的呢。谁家还没两个通房呢。

    子轩面不改色的笑了。“那倒没有,就栓子问过我再没问第二次,其实是我自己不喜欢,娘忘了上次的事了么?我实在怕得厉害,不想再女色上纠缠了,我看咩咩身体健康也不至于没有孩子,既然子嗣传承有保证,干嘛非得要通房小妾呢,你看我岳父岳母,还有新入朝的清远清刚夫妻两口子感情多亲近,日子过得多好,就是因为清远对妻子真心实意,李家人才处处帮衬呢,没有道理你给人姑娘气受,人亲家还得忙前忙后的帮你,哪有这样的好事。再说我一心在朝堂上拼搏努力,不想再女色上耗费精力了。”

    子轩压根没提咩咩不允许纳妾的事,这样的事怎么能跟母亲说,母亲和婆婆的立场是不一样的,他又不傻。

    墨夫人听后也点头,“李家对刘家真的是一心一意的帮扶呢,让人羡慕,别人还真不行,连李家正经亲戚都不一定能靠的上去呢,这还真是让人眼红呢。”

    子轩坐下来给母亲捏捏肩膀,“娘,咩咩可是老太太和相爷一手抱在怀里养大的,包括栓子生下来就是他们几个老人养大的,那个时候相爷他们在李家村母大人的娘家住着养病呢,我觉得咩咩和亲孙女其实不差什么。”

    “哦,你的意思是……。”

    “其实我对咩咩挺满意的,姑娘聪明机灵,能听懂人话反应很快,懂规矩却不死板,做我的妻子我挺满意的,相爷教导出来的姑娘,差不多哪去,你看他家的大姑娘不也做了世子妃么,如今哪样不好呢?”子轩希望母亲真心接受咩咩,不要再纳小的问题上留一根刺。

    墨夫人听了不禁点头,对素媛是认可佩服的,“嗯这倒是,他家的教养绝对错不了,这一点我不担心。”

    墨夫人对咩咩的品行和教养是认可的,就是在纳妾上有点……。

    “娘,纳妾这事决定权还在我手里,我喜欢就不纳妾,过两个人的和美日子,我不喜欢非要纳妾谁能挡得住我呢?退一万步难道您希望我爹纳妾不成,同理我岳父大人是最讨厌男人纳妾的了,他认为男人纳妾都是没正事干了才一个劲往后院钻呢,成不了气候,有点劲都使到后院女人身上去了,是没出息的表现。惹恼了我岳父大人,咱们也得不上好,何必呢,何况现在我还蛮喜欢她的。”子轩说的云淡风轻,完全不当一回事。

    墨夫人心里顿时平衡多了,也觉得儿子说的也有道理,“嗯既然这样就先不纳妾了,等嫁过来三年内无子,你可不能拦着我了。”墨夫人最后坚持了这一点。

    子轩笑笑,“好,由着您,谁让你是我亲娘呢,我肯定向着你呗。”

    这话一下把墨夫人给哄乐了,说到底还是因为儿子成亲了,天天往外跑哄小媳妇开心,做母亲的心理有些失落罢了。

    子轩心里则偷笑,纳妾最后还是我说了算,我说不要还能咋地呢,到时候再说吧。

    不过对咩咩他是满意的,为人坦荡爽快,特别对他胃口,一日见不到就觉得惦念的厉害,自己去不成也要人送点东西过去问候一声才觉得安心呢。

    不过有些事却不会告诉他母亲了,倒是多抽了些时间陪伴母亲,哄母亲开心,墨夫人也并非不讲理的人。

    没过几日又跟子轩说道:“你知道么,那个王家也是侯府之子,娶了以前定亲的一个,据说他们是娃娃亲,女方家世也不高,但人家不太乐意想退亲不愿意高攀来着,王家儿郎公开说了,终身不纳妾,人家才答应了这门婚事,哎呦!真要这样的人啊。”墨夫人从别处得了世家圈里的消息又无聊拿来说给儿子听。

    “那个我认识,作风很正派,是个坦荡荡的君子,他说这话就是真的,谁嫁给他是福气。其实纳妾并不是必要的,夫妻一心才是要紧的,到底能帮忙男人忙的还是妻子,小妾能干啥呀,就算为了孩子这事,我都不太稀罕要庶子,没孩子我宁可从族里找一个过继更好些呢。”子轩也是瞧不起庶子的,他是嫡长子啊天

    然就有这种优越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