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133章哭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哦,你放心,老太医没事,甭担心这会子大家都忙乱,也不能乱递消息,你这丫头怎么老提别人操心呢。“公主听了又忍不住笑了,她怎么忘了巧兰一向就这样,这辈子都不会提啥过分要求,你对他好一点,她掏心挖肝的对你。

    老太太这才开口说话,“这孩子就是一点孝顺实诚,走到哪都是这样。”

    “这倒是不假。”公主认可的点头。

    “嘿嘿,我有那么好么。”巧兰歪着头调皮的笑了,声音低低的。

    “美得你吧,说你傻你听不懂呀。”公主没好气的怼他。

    端惠捂着嘴呵呵呵地笑,巧兰噘着嘴逗大家开心一下,气氛也轻松一些。

    大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王老太太也缓过来了,巧兰也觉得手脚发麻,冻的太狠了,这会子一化冻只觉得浑身麻酥酥的。

    “再等一会你们就能出宫了,你家虎子好着呢,甭担心了,不过明儿还得跪呢,我在看机会吧。”公主的意思明天大家都得一起跪。

    众人脸色一下变得灰暗起来,这可不是好差事,不跪是不行的,能躲一下午已经不错了。

    好容易大家等到了出宫的时间因为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宫门落匙不许男子外人出入的。

    出了宫巧兰等人扶着老太太已经是筋疲力尽了,各个脸色都不好看。

    上了车,芍药赶紧端了热汤出来,“各位主子喝一口吧,冻坏了吧,先喝点热汤,这还有烧饼也是热的。”

    “好丫头,快给我们来点吃的,饿傻了都快。”老二儿媳妇长舒一口气,捧着热腾腾的羊汤碗,只感觉身上的力气才一点点回来。

    “奶奶您也喝一点,嫂子加点饼子吧,先吃一口再说。”

    巧兰赶紧帮忙给她们舀了羊汤,自己也喝了一碗泡了饼子,呼噜呼噜喝得痛快,饿的都麻木了,喝了奶茶更饿了。

    “兰子,今天是我看不过眼帮了王老太太一把,没想到惹了事了,害你没了方子。”老太太有点过意不去。

    “奶奶没事,她拿了方子也没用,我一打眼就看出来了,公主那表情特可怜的样,都不敢看我,指定是搂不住了呗,那个药不好制,我学了好久才学会的,我愿意送给他,也是给我哥留条路呢。那东西京城御医大夫都搞不定,除了张爷爷和我哥还有我,谁都不会。”巧兰的底气源自于药书,不学是玩不转的。

    “那就好,那他知道了也没意义了,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了。”老太太听了才长舒一口气。

    “没事奶奶您别放在心上,不是大事,我敢拿出来就做好准备了,药方随时都可以拿走,这是药不是他们家的饭碗真当谁都能玩呢,没那么简单,每个大夫绝活都不一样。”巧兰也是跟学武学了才知道,你拿了药方也没用,你得会玩。

    各家药铺都有自己撑台柱子的一两味药,例如现代的六味地黄丸,或者活络油等等,这是台柱子药,你拿了药方有啥用,你知道配比么?你知道咋熬药么?那药也分叶和根茎的用法呢,叶朝向阴,你知道用的是哪一段么?

    要是是个大夫都能搞,还能叫家传秘方么?

    “那我就放心了。这个人不能得罪,连公主都要让三分呢。”

    “嗯,您放心我不耍心眼,方子是全的,但他还是弄不出来,当初得了这个方子张爷爷和我哥研究了几个月呢,就这没有做出这药的全部威力,目前只是它的二分水平,所以我才说没那么容易。”巧兰呵呵的笑了。

    她没说的是学武还在研究,已经有希望研究出五分水平了,但缺药材,给老人的只能用二分,力量太大会死人的,药劲太猛也不合适,所以才是这个水平。

    “嗯,那就好,这药确实好使,你不知道今天王老太太一口气没上来,差点过去了,要不是我及时塞了药,怕是用不了多久就得走人。”老太太唏嘘的说道。

    “嗯,晕倒的时候我看见了,挺吓人的,那还能坚持么?”巧兰也摇头叹息。

    “不能也得跪,没得选择。”老太太叹口气,无奈而悲凉,由不得你,为了家族不被获罪,他们有的时候明知是死却还得跪着谢恩去赴死,这是荣华富贵的代价,老天爷能饶过谁呢。

    “哎,也不知道能不能挺得住啊。”巧兰砸吧嘴念叨着。

    “别想人家了,先想想咱怎么过这几天吧,芍药再给我来一碗,我饿,现在不吃明一大早也吃不多,更饿,我还要吃。”老二媳妇可不管那些,先吃饱再说吧。

    “我也来一碗。”老太太也叹口气又填了一碗,还吃了饼子,不吃不行啊。

    大家默默的吃了饼子和汤,知道吃饱才觉得活过来了。

    大家各自回去休息,累的不想说话了。

    咩咩一直等着他们,看到巧兰和老太太在门口分手才上前问了几句,目送老太太回去。

    “娘你怎么样了?累不累,我还炖了热汤,还吃么?”

    “不吃了,热汤留着明早上马车热着,我太累了,有热水么,让我洗洗吧,我好累呀,冻死了快。”巧兰已经脸都发青了。

    “好好,有有,马上就有,你先回去歇着去。”

    咩咩和蕙兰已经张罗上了,妮妮留在李家帮着张罗一下,家里的娘们都出门跪去了,屋里没人支应害怕不周全。

    巧兰勉强打起精神洗了热热的热水澡,实在太冷了,不洗害怕生病啊,身上都冻透了,就想着洗洗出出汗发发寒气。

    洗到半中央就困得睡着了人事不知,还是芍药和玲玉子阑抱着去屋里睡的,李老太看了心疼的直掉眼泪,打出生起孩子也没受过这么大罪呀。

    蕙兰忙着交代厨下,“每日要提前弄好羊汤,第二天一大早马车里一定要有一大锅,还有饼子,或者包子也行,简单管饱的实惠的吃食懂么,不要点心,要扎实的东西。”

    “您放心,我们晓得厉害,保管弄好为止。”

    第二天天不亮巧兰就被揪了起来,强行洗脸上妆穿衣服,命妇的衣服很繁琐的,不早点来不及,几乎是被子阑跟玲玉用冷帕子给冰起来的。

    “我起来了,我起来了。”巧兰闭着眼迷迷糊糊的爬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