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671章惊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传虎倒是经常跟着将军出去狩猎了,春暖花开天逐渐热了起来,眼瞅着也进六月了,外头的野物也活跃了起来,将军也在家坐不住了,经常叫人出去骑马狩猎,倒是能看上传虎和传威两兄弟,经常叫着比武或是狩猎骑马出去玩。

    巧兰一直也没出过门,作息很规律,专心绣图,每日一盅药膳汤滋补,但还是眼见的看着她瘦了下来,周嬷嬷不得不调整了饮食,尽量吃好些,菜品丰富些,做好后勤保障工作,连芍药都发现了巧兰也不大和他们玩了,绣图的时间变长了,但可以看见成效了,图已经绣到中间了,看得出很精致。

    就连郡主几次来都觉得没意思又走了,但还是很贴心的给她留了好吃的小零嘴,还给送了几次药茶,还有一回给巧兰请了太医看诊,说是怎么越来越瘦了。

    太医看后说是疲劳太过,熬心血有点过了,多养养就行。

    虽然没时间养身体,但郡主的关切却让巧兰觉得贴心,得空又给她画了几张安全的图纸,专门做玩具的东西,郡主欢天喜地的折腾老爹去给他定做出来。

    传虎隔几日可以进来看看她,也瞧出来了,巧兰脸上的肉没有了,下巴也尖了,却无能为力,只能反复叮嘱周嬷嬷给弄点好吃的。

    公主也来看过几次,显然她也着急起来了,巧兰猜测是时间不多了,不可能真得给她一年时间绣出来,公主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和计划,时间拖得太久了可能会让公主为难。

    巧兰加快了速度,玲玉都得在跟前劈线帮忙了,芍药负责在跟前跑腿干干力所能及地活,不过可以让她旁观学习。

    芍药还真是学到不少东西呢,她原先都不知道,这线的颜色可以分这么细呢,这针脚还真是越细越好了,花样用的其实不算多,都是基础的平针最多,巧兰没糊弄他。

    到了八月的时候,巧兰正经绣了好几个月了,公主都亲自过来看过几回了,要不是真的看出好来了,说不定早就急眼了。

    到了快八月底的时候,巧兰终于完成了作品,比预计的提前了几个月时间,巧兰也熬得不行了,整个人的气色都是蜡黄的,红润好看的小脸看不见好颜色了。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周嬷嬷看着成品真的是赞不绝口,“好,好孩子,你终于完成了,太好了,不枉这辛苦劲了。”

    巧兰抹了把脸笑了笑,“终于完成了,咱们现在拿着去见公主去,一刻都不耽误,这东西早绣完早交给他,我也就踏实了。”

    “成,老奴也是这意思,走吧,我跟你一起去。”周嬷嬷也怕出事,这府里人多呀。

    巧兰特意拿了厚实的蓝平布把绣图给裹住了,以防不小心溅水掉灰啥的,她经手的东西价值都很高,谨慎习惯了,大小就学的规矩,不小心你就要没命。

    一路平安到了公主正堂,公主在和驸马说话呢,徐嬷嬷就让略等一会了。

    正等着呢,就看见将军的那个侄女过来了,到现在巧兰也没记住她叫什么名字,上次那笑话过去之后,也没在见过,她要绣图特忙,很久都不来正堂了,有事都是玲玉和芍药他们在传话,一切以她安心绣图为止。每日的菜品都是十分用心的,底下人都不敢找麻烦。

    “您也来了呀。”那姑娘站着俯瞰着巧兰扫了一眼,脸色不是很好,瞧着气色也不好了,这倒是让巧兰有点奇怪,我干活累的,你千金大小姐干啥了,着脸色也蜡黄啊。

    不过不熟悉她也没多话,就是笑了笑,“给小姐请安。”站起身规矩的行礼,别说人家是穷亲戚,那也是将军家的穷亲戚,也不是自己可以小瞧鄙视的,尊重点总没错。

    “你在得意不是还得跟我行礼么,不就是个绣娘么?”姑娘挺不屑的扫她一眼,脸上充满了鄙视和瞧不起。

    巧兰瞪大了眼珠子,回头望了眼周嬷嬷,意思是这姑娘得狂犬病了,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你上来就咬人呀?有病吧,上次你丢人现眼也和我没关系,我也没说你一句不好啊。

    “您今日吃药了么?”巧兰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小小绣娘也敢侮辱我?”姑娘可能来了待遇就一直不太好,所以心里可能一直都憋屈着,一句话都能听出别个味来。

    巧兰也觉得莫名其妙,转过身坐回去了,也不搭理她了,玻璃心的人惹不起,咱躲着点吧。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gad2');} catch(ex){}</script></div>  周嬷嬷上前一步挡住巧兰,“小姐,这是公主府,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我们也不是府里的奴才,随便你处置的,您别搞错了。”

    “你,你算什么东西,我就是要教训她怎么了?要不是他的破帕子,我至于被公主厌弃么?”姑娘终于说实话了。

    “那是你在自己作妖跟人又什么关系呢?本来那东西也不是送给你的。”周嬷嬷也没好气的训斥她,这孩子是怎么养的呀,歪成这样啊。

    徐嬷嬷出来了,狠狠瞪了眼那姑娘,“行了,看看场合在作死吧,不嫌弃丢人跌份啊。”直接没好气了。

    姑娘红着眼睛站在一边,也不吭气了。

    徐嬷嬷这才转过身说道:“公主请您呢。”脸上又换了笑模样了。

    巧兰这才抓紧了包袱进屋了,姑娘瞅了一眼,眼里犹如毒蛇一般淬着毒呢。

    周嬷嬷也跟在身后进去了,姑娘紧跟着也进去了,徐嬷嬷一时不察没拦住就闯进去了,也不好大声嚷嚷了,赶紧跟着进去了。

    公主瞧见巧兰来了,脸上露出笑模样来,转而看到身后那姑娘也跟进来了,一下就扳起了脸了。

    “东西绣好了,打开我看看来。”公主也不理那姑娘,只跟巧兰说话了。

    巧兰小心的将包袱放下,准备把东西展开来,忽然手里的东西就被人给抢走了,吓得她惊呼一声,“啊!”

    包袱被那姑娘给钱现在够了,往旁边就跑一伸手的地方就是一个烘烤衣服的熏笼,地下有火炭,丫鬟们刚才正在烘烤衣服,明儿公主要进宫,里面放了些香料,衣服上能沾染一些香气。

    姑娘竟然胆大包天要把绣品直接扔进火盆里,打着我不好过你也别好过,我死也要拉着你下地狱的心思,巧兰一看脸都吓白了,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脚踏出去,人整个身子朝前扑了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