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434章打人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

    定了定神,想起老伴交代的话,根子心歪了,要是问起就说是借了传虎的钱开的店,我和传虎家里都交代好了的,老刘哥也知道这个事会帮着我的,孩儿他娘啊,咱们得留一手了,这孩子靠不住了,不能再偏着他委屈大山了。

    “钱不是我们的,是借了传虎的钱买的店铺,所以我们打算去城里干好还上人家的钱。”大山娘嘴唇哆嗦着一字一句的说道,望着儿子的眼,满满的都是心痛和绝望。

    “我不信,娘你真偏心啊!我不是你儿子么??凭啥只给大山啊!”根子气的脸都红了。

    “因为你不孝!你活该!”玲玉气的蹦起来骂他。

    “有你啥事,小丫头片子,滚!”根子本来就在火头上,反手就给了玲玉一个嘴巴子。

    啪的一声,响彻在院子里,一下把大家都给惊住了。

    巧兰也惊讶的愣在了那里,她完全没预料到根子竟然上来打人,一下也给蒙了。

    不过只是瞬间就回过神来,整个人变得异常愤怒,当即拽了门口插门的门栓,古代的门都很宽大,两扇合在一起,中间有个横梁似得木头,是门栓,这个门栓有大有小,他家的大门当初考虑时就盖的宽敞很大,整个马车可以毫无阻碍的进出,因此门栓也不短。

    巧兰抄起门边上的门栓就冲了上来,双手举着棍子照着脑袋就是一顿猛敲,一边敲一边怒骂,“混蛋玩意,敢打我的人,我打死你王八犊子!跑我家来打人,你个不忠不义不孝的东西,怎么李家村有你这样丢人现眼的混蛋东西!打我的人,我打死你!……。”

    满院子追着他打,气红了脸,像个勇敢的女战士,抱着一根很沉的门栓长条棍子没头没脸的往根子身上轮,轮到是哪,打着就算数。

    “嗷!干啥玩意,你凭啥打我!娘救命啊!”根子不敢还手只能绕着院子到处跑,刘家院子大宽敞,倒是给了他跑动的空间了。

    巧兰速度也不慢,紧追在屁股后面打他,还真被她抽了好几下呢,尤其是头几下打的突然,一棍子敲脑袋上了,不过她力气小,棍子太沉力道就不足了,但疼是肯定的了。

    大山娘听见他求救,恨恨的别过脸去,假装没看见,混账玩意跑人家家来耀武扬威了,真是个混蛋!挨打活该!

    大山娘虽然心痛却也明白是非,并不阻止也不插言,脑袋别在一边假装没看到。

    巧兰追着根子后面跑着,一边跑一边拿棍子抽他,“你跑,你跑的了和跑不了庙,我告诉你今天我不打痛快了,你别想出这个门,谁允许你打我的人!”

    爆了的巧兰犹如一头母狮子被人动了自己的崽子,眼里带着暴风雨般的怒火,很不得让天打几道天雷,劈死这个打女人的王八蛋。

    生平最恨男人打女人,这简直是是犯了巧兰的大忌。

    传威从外边忙了回来了,看见嫂子拎着棍子追着根子满院子跑,还不知道是咋回事呢,一脸蒙圈的问道:“这是咋了,闹啥玩意呢,嫂子快放下那门栓沉得很,在砸着你的脚了。”一连串的喊着。

    “威子救我啊,你嫂子疯了!”根子嘴里胡言乱语的喊着,院子里的大山许叔都不帮他,假装没看到,还故意伸脚绊他给他设置障碍,让巧兰很抽了他好几下呢。

    “威子,给我摁住他。”巧兰停了下来,累的呼呼直喘气,用棍子做支撑板靠在那喊道。

    传威上去反手一拧就把看着人高马大的根子给摁在地上,双手反剪了,“嫂子这是咋了,他欺负你了。”

    “对,她打小玉,给我揍他!给我狠狠的揍!”巧兰一点也没客气气红了脸指着根子怒骂,气到现在还没喘匀呢。

    传威一听就气坏了,“啥玩意,你上我来家来打人了?你是不是找死啊?跑我家来闹事,嗯?”也不用使劲,把他反剪的双手背在背后,往上轻轻一别,他顿时疼的吱哇乱喊,脸上的白毛汗都出来了,胳膊拧着呢别的生疼还动不了。

    这用的是巧劲,可比巧兰在人家屁股后面撵了半天累的自己呼哧呼哧的要轻松多了,根子一下就疼的脸都白了。

    “我,我没有……放了……我。”根子已经疼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欺负我嫂子了,我刘家人都死光了呗,是个人都能打到门上了是吧?”传威再度把他的胳膊往上一抬,胳膊好像被人生生劈开似得,生疼生疼!

    “啊!”一声惨叫。

    “我可不管你是谁,你欺负我刘家人,欺负我嫂子那就是欺负我了,你该庆幸我哥今天忙没空,不然他得卸了你的胳膊!”传威看他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了,嘴唇都发白了,也就放开了他,弄死了大山娘估计也不愿意。

    “我告诉你,我看在婶子和叔的面子上今儿饶了你,至于我哥知道后你是什么下场,你自己掂量吧。你是为大山店铺的事来的吧,大山的店子是我哥给买的,我哥给我买铺子顺手就给大山也买了,还钱就行,没你什么事,悄么的给我滚!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传威指着他怒斥。

    根子好半天没动静躺了一会子才能爬的起来,低着头往走,却被传威叫住,“慢着,打了人屁都不放一个就走了,当这是菜市口呢!”传威怒喝一声。

    “对不住了。”根子转过身来低着头鞠躬,都不敢拿正眼看巧兰了,灰溜溜的走掉了。

    巧兰还是觉得很生气,怒道:“这样的儿子养来有什么用啊,进门到现在都没问一声爹娘好不好,进门张口就问钱,欠你的啊!”这样的人难免让人义愤填庸。

    大山娘捂着脸呜咽的哭了起来,今天大山爹不在,在村里还要安排和交代一声,让村长给帮忙看着自家的院子,是日常不住人委托了租出去也可以,免得破败了。

    看着一手养大心疼过的儿子这样绝情,大山娘怎么会不心痛绝望呢,没人能体会她的心情有多难受了。

    “娘,您别哭,儿子孝顺您,您别难受,儿子一辈子都孝顺您。”大山也哽咽着哭了,心中说不伤心是假的。

    骨肉亲情啊!最难割舍,明知不可为却仍然会碰的满头是血,看开的又能有几人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