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318章心悦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临走时蕙兰拉着巧兰的手依依不舍,“给我写信,有事来人给我说一声,我那还有几本手抄本是我从家里带来的,想必你会喜欢,改日我让人拿来给你。”

    巧兰拍拍她的手笑道:“放心吧,忘不了你的,好好调养身体,记得要忌口,趁着年轻一定要把身体调养好,别担心药的事,我写信给哥哥,让他给我带过来。”

    蕙兰感动的点点头,想起李学武,脸不自觉有点红,“上次他来,特意让奶娘转交给我一大包玉容丸和保宫丸,没要我的钱,我都不好意思了。”估计是这个药长期吃才有效果,且能起到美容养颜的作用,但毕竟有些开销,所以李学武私下里多给了一些,让她多吃一阵子。

    “给你你就放心吃吧,现在我哥自己配药了,不用担心这个。”巧兰也没多想笑着点头。

    “我走了,记得给我写信。”蕙兰十分留恋的上了马车。

    李素媛也告辞走了,送走了朋友们巧兰才回了屋子拾掇一下。

    “小姐,他们走了?”

    “嗯。”巧兰点点头。

    “这两个小姐品性气度都不一样,倒是特别好,举止做派都让人十分舒服呢。”许嫂笑着点评了一二句。

    和马玉那样到处打听眼睛四处乱飘的完全不同,人家举止做派落落大方,说话或温柔或爽利,让人看着都觉得很舒坦。

    巧兰抿嘴一笑,“她们是我的好朋友,本身家里教养不一样,马玉怎么能和他们相提并论呢。”

    “也是。”许嫂笑着点头,更明白了巧兰不光是瞧不起马玉,更是讨厌她的,那以后对待马玉的态度可以改了。

    “晚上再做一盅佛跳墙给公爹他们吃,现在时间还早,我再去绣两针。”

    “好,夫人你去忙吧,小玉旁边伺候着去。”许嫂扭头冲女儿喊了一句。

    “不用您说,我要给小姐打下手呢,我洗个手去。”玲玉冲母亲做个鬼脸。

    巧兰回屋准备在绣几针,可惜宫妃图烧掉了,必须重新画一幅,如今暂且要停下来了。

    想了想还是放下了,把毛皮拿出来缝一下把大毛衣裳弄几针得了。

    没干多一会传虎回来了,一同回来的还有学武。

    “二哥,你咋来了呢?”巧兰高兴地眯着眼笑了。

    “我明天要去县长家给夫人和小姐诊脉去,顺道过来看看你,给你也诊个脉看一看,明儿给你带些药过来,我拿了点玉容丸和保宫丸给你。”学武拿了个药包递给她。

    “正好,留下吃饭吧,中午我请了蕙兰和素媛过来玩,我做的佛跳墙,还剩了不少材料,晚上还能在做一盅呢,你跟虎子哥喝两口吧。”

    巧兰接过东西,挺大一包。

    “好呀,我一来就有好吃的,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啊。”学武乐呵呵的应了。

    “咋怎么多啊,我一人也吃不了,蕙兰走的时候我给她包了一大包走的,两样都包了一些,我怕她在婶婶家不好意思开口长期吃,就给她多包了点。”巧兰顺口一提。

    “哦,是吧,她挺不容易的,你们是好朋友,就多帮着些吧,以后我多给你一些,你隔三差五给送过去,她的身体大小没养好,需要调养二三年呢,以前受过寒,吃过大苦头的要好好调养,不然以后难有子嗣的。”学武叹口气,眼里里似乎多了一些担忧的东西在。

    巧兰在吃顿也感觉出来了,这口气不对啊,“哥,你……。她到底是……。”有些未尽之言,相信哥哥应该明白。

    学武有些闪避巧兰关注的眼神,最后又低下头,“我就是觉得她很不容易,小姑娘一个很有骨气,你放心我不会做不该做的事,就给过一次药,还是给了她奶娘了,你说的我都知道。”幽幽的叹口气。

    巧兰也低叹一声,想来今天看蕙兰的表情,也未必不知道,男女之间这点事,就算对不上眼,对方目光里的灼热也是能看懂的。只是这事可不容易了,到底也是县长大人的内侄女,可不是谁都有资格过来提亲的,也得看你配不配呢,人家要是看不上咱家,一切都白搭不是。

    “蕙兰很羡慕我的生活,她自己倒是个清醒伶俐的姑娘,可哥我不得不打击你一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除非大人点头同意,愿意为你们给家里说项,不然你和她没有半分可能,你要有心理准备。蕙兰是个好姑娘,她只是不愿意进宫,不代表她条件不好,这样的大家族,面对各方面都优秀的姑娘,不一定会不会有其他联姻的选择呢。”巧兰想的更现实一些。

    蕙兰话里话外是羡慕她的生活,未必没有暗示的意思,或者没有是自己猜错了,但蕙兰各方面都优秀,隐忍果断有心计不缺骨气和正气,容貌又好这样的姑娘便是不进宫,做其他联姻选择巩固家族势力也不失为好的选择。

    所以她和哥哥真的有点难呢!

    “我知道,我……。”学武低下头有些黯然。

    “其实也不是不可能吧。”传虎犹疑的说了这么一句。

    二人同时看着她,传虎在院子里地台上坐了下来,巧兰给她倒了杯茶,“说说看,怎么个意思?”

    “前几日大人还跟我打听过学武的事呢,尤其是问了有没有定亲,和赵大妞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有私情什么的?还问了岳母他们具体的情况等等,问的可仔细了,要是不可能大人问着干嘛,学武就是个大夫,哪还不能找个好大夫了。”传虎如实说了。

    “那是不是有点意思或者是观望的意思?”巧兰看学武一直抿着嘴,眼里却带着希望的光,有点不忍心。

    “我不能保证这个话,但我觉得既然大人千里迢迢把人接过来了,也许就是想安排这个姑娘,这姑娘自己也有主意,肯定不愿意做棋子被人联姻卖掉,李家家教家风还是不错的,没有卖儿女的例子,也许真的是长辈们怜惜她,想给他找个好姻缘,嫁的安稳一些未尝不好。但这都是我的猜测,大人也就是问了问,什么都没表示,所以你也不要真个就放在心上了。”

    传虎只是这样认为,并不能保证大人真的看上学武了,所以也不敢下包票。

    “我知道,谢谢,虎子这事你别管,不合适。”学武沉思了良久神色又恢复了一派淡然和稳重,似乎心里也有了主心骨,想的更透彻了。

    “哥。”巧兰欲言又止。

    “兰子你放心吧,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是个大夫,该做的我会做好,不会私相授受的,你放心吧,就算最后结果不如人意也是我的命,我也不后悔。”学武目光变得坚定起来,哪怕最后愿望落空,他也要调养好蕙兰的身体,让她将来能更加顺遂,算是自己送她的一分礼物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