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289章往来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弄鱼丸不算难,做鱼丸的鱼其实根据产地不同有很多种,有鲜黄鱼,青鱼,草鱼,淡水鲨鱼,马鲛鱼,还有鳗鱼,台湾那边据说做鱼丸的种类更多,吃起来口感都不太一样的,各有特色。s

    他们这里什么鱼都有做鱼丸的,不拘泥什么材料,巧兰用的是草鱼和青鱼,他们这里的草鱼味道很鲜美,口感也很不错,用它做鱼丸的人家也很多,也便宜易得。

    鱼骨直接用来熬汤,鱼丸一次可以多做一点,打算过两日吃火锅,鱼丸必不可少,虾子也打算弄成虾丸,配了点其他的鱼做成虾丸。

    鱼鳞慢慢的熬成鱼鳞冻,熬好放入冰室冷冻,这个一时半会吃不上的,因为打算鱼丸多做一点,回头送点给刘二婶他们,所以特意多做了一些,各家亲戚都送上一点,虽然不是啥金贵吃食,但自己成家独立了,也该学着人情往来,亲戚们就是相互走动才能亲近起来的。

    有许嫂和小玉许叔帮忙,杀鱼弄丸子,熬汤干起来热火朝天十分欢快,也不觉得累了。

    “其实这点活我干就行,不用劳累夫人了。”许嫂很不好意思,巧兰嫁过来日日都要做两个菜,她害怕让主家觉得自己偷懒了。

    “没事许嫂,你别觉得不好意思,我做做饭干点别的也是休息了,让我闲着我就想回绣架,老坐着身体也受不了,站在锅台前干点活还觉得放松了呢,让我闲着也不自在,累了我自己就会休息了。”巧兰笑了笑。

    干点别的活摩挲一下她也能放松,活动一下身子骨,闲了下来就想回去绣东西,一坐就是几个时辰,时日长了腰和脖子都受不了,何况她挺喜欢琢磨美食的,也是一种乐趣了。

    “小玉,趁着鱼丸刚做好新鲜,你送一趟吧,我都包好了,小玉写个条子贴上。”巧兰手脚麻利的将送人的鱼丸全都拿碗装好。

    “好嘞。”

    “拿去送给我嫂子就行,我嫂子下午回家就都一流给送回去了,你交代好,这里面那全虾丸子用小碗装的,是给东子的,吃了长骨头的。”巧兰把东西装进食盒里,碗上贴了条。

    “放心,我知道了。”玲玉看了一眼,拎着食盒就走了。

    中午做好了饭给威子带了一份过去,特意多装了一大碗米饭,免得孩子们不够吃,四喜丸子也多做了一些,给孩子们多带了几个,又装了些炒青菜。

    中午传虎没回来,巧兰自己吃了,吃了两个四喜丸子,做的味道还算不错,倒是把炒青菜都吃完了,鸡汤下的蛋饺她很喜欢。

    中午歇了个晌,睡了半个多时辰起来,洗了把脸开始绣花,继续绣她的屏风,因为这次画的图很不错,很有味道和风骨,绣起来也特别顺溜。

    四扇是双面异色绣,工作量不算大,绣人物比较难但对来说不算事,她从事绣艺工作多年,对人物的针法有自己独创的几个针法来表现,还曾获得过绣艺上的奖,绣起来很逼真传神。

    这个时代不流行骨瘦如柴的美女,倒是更欣赏丰润气色健康的美人,太瘦反而认为是穷人家的孩子,没有韵味。

    因此图画的也是肌骨微丰,体态健康美好的仕女,用各种动态来表现仕女的美,有三五人扑蝶,有挑着灯笼从花园穿过,还有独坐水塘边沉思的场景,将他们绣成双面绣,应该是很不错的,配有各种花卉亭台楼阁,图案十精美很有味道。

    她已经绣到第二幅了,灵感倒是源源不绝,绣了一会停了下来,又开始画画,先画了草图,打算增加几幅图,如果有时间可以一起绣上去,没时间也就罢了,不强求。

    她看了看自己绣好的图,感觉其他图案完全可以增加一些内容,也许会更好,打算用上一年四季的花卉楼台衣服等变化来做区分,相信也是十分好看的。

    越想越觉得很好,一条条列了出来,也许是对绣艺精益求精的完美态度,让她有点执着,甚至对绣艺的态度有点偏执,要做就要做最好的。

    还好这两幅表现的都是夏季的几幅图,衣衫花卉都很搭配各有各的美,再增加其他图案并不会影响已经绣好的这两幅图。

    想到就做,越弄越兴奋,巧兰不着急画图,把自己的想法一条条写在纸上列出来,然后在多画几幅图,最后做出甄选合适的放在一起。

    双面绣不是什么图都能合在一起的,要有相关的部分还有不同的部分,要组合在一起绣是有一定的限制条件的,故而打算多画几幅图方便选择。

    一高兴弄了一下午,图倒是没绣多少,这样一算这个屏风怕是要绣很久了,没有一年是做不出来了,她自己也失笑一声,原本没有活是可以休息的,结果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呢。

    但她难得感觉到自己的绣艺在精进,自然是要努力提高一下才对,她有种感觉,这个屏风包含了绣图里的所有元素,景物,人物动物,楼台等等元素,做完了她一定可以大幅度再次提升自己的绣艺。

    因此也越发用心起来,画艺首先就是一个要素,一定要甄选自己画的最好的图,这东西急不来,有人说过一句话她觉得特别有道理,艺术都是闲出来。

    她认为这句话很有道理,有闲情逸致才愿意各种玩各种折腾,整日忙碌在工作中,哪有那么多时间搞闲杂啊,有那功夫还要多睡会补充一下体力呢。

    下午传虎回来了,看见她在屋里忙乎,书案上已经摆的满满的都是纸张了,好奇的问道:“在忙什么呢?用不用我帮忙?”

    传虎念过书上过学堂,虽然没有靠科举的本事,但读书认字抄写完全不是问题。

    “虎子哥来来,你看我打算把这个四扇屏风再弄好一点,打算多做几扇,做成一年四季景色的,你觉得怎么样啊?你看这是我已经绣好的一扇。”巧兰显得十分兴奋激动,拿出自己已经绣好的图,和写好的纸条给他看。

    传虎有些惊讶这样的巧兰,眼里好像藏了宝石,璀璨动人,满满的都是激动的情绪。

    疑惑了一下看了看她的绣图,却没用手碰,他虽然不搞这个,也知道这东西很珍贵,不能脏不能花,碰坏一点整副图都不能要了。伸着脑袋看了看。

    不由得赞叹,“真好看,这个人物绣的真好,很传神,感觉她有点落寞孤寂的味道,孤单的样子。这花开的也好,这月色投影更显得凄凉。”

    他伸手在绣图上虚空点了点,一面说一面点头。

    巧兰十分高

    高兴,“对对,这幅图是我想表现宫里宫女那种孤寂的味道,每幅图的味道和感觉都是不一样的,是唯一的,你懂我的意思。”她眼里带着期盼和渴望。

    希望有人能懂她对艺术追求完美的心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