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222章早知道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据回来的人传,张氏被老爹轰去山上的茅草屋住了,连同她的匣子也没人要,都给她了,大家都嫌弃晦气,谁稀罕你的钱啊,张家人都丢干净了。

    张氏众叛亲离,村里人也在说起他时都摇头,李家人的情况大家都是有所了解的,就算两边都有错,也绝不至于坏到跟上,李家不是刻薄的人,一定是张氏干了什么不能饶恕的事了,才被人轰回来。

    村里人对她也不满,强烈要求张家将她除名,这样的祸害带累了整个村子姑娘的名声,村长已经去给张老爹施压了,这是村里很多大娘婶子的要求,都不愿意了。

    一说张氏就会联想起他们这个村,那这个村的姑娘还有人要么?我们大家都有姑娘要嫁人啊,你不能只顾你自己啊。

    至于有没有除名李家可不管那么些了,村长已经把族谱搬出来,把张氏的名字划掉了,以后都不会有她的名字,清远的娘写的是早逝,就是死了。

    办完了这些事李老头才算长舒一口气,终于安定了,以后不会再闹腾了吧。

    回到家,李老头和李老太坐在堂屋饭桌前,等着大家一起进屋说说话,有些话她还是要说一下的。

    巧兰细心的拿了热水进来给大家伙泡茶,张嫂拾掇了厨房悄悄的跟巧兰说了一声,“我把孩子带走?”

    她想着是不是孩子需要避讳一下。

    李老太听见了摆手,“让孩子留下吧,都大了,该知道事了。”

    “那我去那屋了,有事叫我。”张嫂就退了下去。

    巧兰把清远和清刚安顿好,看着他们这几日越发沉默,眼里有了东西,不在如以前那般纯净美好天真,兄弟两个多了些沉静和懂事。

    “事算是办完了,村里大家伙可能会议论一阵子,也不要紧,咱家没做错事不用害怕,出门给我挺胸抬头,咱们对得起天地良心了,她的嫁妆咱可是赔了双份还多呢,走到哪都能说得过去了。”李老头喘口气,接过茶杯喝了口水。

    张氏进门的时候嫁妆加在一起价值不过二十多两银子,主要值钱的事嫂子给陪的金三样,因为李家情况略好于张家,陪嫁上就得多点不然会让闺女低人一等,从这也可以看出张家嫂子为人也是很大气的了。

    那金三样可是人家亲娘给陪嫁的压箱底,都给了小姑子做脸了,可张氏又是怎么回报的呢?

    李家与张氏和离,匣子里总共是一百多两,外带张氏自己私藏的钱大概有个三十多两,主要考虑她为李家生了两个儿子,也是付出了很多的,不多给点钱以后一个女人生活确实会有为难的地方,不能等孩子长大了埋怨他们长辈考虑事情不周到。

    就算和离也是孩子娘,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有了这笔钱张氏也做过生意了,算是小有经验,只要她能坚强点,自己租个铺面或者去摆摊都是进可攻退可守的方案,日子不会过不下去。

    刚才开祠堂该族谱的时候,李老头就说了他们全家的这个意思,所以才把家里全部的钱都拿了出来给了张氏,也是不想做人太狠毒,给人留一线的意思,得到了村长和村里老人们的支持和认同。

    “另外就是,学文暂且不续娶了,起码等三年以后再说,不管谁来都是这个话,这是我和你娘的意思。考虑有两点,一就是清远和清刚,清刚还不到十岁,还太小,来个人我怕后娘不一定尽心,万一进门有了自己的孩子,清远清刚就成了多余的人,那到时候孩子就要受委屈了。所以我和你娘商议了一下,等三年后,清远就十三了,清刚也十一了,都大了知道好歹能够辨明是非了,轻易也不会被人哄骗了去,人好人坏自己都能立起来了,到时候学文成亲生子也不影响两兄弟什么了。

    第二个就是这件事怎么地也要传一阵子,先消停二年再说吧,让学文先过了这个劲再说,你们看这样合适不?”李老头和李老太把能想到都想到了。

    学文不可能一辈子都不成亲,但有了后娘就有后爹也是让人担心的事,谁都不能预料以后的事情。

    所以李老头综合考虑了一下,让学文等三年在娶亲,等娶进门就算怀上也要一二年吧,这样一来俩孩子大的都快十五了,已经到了成人的年纪,就不用在担心什么了。

    就算考不中科举,俩孩子都认字念过学堂,将来做学徒还是怎么样都不愁没有生路。

    可以说老人已经最大可能把将来能发生的最坏的情况都做了考虑。

    “我同意,我现在确实没有心思再娶,如果真要在娶,我的意思是先把我自己那份产业拿出来给孩子们分了再迎新人进门,自己留一份就算是留给将来的孩子的,免得疼幺儿变了心。”学文也考虑了这个情况,为了防止自己以后真的如张氏一样变的厉害,所以提前做好准备,把自己那份家业一分三,俩孩子一人一份,最后那份是学文自己的,将来留给最后的孩子,这样也算公平了。

    “可以,店铺在你爹娘名下,你弟弟说不和你争这个,等爹娘百年,这个店铺的归属由兰子说了算,这个钱是她掏的,你们同意么?”李老太又留了一手,作为姑姑,面对不同亲娘的孩子相对会比较公平,略偏一点也不算多大事。

    “可以,我们同意。”

    一家人都表了态。

    “成,这事就算过了。另外就是店里的事,你们怎么看呢?还有个事,张氏藏了钱,我估摸着可能账目对不上,回去你们算算账,缺了多少,大房这边下半年的钱就要补上,从盈利里扣掉。”李老太因为那天的事回想了一下,应该是张氏从店里偷了钱。

    因为赵氏来给她说小玲子拿回来的数目,比张氏的要少呢。

    “不用,奶奶,都是一家人,其实我早就知道她拿钱了,可我没说不能再让兰子和大伯娘难做人了,一点子钱买个安生也就罢了,既然她都走了这事就翻篇了。”小玲子平静的笑了笑。

    开玩笑人又不是傻子,每天卖了多少饭多少只烧鹅实有数的好吧,大概一算也知道该有多少钱了,真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呢,人不想闹起来,感念李母和巧兰一份苦心,不想让他们难做人罢了。

    “啊,嫂子你早就知道啊,你咋不说呀。”巧兰也惊讶了。

    “兰子,我咋能不知道呢,你忘了我们家以前卖过卤味啊,算账我大小就会的事,没人能算过我去。我不想说是因为不想让大伯娘心里难受,往日里大伯娘没少照顾我疼我,这点子不算啥,一家人和睦才是要紧的。”

    李老太望着小玲子点头称赞,“好孩子,你是个好的,好好跟守正过日子,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心里想起张氏脸又觉得热的慌,终究是她看错了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