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205章挨打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学文愤怒至极,反手给了张氏一个嘴巴子,不过没用多大力,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打完后看着张氏惊愕伤心的眼神,一时也有点后悔了,只是拉不下脸来道歉,觉得自己确实太冲动了,有点过了,这会子也不好意思赔礼。

    “李学文,你挺有本事啊,学会打老婆了,你凭啥打我?我辛辛苦苦给你们李家挣钱,你还要打人,你还让不让人活了!”张氏嘶声叫着,情绪刹那间就崩溃了,捂着脸眼里满是伤心,绝望愤恨等等情绪,眼泪在眼里流转,闪动着晶莹的光泽。

    “你真是能耐了,嘚瑟了,全家为了你辛苦,爷爷这么大岁数还给你做烧鹅,为的就是让你多挣两个,少找事少埋怨,你可倒好!给钱是吧,行啊。你吃药用了那么多人参,你以为大风刮来的么?那是兰子的钱,还有清远的笔墨纸书本也是兰子的钱,你都掏了吧,你不是挣了不少钱么?你那个匣子都装满了吧,怎么也有快一百两了,有多少给多少,一分也不会多要你的。”学文把手一伸,对张氏真的有点失望,心底深处似乎有些东西在慢慢的消失。

    “我凭啥给钱啊,我是因为你妹妹才受的伤,她伺候我是应该的,怎么了?又不是我得罪的赵大妞,我是替她受罪了,她得感激我。我凭什么给钱?再说了她给清远买东西是应该的,清远姓李不姓张,真可笑!你们全家联合起来欺负我是吧?你当我不知道城里学武住的那个院子是兰子买的。茶园也是她买的,凭什么?她还没嫁呢,钱就应该是家里的,既然她的钱是她自己的,那我挣的钱就得是我的。孩子是你们李家的,你们不养谁养啊!”

    张氏也是个倔脾气,一时激愤,口不择言话冲口而出,其实有些话并非她的本意,但生气的人头脑都很激动,也不会说什么好听话就是了。

    学文望着她眼里尽是失望和寒心,到了现在还不知悔改,连句感谢的话都不说,谁欠你的么?

    “我跟你没话好说了。”学文转过身压住了心里的伤心和失望。

    转身去了外面,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因为看着两口子像是不太好的样,恐怕要吵架的架势,全家人都出门去了,巧兰和玲玉也锁在自己的院子里没出门,谁都不知道学文和张氏吵了什么,更不知道学文一时生气打了张氏一嘴巴。

    学文没一会回来了,借了传虎的马车回来了,正好没拿走就在小刘老头家院子里停着呢,进了屋一把抓住了张氏的手腕就往外拖着走。

    “你干嘛,你个混蛋,你要干嘛,放开我!”张氏气的一个劲拍打学文的脊背,但他却无动于衷,只顾拉着她往前拽。

    一把把人搡倒在车上,自己跳上车一马鞭甩过去,马疼的嘶声叫唤,马的蹄子高高扬起,一下把将要爬起来的张氏再次摔倒在马车里,摔了个仰倒。

    “李学文你要干嘛?”张氏边哭边叫唤,拼命的拍打车身。

    学文特别冷静,声音沉沉的有点沙哑,“你不用紧张,我送你回张家,既然你觉得给我李家挣钱那么辛苦委屈,以后你都不用这么辛苦了,你回家吧,我李家要不起你这样的儿媳妇。”

    说着连连抽动辫子加快了速度,风驰电掣般冲出了李家的门口。

    “哥,你干啥去啊,天都快黑了,哥!”巧兰听见了马叫,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跑了出来看看,发现大哥驾了马车疯了一样的跑掉了,她在后面一个劲的追,眼见着就瞧不见人影了。

    一个不小心摔在地上了,裤子也呲破了,“嘶!”巧兰把手也呲了一下,疼的不得不停了下来。

    “小姐,你慢点啊,咋了摔着了。”玲玉跟在后面一个劲的追,差点没追上。

    看到巧兰摔了一下,吓的魂都飞了,赶紧连滚带爬的跑过来给看看。

    “呀破皮了,完了!快回家吧小姐,你也追不上,我去找人回来。”玲玉吓哭了,不是为学文而是因为巧兰的手心摔破了,见了血了。

    绣娘的手金贵,玲玉是知道的她以前是在针线房跟着学的,那的绣娘都有自己一套保护手的办法,金贵这呢。

    “没事,别咋呼,去村头看看我娘和奶奶在不在,快去喊回来,你别乱说话,就说我不下心让针扎了一下,没找见药膏。家丑不能外扬,小玉你可得帮我啊。”巧兰也被哥哥的样子给吓着了,胳膊都在哆嗦,也是疼的也是吓得,天都快黑了,拉着嫂子去哪呀。

    “哎,我这就去,我会说话。你放心吧小姐,我送你回去,别着急沾水啊。”玲玉声音都走调了。

    把巧兰送回家,玲玉又急着跑去村头找了李母和奶奶回来,二人也不知道咋回事,李青山父子也跟着回来了,天黑了该歇觉了。

    “兰子,你哥呢?咋了,孩子吓得脸都白了。”李母还以为啥事呢。

    “哎呦!这手怎么破了呀?谁弄的啊?”李母一看巧兰的手心里有不少的血道子,吓的跳了起来。

    “娘,我哥借了马车拉着我嫂子不知道去哪了,等我出来人都跑没影了,我没追上摔了一跤,自己摔的。”巧兰也有点委屈带了点哭腔,见着娘心里就有点撒娇的意思。

    “哎呀,你这孩子,怎么摔成这样了,快去拿药膏,愣着干啥呀,去端点水给她洗洗。”李老太一下就生气了,呵斥了屋子里的所有人。

    “我去端热水去。”李母忙的赶紧去厨房。

    “你说,人家两口子吵架跟你有啥关系啊,你着急啥呀。”李老头特别生气,捧着孙女的手心疼坏了。

    “我听见马叫的可惨了,不知道为啥事我就出来看看,我哥就跟疯了一样抽着马就跑了,我听见我嫂子哭着咒骂我哥呢,我都没赶上问一句就跑没影了。嘶!疼。”巧兰一边说一边皱着眉头。

    “估计是干架了。”李老太肯定的开口,学文老实,可老实人发脾气才吓人呢。

    “去拿点酒来,要擦一下,忍着疼啊。你看看你这可好有些日子不能针线了,得等伤疤长利索才行。”李老太叹口气,对张氏意见更大了,却也有点无奈。

    “没事,我也不落疤,几天就好了,不影响啥事。”巧兰倒不在意这个,就是担心哥哥怎么回事啊。

    院子盖的大了,人手一个小院子,有啥动静真听不见。巧兰的院落朝南,离开饭厅还有穿过游廊呢,哪能听见他们吵架呀,屁也没听着,要不是那声马叫太渗人,还听不着呢。

    “奶奶,我哥咋了?我嫂子哭那么惨他也不管,不会出事吧。”巧兰担心的厉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