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204章巧兰发怒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娘,走咱吃饭去,别想那么多了,等我成亲了,说不得住隔壁的日子还多呢,传虎说如果有机会就去城里呢,他觉得大人是个有志向的,说不得以后还想跟着他干呢。实在不行你就跟我去城里住,我哥也在城里呢,我让虎子哥帮我留意着,如果还有好宅子就再买一栋,给我哥预备着成亲用,不过让他还我钱。”巧兰得意洋洋的笑道。

    “那必须要还钱,不能白占你便宜。”李母被闺女一哄,心里又有些安慰了。

    虽然没有明说可李母明白了婆婆的意思,不用指望桂花将来能孝敬自己了,给自己留条路才是真的。他觉得当初兰子给自己定规矩,拿东西就得掏钱真的是太明智了。不然真的被人捏在手心里死死地了。

    心里暗暗的想着,以后兰子的钱不用扣了,何必那么当真呢,我在怎么公平人家都觉得我偏心了,干脆偏心到底了,以后学武的钱也存下来,孩子们不要我自己留着了。

    张氏让李母有些伤心了,心里有了裂痕就在难补齐。

    这顿早饭吃的有点压抑,谁都不说话,吃过饭李母就干活去了,虽然张氏不给老人做东西,但多年来李母都要给公婆做衣服鞋子,一到换季的时候她早早就准备好拿出来了,这也是李老太特别维护李母的缘故,李母是真心的孝敬,事事想到前头。

    就算当年摆摊特别辛苦的时候也从来不缺老人的东西吃食,勤快朴实善良,用尽自己最后一点力气和能耐把家里家外支应妥妥当当的,干到累的倒头就睡,是典型的善良勤劳的农村妇女。

    李青山和李青淮两兄弟多年来感情十分亲密,从来不红脸,和李母的善良不计较的心胸宽大有很直接的关系,赵氏进门李母干得多,教的多,维护在前,就连守正小时候都是李母带了二三年呢,因为赵氏生了守正出血有点多,一年多都要养身子,李母二话不说接过孩子就养着了,到处去找人给口奶喝,低着头拎着东西去求人给孩子喂一口,回来只字不提。

    赵氏把李母当自家亲姐姐般依靠,也是这么多年处的真感情,李母这人心大,事过去就忘了,除非你一而再的折腾老让她想起不痛快的事来,一般不计较。

    李母心里虽然有点不痛快也没忘了干活,给老人扎两双鞋子,爷爷的鞋子比较难做,脚背高做不好会让老人脚受罪,一般都是李母做的好穿得舒服。

    巧兰脸色也不太好的回了屋,教玲玉如何裁剪衣服,怎么划线等等。

    玲玉听见了屋里的争吵,不敢搭茬,这会子看巧兰心情不太好,就壮着胆子问道:“小姐,你心里难受了吧,婶子是个好人,但好人就总是受欺负的。”

    巧兰脸色更不好了,因为玲玉一句话说到了根上,还真就像玲玉说的,好人就是容易受气,因为不会拒绝别人,干不出豁出脸皮的事来。

    “哎!算了你可别乱说知道不。”巧兰不忘了叮嘱玲玉,没见张嫂干完活就去那个院子了,都不敢多待。

    “我知道。”

    下午张氏回来了,“娘银子给您,一共花了些银子,买了点肉还有给清远的零嘴,剩下的都在这。”

    她将给李母卖掉的东西都报了数,还顺便给清远清刚买了零嘴。

    “家里有零嘴和点心还买这个干啥呀。”李母大概是心里不痛快就说了一句。

    “嗨,这不是你孙子要吃么,我就顺道给买了点。”张氏呵呵的笑了。

    “端饭吧,吃饭了。”李母深深的看她一眼,没再说什么。

    张氏觉得纳闷,咋这样看我,不就买了几个零嘴么,平时也没说啥啊。

    我是给你李家孙子买的,又不是我自己吃的,咋这么小气呢。

    张氏在背后撇撇嘴,端着饭也跟进了屋。

    “吃饭吧。”老爷子开口拿了筷子,众人才动手。

    “桂花,我今儿瞧见清远和清刚的衣服裤子都短了一截,你抽空给孩子们做两身衣服吧,还有爹娘也该换身衣裳了,天也热了给帮着做身衣服。”学文拿起筷子看了眼妻子说了一句。

    张氏楞了一下抬起头,张口就来,“我哪有时间啊,整日在店里忙活,回来都累到脚抽筋了。兰子你帮你侄儿做两身吧,顺便给爹娘也做了吧,我实在没时间啊。”

    不等巧兰说话,学文望着她眼神有点深邃,“兰子还要绣嫁妆呢,实在是忙,你就给抽空做了吧。你都多长时间没动过针线了?”

    声音里有压抑的感觉。

    张氏不以为意,满不在乎的样,“那还有时间动针线啊,我这不是给咱家挣银子呢么?互相体谅一下吧。这不店里生意好了,咱娘都能多挣好多钱呢么。”她得意的笑了,觉得李母的钱一多半都是挣她的,不过也是她愿意的,哄着婆婆就不来找自己麻烦了,不就是爱财么?有钱就能搞定了。

    学文深深的叹口气,什么都没说,继续吃饭了。

    张氏觉察出丈夫好像不高兴了,但她不是很害怕,不就一件衣服的事么,大不了给小姑子钱不就得了么。

    想到这就说道:“兰子你帮嫂子忙,给你侄儿做两身衣服吧,嫂子给你钱。”

    巧兰脸顿时胀的通红,气的站了起来,当即摔了筷子,把碗一推,“我们老李家一辈子本分,怎么娶了你这样的媳妇进门呢。”说着甩头就走了。

    谁他妈稀罕你的钱啊?你儿子书本笔墨纸哪样不是我买的,这会子给我两件衣服的钱,我看你让钱烧的了吧。

    你吃药的钱也是我掏的呢,跟我算钱,真是不知所谓!

    张氏愕然的愣住了,脸色很不好看,“我也没说什么呀,我就是一句话是感谢兰子的意思。”

    “我吃饱了,给我留点粥,我晚上喝。”老爷子也放下筷子不吃了。

    李老太也不吃了,推了碗拽了两个孙子陪老伴散步去了。

    李母和李青山自顾自几口扒完了饭,放下碗也走了,临走时李青山交代,“给闺女做点鸡粥送过去,别让饿着了。”

    “知道了,我这就去弄。”李母低低的应了声。

    张氏看见他们都这样也觉得气愤,感觉他们在排挤自己,气的扔了筷子,委屈的哭了起来,“你这妹妹脾气也太大了吧,我就说一句话就敢给我撩脸子了,还全家都这样,我是干了什么了你们这样欺负人啊。”

    张氏觉的自己没错,咋了,我少给你李家一分钱了?我哪样没给你算清楚给够了数目,凭啥给我脸子看啊!

    啪!一声脆响!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