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167章娘的心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当天下午回来,张氏是赞不绝口,两个孩子看着和她儿子都差不多岁数,但论眼力劲简直超过清远清刚太多了,干活特别利索不说,嘴巴甜的要命,哄的来买东西的太太小姐大妈们乐的合不拢嘴,得空还求清远教他两个字,陪着清远清刚玩,手里的活也没耽误了,真是太伶俐了,清刚都跟着麻利了不少呢。

    有了两个孩子,加上清刚现在也在铺子里跟着干活,得空了就练字读书,所以人手也够了,清远把自己的沙盘送给了文宇和文琪,让他们在店里好好干,将来少不了他们的好,可以看得出清远自从读书以后,见识也涨了不少,脑子里的小九九一点都不少。

    李母听说两个孩子干得挺好,主动交代着,“看着他们别让他们碰着火磕着摔着可不好,虽说是奴才可到底也是人生父母养的孩子,咱们不能干那样缺德事,孩子累了就让歇着点,这是签了死契的,到底比外人可靠些,咱不能太刻薄了。”

    “娘您放心吧,跟我儿子一样大呢,我哪舍得累着他们呢,人少活不多时,我就让清远教他们认字玩呢,将来跟着跑个堂或者跟着清远做小厮也是好的,孩子早晚要放飞,咱得把条件都准备好不是,我还梦想着万一能考上个功名呢,不得要个小厮啊。”张氏畅想的很远,盼着儿子能有一个考个功名,不拘是个啥,哪怕是个童生或是秀才呢,那也足够他长脸一辈子了。

    “说的是。”

    “娘,你拾掇啥呢,我给你帮忙啊。”张氏见李母在屋里拾掇东西呢,主动过来帮把手。

    “哦我给学武收拾两件夏天的衣裳,做了两双鞋子,另外把兰子弄的床帏桌布都拿过去铺上,再给拾掇点其他东西,都带上。回来一趟不容易,能多装点就多装点了,他把药给你弄好留下了,说你好的差不多了,在调理一阵子就行了。过段时间回来给你诊脉,让你按时吃药,饭菜清淡点要忌口,赶在冬天之前把身子骨养好。”李母把儿子交代自己的事都说利落。

    “知道了,让学武跟着操心,还欠了人情我都不好意思了。”张氏温和的笑笑,眼里有着温暖的笑意。

    “你不管那些,他们师徒自己弄去把,对了,你去酒窖里给我装点酒,烈酒来个两坛子,其他酒多装两坛子给老大人带过去。今年记得提醒我多留点粮食酿点酒。”

    “中,我店里也需要卖酒,爷爷的酒卖得最快了,今年多弄点,我给您帮忙。”张氏卖酒水卖的也很好,给李母的酒钱是按照酒铺子买酒的价格给的,也没亏着李母。

    李母很疼两个孙子,没少贴补,张氏给钱也很高兴没有不乐意的,这也算她的孝敬,回娘家一说爹娘都说她这事做得好,学文也很高兴说她有孝心,家里都记她的好呢,替自己长脸了,张氏很开心。

    “成,你爷爷年纪大了,还得让学文他们一起帮着弄才成,累不得了。”李母也不忘提醒孩子们,公爹年纪真的大了,一点错也不敢有,家有一老是一宝呢,容不得半点差错。

    “嗯,学文跟我说了,如今人手够了,也不担心店里没人呢,等我再跟着学学就差不多了,到时候学文不来店里也不要紧了,烤肉我也学差不多了,酱汁都从家里调好了带过去的。”张氏和小玲子都在后院跟着学烧制呢。

    “嗯,手艺不能传外人,这你要明白的,这可是为了你们日后长久的打算,这是安身立命的本事。兰子的力气就只能到这了,再多她也没那个能耐了,能不能守住这点东西还得靠你们自己懂不?”李母也是交代张氏要学会守住自己的东西。

    “懂,娘我知道家里一直帮着我们呢,我们没少占便宜,我心里都明白,我摊上这样好的公婆小姑子,我娘和我嫂子都跟我说我有大福气呢。我懂。”张氏回了趟家,跟嫂子交流了一下,对比自己这个小姑子,再和巧兰一比,真心没有不满意的地方了,自己这个小姑子做的还不如巧兰一半好呢,凭啥挑人家毛病啊。

    “我只求你们和睦平安,头几年为了学武你和学文没少受累,娘心里都明白,我明镜一样呢,可娘没本事就这么点力气,背了这个就得丢下另一个,我只能驼一个人过河。桂花,你别埋怨娘,头几年让你受累受委屈了。你放心,清远和清刚只要有读书的天分,多少钱咱家全家一起供也要把孩子供出来。”

    李母打心眼希望学文学武两个兄弟不要有隔阂,做了这么多为的就是兄弟和睦,这是她的心愿,所以闺女才这样出人出力帮着想办法想后路琢磨以后的日子,为的就是让自己少操点心,少落埋怨。

    “娘,我不委屈,以前是我把人想窄了,这次我病了,学武没少操心,他就是嘴巴笨了点,心可好了,为了我能好没少落人情,我心里可感激了,咱们是一家人就该和睦着。以后有啥事我不会再偷偷琢磨了,有事我一准跟您说跟您唠唠嗑就开解了,老憋心里我自己都想岔路数了。”张氏越来越通透了,本性就是善良的农家女,其实都是穷闹得。

    “哎,这就对了,有啥事就大方说,咱家现在不难在钱上,你心里不落疙瘩我就放心了。你呀好好待两个孩子,你要是觉得孩子品行好,可以教教,将来再大点人手不就是现成的么,还可靠呢。”

    “您说的是,巧兰也跟我说过,但让我别着急,观察一二年再说,兰子说再过二年也许清远就能去考童生了,到时候再做其他安排,要是有这天赋,说不得还真得需要个小厮呢,指不定到时候还要去城里的大书院去读书呢,兰子说那的水平也好,眼界也宽。要是去哪还真得要个人互相照应呢。”张氏觉得生活很有盼头,那点小九九早就不盘算了没工夫,整日忙着数钱都数不过来呢。

    “是这个话,兰子跟我说过,你别跟孩子说这些,在想茬了,平时要督促着点。”李母和张氏说着说着话就跑偏了。

    “是呢,我平时没咋说,我认识几个字啊,都是兰子教呢,我这睁眼瞎哪懂啊,还是嫁过来跟学文学着认得字呢,我哪教的了孩子啊。”张氏不懂也不乱插嘴,全听巧兰说咋办就咋办,这一点特别好,从来不自以为是,听得进别人的意见。

    “还真是,我瞧着兰子对两个孩子期望挺高呢。”李母也看出点名堂来,所以也不敢乱说话,爷们都不吭声她也不说那些没用的。(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