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166章珍惜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张家一家四口就这样在李家留了下来,当天中午张嫂就进了厨房,帮着烧火,主动提出晚上想烧点水,一家四口洗个澡,她很有眼色,瞧着这一家子都是爱干净的主,桌子院子到处都是一尘不染,里外都规整的十分整齐有序,主动提出要洗澡。

    第一天刚来,不知道没洗澡人家嫌弃不,帮着烧火扫院子擦桌子,但没碰饭菜。

    李母下午就给烧了水让他们洗个澡,换了衣裳,旧衣裳已经很破了,打的补丁已经很多了,补丁上面落补丁,不能穿了,李母和他们说了一声就扔掉了。

    给他们找了一身八成新的衣裳,都是自家人才做的,老张穿的是李青山的,张嫂和李母胖瘦差不太多,就从自己衣裳里找了一身,两小子更简单,清远清刚的衣服略微放一点就可以了。

    老张一家子洗了澡进了屋,看到崭新的被褥,摸着柔软的被子,十分高兴,“咱们运气好,卖到好人家了,老大老二去了县里要好好干活,不能偷懒,长点眼色知道不?有今天的好日子不容易。”

    “爹,你放心吧,我晓得呢,他们对我们可好了,一个劲给我们夹肉吃,我会努力干活的,兰子姑姑说,干得好让我们兄弟跟着清远认字呢。”

    “真是遇到好人了,被卖了好几回,没少挨打,终于落到好人家手里了。”张嫂背过身去擦擦眼泪。

    “大喜日子哭啥,晦气嘞。咱们遇上好人了,以后好好干活有好日子过嘞。”老张赶紧劝着,奴才可不行哭鼻子,让人觉得他们晦气。

    “哎哎!我知道,你放心吧,我多时偷过懒啊。”张嫂连连点头。

    晚上早早就歇下了,一家人激动着又感觉到了深深的疲惫,终于安定下来能踏实睡个好觉,浑身都放松了,忐忑不安的感觉终于落定了,可以踏实睡个囫囵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张一家子就起来了,老张主动去院子里转了一圈,把地里的菜整理了一下,花草又看了看,那些活需要工具他心里就记下来,他在大户人家干过活,种菜种花是一把好手。

    张嫂拎着两个孩子早早起来了,她起来洗了脸就进了厨房做早饭,打发两个孩子去打猪草回来,然后抽空把院子也扫了一遍,堂屋桌子地板都擦了一遍。

    等李家人都起来的时候张嫂把一大早的活几乎都干完了,看到李母和李老太起来,张嫂围着围裙行礼,“爷爷奶奶早晨好,嫂子好。早饭已经做好了,一会就能吃,热水也烧好了,我给您端过来?”

    “啊,不用,就在院子里洗吧,你做了啥饭?”李母还不太适应,一时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做了小米粥,我看见有咸菜坛,捡了几样常吃的小菜,蒸了几个馒头和豆包,还缺别的不,弄起来快的很,我做了两样点心,给孩子带去学堂甜个嘴的。”张嫂处事极为周到,并没有浪费的,很聪明的揣摩了李家人的习惯,农家人其实吃的很简单,并不会铺张浪费,讲就是实惠味道好干净就行。

    “哎呦喂!一大早你还做了点心啊,你多早起来的呀?”李母没有用过奴才,也没交代那么仔细,这一听也惊了,一大早起来现做点心啊,这得多麻烦呐。

    “我们是天不亮起来的,老张去院子里溜了一圈,他说有些花需要搭架子了,这两日抽空他就给弄出来,他养花种菜是一把好手,您就擎好吧。我点心饭菜做小菜我都行,您想吃啥尽管开口,基本不是特别难的菜我都会做。”张嫂一边说手里的活还不停歇,麻溜的端了热水放到架子上,给爷爷奶奶拿了棉布帕子洗脸。

    这头又把烧好的热水泡了热茶放在一边晾着,洗好脸喝一口温度就正好了,这个眼力劲和时机掌握的刚刚好。

    李母看傻了,李老太倒是习以为常,似乎见惯了的样。

    “天热就现做点心,天冷可以下午做好早晨让孩子们带去,学堂里能吃着垫垫肚子,不拘什么点心,家里有的食材你就尽管用吧。端饭准备吃饭了,以后不是大事不用起那么早,我们每日都是这点起来的,你估摸着略早一些就成,院子里的花老张会弄就让他弄吧。”李老太看李母傻兮兮的,啥也不知道交代,自己就代劳了。

    “哎,奴才明白了。”张嫂说话行事行礼都很到位,可以看得出是受过训练的。

    “在村里不用自称奴才,就按兰子说的那样说,你是我媳妇远方亲戚,过来投奔混口饭吃的。”

    “奶奶放心,我明白呢。”张嫂麻利的过去扶着老太太进屋了。

    清远和清刚爬起来跟着姑姑先去跑了两圈回来,也不用捡柴火了,就光跑步然后在水塘边上大声朗诵了一篇文章,这才跑回来洗脸准备吃饭了。

    “今天张婶给你们做了小点心,要说谢谢哦。”巧兰拍拍侄儿们的头。

    “谢谢婶子。”清远和清刚高兴地仰着头道谢。

    “哎,不谢不谢,你们喜欢什么口味的告诉我,我换着样给你们做啊。”张嫂觉得这家人很好说话,事也不多心里也很高兴。

    “太好了,有好吃的了。”清远高兴地频频点头像小鸡啄米。

    “张嫂,你也下去吃吧,我们吃饭不用伺候。”李老太微笑着朝张嫂说道。

    “好嘞,有事吩咐您叫我一声。”张嫂欠身退了下去。

    “娘哎,我还不习惯呢。娘你咋不让他们跟我们一起吃呢?”李母觉得奇怪就想问问。

    “他们到底是买来的奴才,不能太没上没下,这样担心日后你压制不住他们了。所以分开吃更好一些,何况他们和咱们一起吃其实也不自在不敢吃多吃菜,不如让他们自己留了饭菜下去吃,人家自家人在一起吃饭还自在呢。”李老太这才解释道。

    “哦,我懂了。”李母恍然大悟。

    “以后有事你就吩咐她去做就成,要是老张花草养得好就让他弄就行,回头把花棚也盖起来吧,这有人了不担心没人打理。”李老太琢磨着可以弄了。

    “成,都听您的。”李母爽快的应了。

    吃过饭清远要去上学了,张氏身体也好得差不多了,就是吃调理的药了,拿去铺子里吃就行。

    学武在家准备把院子里的一些药材炮制一下,然后带去县里,再把城里带过来的一些花草移栽上。弄好这些明儿就回城里了。

    “文宇文琪,你们俩跟我去铺子里成不?你们帮我端个菜上个饭收个

    钱?”张氏冲两小子说道。

    “嗯啊,婶子我们跟你去干活去。”文宇文琪穿戴利索就小跑了过来。

    “中,咱们走,铺子里有吃有喝,下午跟你叔一块回来,啥也不带。”张氏看两孩子很机灵特有眼色,主动帮清远装好了点心,打包的很漂亮,心里就多了几分好感。(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