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149章慈心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刘老头一听这确实问题不大,孩子没摔太严重,思维很清晰说话也明白,手也没摔着,太好了。心里长嘘了一口气,语气缓和了很多,“好孩子,不怕,刘爷爷在呢,这事不大,养几日就成。不怕啊!”

    “爷爷,看看我娘,他们欺负我娘,呜呜呜!”清远再度想起了刚才可怕的一幕。

    六七个男人围着母亲,连踢带踹,穷凶极恶的样子太恐怖了!

    “不怕,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孩子你还小能力不足,要沉得住气,报仇一定要报的,但要思虑周全,保证自己和亲人的安全,然后再去考虑报仇的事,一击必杀不留后患,懂么?”刘老头对这个孩子蛮喜欢的,很聪明也很坚韧。

    也没人盯着他,早早的起来打拳跑圈,背书写大字,一丝不苟的完成,刮风下雨一点也不耽误,这份坚持很少有孩子能做到。

    “是想对付山里的野兽那样,一击毙命对么,不然他们回暴起再度咬伤我们,是么?”清远眼里有了一丝明悟,眼底深处有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这次挨打让他内心深处对力量有了新的解读,也好好地给他上了一堂人生实践课。

    “对的,敌人就像那野狼一样,狡猾阴险,我们要做的是谨慎果断小心,你知道你今日错在哪了么?”刘老头一面教孩子,一面观察孩子到底清醒不?还有哪里伤了。

    清远微微弓着头,“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冲上去,我根本打不过他们。我应该用最快的速度跑出去喊人来帮忙,而不是冲动的跑上去打他们。害的母亲为了我受更重的伤,挨了更多的拳头,如果我能机灵点趁人不注意溜出去喊人,也许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对不起!呜呜呜!”清远埋着头哭的像一只小兽,尽情的发泄着心中的懊恼,委屈,害怕,恐惧,后悔。

    刘老头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好孩子,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记住这个教训,任何一个错误都可能让你万劫不复,你是读书的,你该知道大家对你的期望有多大,冲动是愚蠢的人才干的事。”

    “我记住了。”清远倔强的擦干眼泪,认真点头。

    仁立很快叫了个大夫过来了,大夫很沉着年岁也有点大和刘老头差不多岁数,先放下药箱,坐下来喘了口气平复了因跑动而产生的气息不稳,调整了呼吸后才坐下来给清远诊脉,避免因为自己气息不稳诊的不够清晰明确。

    “麻烦大夫爷爷了,我胳膊感觉没什么事不疼,主要是胯骨和脑袋有点疼,我磕在地上了,您帮我看看。”清远很有礼貌的打招呼,主动汇报自己的病情。

    不一会就放开了清远的胳膊,“孩子没事,没有内伤,我看看其他伤处,我摸哪哪疼你就告诉我。”大夫冷静的一层层开始检查,并不去先看张氏,显然这个老大夫很懂行。

    大夫一番诊断后,才抬起头来说道:“没有大碍,脑袋和胳膊都没事,就是胯骨摔了一下,没错位擦伤了,有些破皮,需要静养两日,脑袋肿了个包,不过不要紧,需要静养些日子,小孩子恢复得快没有内伤就没问题。我开点药是安神的,如果孩子晚上睡的好,就不必吃药,这安神药孩子吃多了不好,能不吃就不吃。我再来看看你。”这才转过身去看张氏。

    “大夫我儿子是被人扔出去摔的,没什么事吧,不影响读书吧。”张氏最怕的就是这个。

    “不影响,小孩子体重不够,轻得很摔摔打打是常事,我还见过一个孩子爬树,一脚踩空从那么高的树上摔下来,还是脑袋朝下着地的,养了一个月又活蹦乱跳了,一点事没有,就是脑壳上多了个疤。不要紧的别那么紧张,他比那孩子轻的多了,思维清晰一点也不混乱,眼神明亮不散,说明他很好,问题不大。来我看看你。”

    大夫轻松镇定的语气让张氏缓缓的平复下来,这才觉得一颗心落回了实处。

    “嗯,你可比你儿子严重多了,有点内伤呢,需要好好地卧床静养,不然会有后患的,这是谁,下手那么重啊。我给你开点药,你十日以后再来,我看看养的怎么样需不需要换药。”

    “好的谢谢大夫。”仁立和张氏赶紧出声道谢。

    大夫坐下来认真的开了药,然后交给仁立和身边的小童子,“去我店里抓药,你认字么?”

    “我认字。”仁立楞了一下急忙点头。

    “山里有不少药材,你看看那些是你认得的常见药材,你可以去山里找一找,拿过来我帮你炮制也可以,这样你们能省点钱,剩下那几味不好找的药材你们从我这里买可以么?他最少需要三个多月的修养呢,这钱不是一日能花完的事,你懂我的意思么?”

    “哦,中中,我二哥也是大夫但不在家去城里学医去了,家里有很多药材备用呢。谢谢大夫,太感谢了。”仁立连连鞠躬道谢。

    “哦,你家谁学医啊,说说名字我可能认识呢,这一片地方不大,学医的我几乎都知道个大概。”老大夫抬起头有些好奇。

    “李学武,以前在赵家学医的学徒,后来不干了。”仁立没说太清楚。

    “哦,是学武那小子啊,那是个好后生,赵家那小子为人刻薄,学武心善,经常把一些村民介绍给我,从我这里买药能便宜点,这孩子不错。这样吧,你不认识药材就都拿过来,我告诉你是那几位药材需要多少克,给你打包好你带回去熬药,这样能省则省。”老大夫很有仁心,不是所有的大夫都跟赵家一样,血里面也要炸出银子来。

    “谢谢大夫,太感谢了。”

    “嗯,十日来一次我在重新诊脉。”老大夫笑着点头。

    “哎,记住了,我送您回去。”仁立感念老大夫的慈心,态度越发尊重了。

    仁立把大夫送了回去,交了诊金拿了药,这几日的药还是要拿上的,下次来可以不用拿那么多药,家里有的药材拿过去,让老大夫检查一下包装好就可以省些钱了,老大夫很照顾村民。

    以前学武下乡时,因为赵家的东西都很贵,所以学武经常把村民介绍给这个老大夫,能便宜就便宜点,老大夫收诊金也是可以赚到一点的,这样使得老大夫对学武印象很好。

    但却不好为了学武得罪赵家,毕竟他们是同行,不能因为不相干的学武惹上麻烦。赵家能钻营,李相爷家也去做客过,别人不好太得罪。学武去城里卖药是老大夫悄悄给出的主意,县里这一片虽然大家都同情学武,但不会为

    了他给自己惹麻烦,也不敢收他。

    如今碰上了,力所能及自然是要顺手照顾一下的。(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