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恒界篇169 圣与暗的终极竞争(3)

作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四层空间里的古怪经历,8.u8xs`

    这里除了无穷无尽的意识之海外,就只剩下了三个圣灵。

    大星宙源,就是一团巨大的意识之光。

    它一直悬浮在虚空中。

    感觉不出它跟下面有任何联系。

    小星宙圣和暗,就像两个刚学会玩玩具的小孩儿一样。

    圣还好一些,会说些很深奥难明的话。

    那个暗,简直就像个熊孩子,就特么知道玩和破坏。

    这个空间里,不需要吃喝,不需要睡觉,不需要做任何事,萧七想不出,这两个小星宙平时都做什么?

    难道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四周的海水?

    那自己以后的命运呢?

    难道也跟着在这里呆呆的看着海水?

    不行,琴小妹和陌上,包括自己和琴小妹的儿子,都被上面那团光给招走了。

    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生死情况。

    想了想,萧七索性直截了当的问了一句:“能不能问问,我的妻儿现在是生是死?”

    “他们没死。”

    “那能不能放了他们,让我们一家团聚。”

    “不能。他们几个是被源招上去的,我们没能力让他们下来。”

    萧七听的莫名其妙,疑惑的说:“我没弄明白,你和暗星宙,你们是宇宙间最强大的生灵,为什么一直留在这里?你们到底在做什么?”

    “我们什么都不用做。8小说8xs`”

    圣星宙转过身,看着萧七轻声说:“我们是意识的本源,看着宇宙的兴衰生灭。”

    “你们应该可以做更多的事吧?”

    “为什么要做。万物走到尽头,都只有回归本源,恢复混沌。做来有什么意义?”

    “呃……”

    萧七郁闷的用手抹了一把脸。

    随即低声说:“你知道我的来历么?”

    “知道。从一个小宇宙世界最底层的星系走出来,一路历经生死挣扎,一直走到了今天,甚至走上了本源的空间。”

    “那你怎么看我?”

    “所有的宇宙里,你是最悲哀的,比那个源圣还要悲哀。他原本就在诸天的巅峰,只是想探索更高的层次而已。”

    萧七摇头冷笑,嘴角撇了撇。

    随即抬头看向圣星宙,一脸正色的说:“你们的思想,真的太古老太原始了。在我看来,该淘汰的是你们这三个圣灵。”

    话音一落,不远处就传来暗星宙的哈哈大笑声。

    “哈哈哈,圣,这就是你看中的玩具?到头来否定了你这个主人,甚至还觉得你才是应该被淘汰的人。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我们的谈话与你无关。8.u8xs`”

    圣星宙对萧七的话丝毫不在意,反而一双美眸斜瞥了暗星宙一眼。

    接着大袖一挥,索性在小岛中间拂出一片星辰之光。

    那是一种极其强大的封印,直接把小岛一分为二。

    暗星宙似乎对此极为不满,他那双眼睛,真是集合了宇宙间所有邪恶的本质,只看一眼就会让人觉得心中绝望。

    萧七也不敢跟他对视太久。

    从某种角度来看,源圣倒是比自己可怜多了。

    毕竟,圣星宙更让人舒服一些。

    一想到圣星宙,萧七突然心中一动,扭头看向这个完美无瑕的女孩儿,发现她正深深的盯着自己。

    “为什么该淘汰的是我们?”

    突然,圣星宙淡淡的问了一句。

    “呃,我刚刚没过脑子,随口说的。”

    萧七心里诡异的升起一丝极度危险的信号,所以赶紧瞎扯了一句。

    跟这种可怕的生灵对话,不能太放纵了。

    否则一旦哪句话说的不对,很可能瞬间就会被他们捏的灰飞烟灭。

    圣星宙默默的看了萧七两眼,又转身看向前方的海面,淡淡的说:“我说过,在这里畅所欲言。我不会毁了你。”

    “真的?”

    “我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实现。”

    萧七脑子里飞速旋转,沉默了一下,随即轻声说道:“我是中等星域的蝼蚁,体会不到你们的心境。但是一路走到今天,我最珍惜的是成长过程中的经历,最在意的是我身边妻儿好友的未来。”

    “那又如何?”

    “为什么你们的关注点不变动一下?明明沿途有美丽的风景,却只死盯着终点那一片荒凉?”

    圣星宙平静的回道:“既然终点一片荒凉,关注沿途的风景又有什么意义?”

    “你总说意义,好,我就告诉你意义。任何生灵,只要有灵识,就会有感知。关注沿途风景的意义,就是让你的心境变得愉悦,变得开阔。当你有了美丽的心境,才会想尽一切办法,把终点的荒凉也变成美丽的风景。”

    说到这,萧七也转身看向面前的大海。

    “知道你们最大的问题在哪儿么?”

    “不知道。”

    “你们经年累月的看着这些意识之海。可是这些东西,已经死了。这些是宇宙间万千生灵死后的意识汇聚而成的,你能看到什么?”

    圣星宙眨了眨眼,轻声说道:“能看到你所说的沿途的美景,可是最终却敌不过毁灭。”

    “这就是你的问题所在。为什么非要留在这里看着这一滩死水?如果你离开这里,到广阔的宇宙空间去看看,你会发现非常美丽的风景。”

    “……”

    圣星宙不说话了。

    她的长睫毛轻轻的忽闪着,眼神似乎变得越来越深远。

    萧七心中一喜,难道说动她了?

    这个时候,应该趁热打铁吧?

    “还有一件事。”

    “还有什么?”

    圣星宙再次转身看着他。

    只是,这一次的眼神,似乎变得温柔多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你要转换思维。以我这个蝼蚁挣扎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宇宙的生存法则,最关键的一个字,是变。”

    “变?”

    圣星宙双眼顿时一亮。

    这时,远处竟然又传来了暗星宙嘲讽的声音:“哼,终于有人附和

    和你的说法了,圣。只不过,这个小小的玩具影响力可并不大。”

    萧七一听,愕然看了一眼圣星宙。

    原来,她早就有这种想法。

    那一瞬间,萧七似乎把握到了这四层空间的一种微妙的关系。

    或许圣星宙和暗星宙,各自掌控着一定的规则。

    暗星宙的理念,应该是毁灭和终结无疑。

    从他的行为上就能看出个大概。

    所以他选择了源圣做为玩具。

    而圣星宙的理念,应该是带有革命性的思想,更倾向于小宇宙世界的生存法则。

    至少,她懂得‘变’之道。

    她不是一滩死水,她选择萧七,应该也是看中了萧七的经历。

    毕竟,一个从中等星域闯出来的蝼蚁,最终进入了宇宙的巅峰顶点,这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萧七,代表了进化的生灵。

    而源圣,则代表了造物主的生灵。

    圣与暗之间,看来是存在着竞争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