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七百九十六章 桂月宫告急

作者:东城令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普天之下,也只有夫人会叫在下易先生。一晃四年,夫人却样貌依旧,看来夫人这四年来过的不错。宁月也就放心了。”

    “宁公子是名动天下的蓝田郡王,但易先生始终只是我的易先生。你能记得看我,千荷心底已是欢喜。至于过的如何……何来好?何来不好?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红尘繁杂,已经和千荷无关。我已放下,自然也没有负担。只是有时候,却会偶尔想起易先生。易先生应该已经和暮雪剑仙成亲了吧?”

    “是啊,孩子都两岁了。”

    “那倒是恭喜恭喜!”花千荷轻轻的来到桌前,缓缓的将已经风干的画卷收起,“易先生成亲了这么多年我竟然浑然不知,这份贺礼送的晚了。小小心意不成礼数,抱歉了。”

    看着花千荷递到眼前的画卷,宁月不知为何鼻尖有些发酸。但是宁月并没有推辞,而是郑重的接过画卷。花千荷的荷花,早已是天地巅峰之作。单论画荷花这一道,花千荷已经是天下第一人。所以这幅画,论价值恐怕千金难求。

    “啾——”正当宁月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间一声鹰啸从天空响起。抬头望天,一只苍鹰在天空的云层之中若隐若现。宁月顿时脸色大变,连忙对着天空发出一声啸声。

    苍鹰听到宁月的啸声,瞬间化作流星俯冲而下,稳稳的停落在宁月的手臂之上。而宁月,连忙接下苍鹰脚上的布条。这只苍鹰,乃桂月宫饲养,一般情况不会轻易放出。而让千暮雪用它来传讯,定然是有什么要事发生。

    张开布条,清秀的字迹出现在布条之上,仅有六个字却让宁月的脸色再一次大变,“家中出事,速归!”

    家中出事,有千暮雪在的桂月宫能出什么事?宁月不敢想象也想象不出。桂月宫位于离州和江州交接,就算桂月宫真的出了事,江州武林也不会坐视不管。所以,正常来说桂月宫应该是世外桃源绝对不会遇上麻烦。

    但千暮雪也不可能胡说,用苍鹰传书,语气还如此急迫,家中发生的事定然也不小。

    看着宁月不断变换的脸色,花千荷好奇的来到宁月身边,“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桂月宫出事了,让我速归。”

    “哦?”花千荷的脸色也是一变,眉梢紧锁,“那你还是尽快回去吧,暮雪剑仙武功出神入化,她这么着急发生之事定然不小。我就不挽留你了,快快回去吧。”

    “夫人,天行告辞了!”

    话音落地,宁月的身影化作一道流星向峨眉派驻地激射而去。浩荡的威势,仿佛刮起的飓风,将整个峨眉都从安静中惊醒。无数峨眉弟子纷纷冲出来到开阔地带看着宁月。

    “小萱,咱们要回家了,快点走吧!”宁月的声音仿佛轻雾一般传遍每一个角落,话音刚刚落地,一道青色的身影便化作流光来到宁月的身边。

    “师傅,到底发生了什么?你……”

    “你师娘刚刚传讯给我,家里有事,速归!”说着,宁月对着不远处的叶寻花还有余浪等然微微抱拳,“叶兄,家里有事我要立刻赶回,还请见谅。沈青,浪货,我先走一步。”

    “需不需要我们帮忙?”

    “不用——”

    话音落地,宁月与小萱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蜀州到离州,横跨两州之地,相隔两千里,就算千里宝驹,从蜀州赶到离州至少也要三天三夜。但这点距离,对于宁月来说却是一个晚上的路程。

    带着小萱,几乎不需要换气,凌空虚度,从蜀州直冲离州。在太阳初起,金色的阳光洒满大地的时候,宁月和小萱已经来到了梅山山脚。

    站在梅山,宁月顿时犯迷糊了。不是说家里出了事么?为何梅山如此的安静?而且身为武道高手,对天地间的肃杀之气是非常敏锐的。天地间既没有肃杀之气,也没有阴霾,整个梅山反而异常的鲜明活跃。

    缓缓的向山顶走去,路边的小动物也如寻常时间一般在林中欢呼雀跃,丝毫没有半点惊慌。树枝上,鸟儿在唱歌,丛林间,松鼠山猴在跳跃,花丛中,还有细细沙沙的声响。‘

    在宁月有意识的保护下,整个梅山上的动物渐渐变得种类繁多,要是走进密林,根本就是一个野生动物乐园。当然,在梅山是不可能有大型动物的。

    “师公,师公,你在哪啊,小雪已经升好火了……”一个甜美奶声奶气的声音从边上的密林中响起,宁月眉头一皱,身形一闪便向密林中激射而去。

    小雪很调皮,小小年纪她的足迹已经遍布梅山后山每一个角落。但是宁月一直不允许她进密林之中,除了危险之外,宁月实在无法接受一个女孩子整天在树上上串下跳的,要是学成掏鸟窝满级技能,宁月估计都没脸去见自己死去的老爹。

    女孩子没有女孩子的样子可不行,就算不能将小雪培养成大家闺秀,但也绝不仍让她成为熊孩子。宁月进入密林,果然见到了小雪,仅仅一眼,宁月就有种一头晕倒的冲动。

    此刻的小雪浑身上下黑漆嘛糊,雪白的裙子都变成了灰黑色,而小雪原本雪白粉嫩的脸蛋,也早已变得漆黑。在小雪的面前,升起了一团小火堆,火焰跳跃,小雪在一边开心的拍着手。

    “师公——你好了没有……我连火都生好了……”

    “宁小雪!”一声暴吼,树梢上的群鸟瞬间被震得扑腾着翅膀冲天而起。小雪猛然间回头,便看到老爹漆黑着脸双目喷火的看着自己。

    “爹爹,你回来啦,小雪好想你——”仿佛归巢的燕子一般飞扑的向宁月撞去。一头扎进宁月的怀中,拿着漆黑的笑脸蹭着宁月光洁如新的衣服。

    从小雪出生之后,宁月几乎没有离开过桂月宫,所以小雪对宁月依恋一点宁月完全可以理解。但是……拿着漆黑的脸将宁月的胸膛蹭的一片乌漆嘛黑,宁月的心情竟然怎么也好不起来?

    “小雪,爹爹怎么说的,不许你来林子里玩耍你忘了?林子里有蛇,有可怕的虫子,万一被咬了怎么办?”

    “爹爹是在说这个么?”小雪无辜的指着腰间被她当做腰带系着的小青蛇,“小青很乖的,你看它多听话缠在我腰上一点也不乱动……”

    一瞬间,宁月的世界崩塌了。这特么是乖么?都拧成麻花了有没有?宁月知道,他的女儿没了,他端庄可爱,乖巧

    可人的女儿没了……但是……是谁……是哪个混蛋把他女儿带到林中里玩的……

    宁月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而躲在宁月怀中的小雪,几时看到过这个模样的宁月,有些畏缩的退了一步,“爹爹,我怕——”

    宁月的心,瞬间被这一声柔弱的声音融化,脸上一变再一次换上了笑容,慢慢的蹲下,“小雪,娘亲呢?娘亲应该不会答应你跑到林子里的吧?

    快跟爹爹回去洗澡,要是被你娘亲看到,娘亲又要生气了。你想想,娘亲生气起来多吓人,还记得后山的那座山峰是怎么塌的么?”

    小雪呆萌的小眼睛渐渐涌现出一丝恐惧,但望着宁月的眼眸眼神闪烁最后还是果断的摇了摇头,“不,小雪要吃叫花鸡,小雪要吃烤兔子。”

    “不行!”宁月的脸色瞬间又冷了下来,第一次有些微怒的看着小雪。

    “哎呀我的小徒孙,叫花鸡得先把鸡埋在土里再生火的,你怎么就先把火生了呢?你啊真是太心急了,快快快,把火都灭了……等会儿啊,师公让你尝尝师公的拿手绝活……”一个声音,一边唠叨着一边缓缓走来,手里还提着两只肥硕的山鸡。

    “师傅?”宁月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渐渐走来的身影。

    “师公,爹爹凶我——”瞬间,小雪仿佛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回头向来人呼救。

    “什么?敢凶我的乖徒孙?”宁月只感觉一身惊疑传来,而后眼前一花不老神仙的身影仿佛幽灵一般出现在面前。宁月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身形已经化作流光向身后倒飞而去。

    一连撞断了几颗树,宁月的身形才停顿了下来。艰难的捂着胸膛,宁月神情痛苦的撑起身体,“师傅,一见面你就给我一脚,这样不好吧?”

    “谁让你凶我的宝贝徒孙啦?活该,今天为师就把话放在这,以后你要敢凶她一句,为师就揍你一顿,有一次算一次上不封顶!”

    “弟子小萱,拜见师公!”东皇小萱回头望着宁月没啥事,也是恭敬的对不老神仙微微弯腰敬礼。

    “小萱?都长这么大了?我记得四年前你还才……才这么高……”不老神仙伸出手在自己的腰间比划了一下。小萱脸色顿时一僵,露出了一个苦笑。

    “师公,当初我才十一岁,现在都十五岁了,人是会长高的啦……”

    “哦哦!”不老神仙恍然的点了点头,上下打量了一阵,“不错不错,都已经天人合一了,不出五年,你必定能突破武道,从这一点看,你比你师父强。”

    “师父,我十五岁还没开始习武呢!”宁月揉着胸膛的脚印,满脸委屈的走来,“话说,你这么宠着小雪,不是办法啊,小的时候不好好管教,长大了不是要无法无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